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by匪我思存

发表时间:2020-05-21 10:32

由匪我思存所写,小说主角是叶慎守纪南方。这里有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叶慎守纪南方小说免费免费阅读,小说精彩内容:她知道自己有点无理取闹,可是一想到张可茹,她总会想到自己。这样没有出息,这样没有尊严,可是没有办法。

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
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
更新时间:2020-05-21 10:32
评语: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会那样离开她的身边。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精选:

小时候他还肯让着她一点,因为她小,又是女孩子,所以他根本不屑跟她吵。等他从国外回来,她也在念大学了,过年的时候他陪他父亲来给她爷爷拜年,长辈们在楼上说话,他跟她几个堂兄在楼下闲聊,偶尔聊到舒马赫,她插了句话,两个人于是卯上了。她口齿伶俐,而他反应迅捷,两人从法拉利车队一直激辩到巴赫《Chaconne》的三十二个对称变奏,犹未分出胜负来。最后还是她另一个堂兄叶慎容忍不住,“哧”的一声笑出来:“瞧瞧他们两个,像不像斗鸡?”

叶慎宽哈哈大笑,纪南方不由得也笑起来,但心有不甘。这次辩论不了了之,但第二次重逢,两人不知道为什么事,又开了头,一发不可收拾。从此叶慎宽只要看到她跟纪南方碰一块儿,就会掏出烟盒:“你们先吵着,我去抽支烟。”

她一时气结。其实叶慎宽跟纪南方还有他们那群人都永远拿她当小孩子,她刚开始跟易长宁谈恋爱,叶慎宽知道的时候非常意外:“丫头,你还小呢。”

她有点气鼓鼓:“我马上就十九了,还小什么啊?你十九岁的时候,女朋友都换过好几个了。”

这句话差点没把叶慎宽给噎死,后来叶慎宽对纪南方不胜唏嘘:“哎,连守守都开始交男朋友了,我们真是老了。”

“扯淡!”纪南方对当时怀抱美人、杯端醇酒的叶大公子嗤之以鼻,“你不过就比我大两岁,这么早就想着金盆洗手浪子回头?那还不如现在就回家陪媳妇去。”

“你别说,”新婚不久的叶慎宽不无得意,“结婚还是有好处的。为什么?玩起来方便啊,只要你媳妇不说话,老爷子一准睁只眼闭只眼,反正连自己老婆都不吱声,老头还能说啥?所以南方啊,结婚吧,一了百了,这就是结婚的好处。”

纪南方身边也有女人,她于是半嗔半恼,说:“哎哟,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坏透了。”

纪南方倒毫无顾虑,捏住她的下巴哈哈大笑:“我们这帮人啊,个个都坏透了,你呀,是落入虎口了。”两个人一时笑一时闹,腻成一团。

这天骑马,倒出了小小的意外,张可茹最终还是从马背上摔下来,把脚给扭了。不知有没有伤到骨头,但当时张可茹摔在沙场里,半晌站不起来。

众人都没有在意,连纪南方都只是给司机打了个电话,叫他送张可茹去医院,唯独守守说:“我陪她去医院吧。”

这下连张可茹都十分意外,连声说:“叶小姐,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你好好玩,别扫兴。”

“我陪你去。”守守执意。

纪南方也没太放在心上:“那你陪她去吧。”随口嘱咐司机,“照顾好叶小姐。”

守守啼笑皆非,明明张可茹才是受伤的那一个。上车之后张可茹有点歉意:“真的没必要,这样麻烦你。”

守守倒觉得心中有愧,其实她本意不过是想找个借口开溜而已。就因为这点愧疚感,她很认真地陪张可茹挂号,扶她进电梯,拍完片子后司机帮忙去取,她陪张可茹一块儿坐在长椅上等,结果有护士路过,立刻认出张可茹来,很尽责地发出粉丝的尖叫,然后一堆人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要签名。

张可茹没什么架子,笑吟吟地帮他们签名,守守被隔在一堆人外头,她甚少有这样被冷落、被排除在外的时候,不由得觉得有点好笑。其实这张可茹很年轻,比她大不了多少,眉目如画,精致的一张脸,小小的,上镜一定好看。

回去的车上张可茹却皱起眉头来:“这下好了,十天半月开不了工,回头公司一定骂死我。”

她很怕她的经纪人,据说是行内最有名的脸酸心硬,捧红无数大牌,所以一呼百应,张可茹怕他怕到要死。张可茹非拉着守守跟她去吃饭:“要死也先做个饱死鬼,等我吃饱了再给他打电话,省得他骂得我吃不下饭。”

这样精致漂亮的一个人,发起嗲来更是楚楚动人,守守禁不住她软语央求,陪她一块儿去吃饭。

张可茹是湖南人,吃辣,守守也嗜辣如命,两人对了口味,吃掉一桌子菜。张可茹吸着气,唇色殷红欲滴,嘴角微微一翘,说不出的妩媚好看:“真痛快,平常不让我吃,说怕坏嗓子。”

守守一时好奇:“连吃都不让随便吃?”

“是啊,也不让吃多了,天天就是沙拉啊水果啊,我上次忍不住吃了一对鸡翅,结果形体教练让我在跑步机上慢跑了整整三小时,哎呀惨死了。”

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到底还有点孩子气,扮了个鬼脸:“反正我这次是罪无可恕,索性犯法到底。”

这么一说,守守觉得张可茹其实也蛮有趣的。

她很少跟哥哥们的女伴交往,其实也是家教使然,因为哥哥们的女伴永远只是女伴,从来不会有身份上的改变。

记得几年前叶慎宽曾交过一个女朋友,当时非常的认真,跟家里闹翻,搬出去住。最后的结局仍旧逃不了是分手,那是她第一次看到风度翩翩的大堂兄失态,他其实并没有喝醉,端着茶杯,站在花房兰花架子前,将一杯滚烫的毛尖,随手就泼在那株开得正好的“千手观音”上头。

而他的笑容微带倦意:“彩云易散琉璃脆。守守,这世上美好的东西,从来没办法长久。”

当时她大约只有十五六岁,皱着眉头有点愤愤:“大哥你太轻易放弃了,真爱是无敌的。”

现在想想,真是幼稚得可笑。

她跟张可茹也并没有深交,隔了两个月,偶尔遇到纪南方又带着张可茹一块儿吃饭,张可茹见着她,忙从手袋里取出几张票,笑着说:“上次的事还没谢谢你,这是我的演唱会,就在下星期,捧个场吧。”

守守当然接过去了,她同学朋友多,转手就送了人。

所以张可茹的经纪人赵石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守守觉得非常意外。

她的手机号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赵石打到她实习的栏目组,然后辗转问到号码。赵石虽然是圈中名人,不过这种过程一定很复杂、很艰难。而他的措辞很客气,也很小心。接到电话之后,她静静地听他讲完,沉默了几秒钟,才说:“那么,我去医院看看她。”

其实她真不该蹚这种浑水,但有那么一刻她心软了,因为自己也曾动过这样的傻念头,在易长宁不顾一切而去的那一刹那。

张可茹住在私家医院,她的经纪公司很小心,并没有让传媒发现这件事。守守带了一束花去,张可茹瘦了很多,一张脸更显得只有巴掌大,没有化妆,脸色显得很苍白,看到守守的那一刹那,眼底里只有一片茫然,倒显得有种少女般的稚气。

守守把花插起来,张可茹终于怯怯地问:“他还好吗?”

守守整理着花枝,新鲜的红玫瑰,绽放得那样艳丽,那样甜美,可是,明天就会凋谢了。如同大堂兄所说,彩云易散琉璃脆,这世上美好的东西,从来没办法长久。

张可茹见她不说话,有点慌张,问:“他是不是生气了?”

守守在椅子上坐下来,凝视着张可茹漂亮的大眼睛,然后叹了口气。

张可茹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守守不过把纪南方这么多年的女朋友们描述了一遍,有些是她亲眼见到的,有些是她听说的,有的美得惊人,有的也不怎么美,最长的断断续续跟了纪南方差不多两年,最短的不过两三天。分手的时候也有人哭闹,但纪南方处理得挺漂亮,他出手大方,从来不在钱上头吝啬。

最后张可茹说:“谢谢你,我明白了。”她的脸色已经平静下来,如同刚刚睡醒的样子,眼里渐渐浮起悲哀:“我知道我这样不应该,可我没有办法。”

守守想起小时候读过的词: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是真的很爱很爱,才会有这种勇气,把一颗真心捧上,任由人践踏。

回家后她给纪南方打了个电话,他那端人声嘈杂,说笑声、洗牌声……热闹非凡,一听就是在牌桌上。守守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生气:“纪南方!我有要紧事找你。”

“啊?”他从来没听过她这种口气,一时倒觉得意外。电话里都听得见那边有人嚷:“南方,四筒你要不要?”

“不要不要。”他似乎起身,离开牌桌走向安静点的地方,嘈杂的声音渐渐消失了,他还是觉得莫明其妙,“到底什么事?”

“反正是要紧事,”她绷着声音也绷着脸,尽管知道他看不见,可是仍旧气鼓鼓的,“你现在马上出来见我,现在!”

她知道自己有点无理取闹,可是一想到张可茹,她总会想到自己。

这样没有出息,这样没有尊严,可是没有办法,只哀哀地等着那个人转过头来,但偏偏他永远也不再回头了。

强力推荐
离婚前霍太太失忆了小说
一场车祸,正要准备离婚的慕蓝突然失忆。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自称自己老公,慕蓝无语,她品味竟然这么差的吗?竟然找了个面瘫?“不管之前我是瞎了眼还是失了智,当了七年舔狗。既然老天都让我失忆了,这就是让我重新开始。所以,这个婚,我离定了!”然而,是人都逃不过真香定律。
更新时间:2019-10-25 16:15
流星的肇事者小说
小山村里出来的鹿游以私生女身份被接回周府,以为自己麻雀变凤凰,一朝命好,却不知是羊入虎穴,万劫不复。她的父亲是谁,母亲又因何惨死,这一个个的谜团看似都和她那个永远面带微笑的哥哥有关。她不知道,在那灿烂笑容的背后,尚隐藏着怎么一把尖锐锋利的刀子,正准备朝她刺去。
更新时间:2019-10-24 11:22
香辣灌汤包小说
高中音乐老师温沐阳,与作曲家徐正宁,偶遇后互生情愫,却阻碍重重,最终打破阻碍,修得圆满! “不曾参与你的年少时光,我不觉得遗憾,若你喜欢,我陪你再找回来就是。” “我的感情,要么不给,要么不留。曾经怎么给他的,一分不留的收回来,拾掇好了,送给你,怎么处置,随你便!” “若你把你宠回一个孩子,一定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更新时间:2019-10-24 10:58
鸡娃妈妈很疯狂小说
一次意外的宝马追尾事件,将两个家庭联系起来。一方是来自学区房高知高智的中产阶级,一方是居于中央别墅区里的海归高净值人士。她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送孩子上培训班,陪读、陪练、打鸡血的鸡娃妈妈。 闻雅姝,“碾压海淀六小强和西城四大金刚,直通清北”。 伊蕊,“避开和犹太、印度国高智商娃的竞争,剑指藤校”。 在鸡娃的路上,每一个孩子的竞争,都是一个家庭的竞争。 鸡娃妈妈的人生信仰,唯孩子而已。
更新时间:2019-10-24 09:37
爱你三千次小说
爱情是刀,只看你愿意被那个人割在哪,割多深。 寡言清冷人称太子爷的宫墨谈恋爱谈得特别认真,掏心捞肺一心一意洁身自好,隔壁权正非撞了他的车还想挖他的女人,挖得也是专心致志硬软兼施手脚并用。 如果人生是一路打怪升级,绝色小姐姐明师选的队友该是谁?倘若,前世的忘川河边,孟婆见你死状太过凄惨心生不忍,给你的那碗孟婆汤里少了一味忘却原料,另加了一剂绝情成药,今生你再遇那个人,是否还会对她一见倾心此生不负?
更新时间:2019-10-24 09:17
阅读榜
点击榜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 丁薇阅读小说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