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为聘:权妃狠妖娆第2章 金手指开(二)-山河为聘:权妃狠妖娆第2章 金手指开(二)阅读

第2章 金手指开(二)

“嘶…”

看着王妃扭曲的面容,四周捉鼠完毕的侍卫下人们顺势望去,同样一脸不可置信。

这么多年来,自家主子一直维持着高冷禁欲的形象,什么时候与女人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

司玉宸冷眼扫过众人,强大的气场让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洛瑾熙敏锐的察觉到氛围古怪,怯怯的抬头,映入眼中的是一双深邃冷漠的黑瞳,正在逼视自己。

“抱够了没?”冰冷而淡漠的声音自头顶传来。

“啊!”洛瑾熙这才彻底回神,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撒的驱鼠粉与媚香混合竟然将真的老鼠引来。

“王,王爷…臣妾,臣妾不是故意的…”讪笑一声,手忙脚乱的从司玉宸身上爬下来。

王妃早已按捺不住心中妒火,她本就不愿后宅再多一名不归自己掌控的侧妃,恨不能将王府后宅变成她一个人的主场,掌控欲极强,可她扭头却见司玉宸竟没因黎瑾熙的举动有所表态,知道不好在此事上纠缠。

旋即一瞥黎瑾熙身侧侍卫,当即便道:

“说!为何你为黎侧妃送饭送了这么久?以你修者境五重的实力,区区老鼠,足足一炷香时间还捉不住么?”

王妃的话让在场众人将目光聚集在黎瑾熙身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那么长时间,本就容易遭人诟病。

何况黎瑾熙已是王爷的侧妃,言行举止更应谨慎。

想到这件事情轻则能让黎瑾熙落下一个不守规矩的罪名,重则能让她身败名裂,在场众人露出戏谑的目光。

一个不受宠的侧妃,占着位置却不能给他们睿亲王府带来一点好处,趁早死了得了。

此时司玉宸深邃的眼神看不出一丝情绪。黎瑾熙想起刚刚起身时回首看到他的眼神。

那种冰冷残酷不带一丝人情的眼神,让黎瑾熙本就紧张的心更是砰砰直跳。

他究竟有没有看到?

如果看到为什么还能那么冷静?

是自己完全无足轻重,只要不抹黑他名声即可,还是他到底顾及自身名声不愿亲自对她下手,亦或是两者兼有。

扭头一扫侍卫复杂难辨的眼神,黎瑾熙心中更是七上八下,却也知道此时自己绝不能露出马脚,干脆闭口不言,心中却已打定主意。

如果出现最坏的结果,她就算是死也要保荣鼎商行的最后清名。

侍卫见黎瑾熙眼中闪过决绝,令人意外的坚定站了出来:

“启禀王爷王妃,刚刚黎侧妃正在练字,属下前来送饭,一时间被黎侧妃大气磅礴的书法所吸引,这才有所耽搁…”

“如有冒犯之处,还请黎侧妃恕罪!”侍卫当即跪拜在地,冲黎瑾熙重重叩首。

看着侍卫真心诚意的向黎瑾熙请罪,在场众人皆眼神一变。

司玉宸冷酷的星眸直逼黎瑾熙,第一次正式审视她的存在。

今日秦淑欢以他迎娶黎侧妃一月未见为由,主动劝谏他应避免落百姓口实来看望黎瑾熙,他就知道自己这位出身从一品骠骑大将军府的王妃定有所谋,只是他并不在乎。

却没有想到事情从一进门就出乎他的意料。

这位坊间传闻只以美色著称的商贾之家大小姐,明知王妃有备而来不怀好意竟然毫不慌乱,应变反应极强,甚至在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策反了府内侍卫。

想到自己进来时看到的一幕,司玉宸薄唇轻抿,探究的眼神在黎瑾熙姣好光洁的脸上来回打量。

旋即又想到刚刚黎瑾熙盘膝而上抱住自己的模样,下意识抬手摸了摸下巴,待察觉到指尖隐约还残留着她的体香,剑眉几不可见的拧起一瞬,隐隐有几分烦躁。

本以为黎瑾熙必死无疑的王妃不可置信的瞪视黎瑾熙。

一股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用错力的感觉令她的脸色极为难看阴沉,猛地握拳任由长长的指甲嵌入掌心,拼命压抑住想要脱口而出的质问怒骂。

她怎么也没想到,父亲派来协助自己掌管睿亲王府的侍卫居然会反水投向黎瑾熙。

明明荣鼎商行已然垮台,明明黎瑾熙已成丧家之犬,怎么会有人真心敬重黎瑾熙,甚至为之撒谎下跪?

一众下人们没想到,王妃大张旗鼓的带人上门,居然没激起半点波澜,黎瑾熙安然无恙。

“哦?黎侧妃的字,当真如此了得?”缓过劲来,秦淑欢皮笑肉不笑的说着,一步走向案前,拿起案上的字帖。

众人只见是一副狂草,字迹力透纸背,遒劲有力,犹如铁画银钩,哪怕未曾认真学习过书法之人都能一眼看出其中不凡,且其上墨迹还未干涸,俨然是刚刚书写而成。

再无任何反驳的余地,秦淑欢的脸色阴沉无以复加,回首只见司玉宸正凝视着她手中字帖神情莫辨。

秦淑欢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阴冷一笑:

“想不到妹妹的字真的这么好,瞧瞧这一笔一划,就好似一刀一剑浮现在眼前,能扎进人心里一般煞气腾腾。姐姐我书法虽不及妹妹,却也知道字如其人四字…”

黎瑾熙心头一跳,猛地抬头对上司玉宸幽深的星眸。

她知道自己心中隐藏着太多仇恨,看似若无其事,实则饱受煎熬,而这一切仇恨的来源皆源自桓越皇室。

若非司玉宸将她卷入乱局,若非先皇不守诺言临死前降下一道圣旨覆灭她荣鼎商行百年基业,令她父母幼弟下落不明,她又怎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眼下先皇已死,死前并未下诏立储,几大皇子争权,身为皇叔的司玉宸明面不显暗地也是野心勃勃,外面血雨腥风,她又是司玉宸的名义侧妃,唯有得他庇佑,利用睿亲王府这个招牌,她才有机会谋算一切,寻找父母幼弟。

可是她的这些算盘,精明如他又怎会看不出?

看着司玉宸抿唇不语的神情,黎瑾熙心惊胆战。

就在这时,众人只听司玉宸骤然开口:

“将前一阵本王大婚时皇兄赏赐的笔墨纸砚送来,供黎侧妃日后练字。”

听到是先皇赏赐,黎瑾熙瞳孔骤缩,险些无法遏制心中的恨意与心痛。

司玉宸这是在敲打自己,警告自己,唯有他才是决定一切的人,她的生死荣辱牢牢掌握在他的手中,不容一丝忤逆,不容她有一丝自主的想法。

看着黎瑾熙痛苦的眼神,秦淑欢唇角勾起一抹扭曲的笑意。或许一下弄死黎瑾熙不是最好的选择,将她攥在手心里慢慢折磨效果也许更好。

“另外,本王不喜欢擅离职守的不忠之人,把他给我带下去,听候发落。”司玉宸冰冷的一眼扫过侍卫,想起他先前看到黎瑾熙眼中决绝时的痴迷痛心之色,当即下令。

旋即看都不看黎瑾熙一眼,便向外走去。

“黎侧妃,好自为之。”秦淑欢勾唇阴冷一笑,紧随司玉宸步伐率众离去。

随着司玉宸的离去,强大的气场消失,黎瑾熙看着空荡荡的屋子,紧绷的情绪终于放松下来。

她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原本是要置她于死地的侍卫会突然收手,甚至当众反水保她平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