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云歌林飞,胡杨-第3章 决斗

第3章 决斗

天空中的云,在风的吹拂下慵懒的飘着。

酒馆里形成了对峙。一面是刀疤程三和他二十多个手下的几十把左轮;一面是林飞的两把左轮和妹妹林香香身上的二十斤炸药。

刀疤程三沉思片刻终于想通了。同归于尽是十死无生。跟林飞一对一决斗好歹还有一丝生的希望。再说他对自己的枪法有信心。出枪不快,射术不准他也当不上西北头号惯匪。

“好吧。我早就觉得,我才是西部第一快枪手!今天我要把这个名头从你身上抢过来!呵,我刀疤程三是亡命徒,又怎么会怕决斗?”

林飞举起了右手,伸出大拇指:“在西北戈壁,一对一决斗即是最大的公平!真正的硬汉,都不会逃避一对一决斗!你还算条汉子,没在这些虾兵蟹将面前丢了你西北头号惯匪的脸!”

说完,林飞推开酒吧的门,走到了大街上。阳光如甘冽的牛奶,洒在他的脸上。他把那枚警徽挂到了自己的左胸上。警徽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刀疤程三紧随其后。他心头闪过一丝后悔的念头:为什么要来飞云镇?明明知道飞云镇有一对难缠的兄妹,何苦来这鬼地方招惹上他们?

浑身绑满炸药的林香香跟着刀疤程三的二十几个手下站在了酒馆门口。刀疤程三则跟林飞站到了街心。小镇道路两侧的房屋,房门、窗户紧闭。小镇的人知道,他们的警政官快枪阿飞又要跟人决斗了。他们可不想吃横飞的子弹。

风,静静的吹着,卷起一丝黄尘。

林飞问刀疤程三:“你在西北混了十几年,应该知道一对一决斗的规矩吧。”

刀疤程三冷笑一声:“我又不是雏儿。相隔六十步,同时拔枪。不过,咱们好像缺一条女人的手帕。”

说完,刀疤程三望向林香香。林香香攒了口吐沫,狠狠吐在地上:“啊呵呸!老娘才八岁!老娘才不是女人呐!”

林飞赞同:“就是!她是个未经人事的小丫头,不算女人。”

林飞这么说,是怕妹妹的手帕落到飞云镇的黄沙地里,回家之后他要替她洗手帕。

就在此时,一个穿旗袍的女人拎着一个酒瓶,醉醺醺的走到了大街上。她长相妖艳,纤细的腰肢随着大腿的摆动如春风拂柳。那妩媚的身影似乎跟荒凉的飞云镇格格不入。二十几个悍匪,竟然都看呆了。

她是飞云镇上唯一的舞女,也是镇上最漂亮的女人:秦霜。

林香香朝着秦霜喊:“秦霜姐姐,我哥又要借你漂亮的手帕用啦!”

秦霜迷离着一双醉眼,看了看站在街心的林飞和刀疤程三。她自言自语道:“阿飞又要杀恶人了么?你得多杀点恶人。等你杀的恶人比我多的时候,我才会嫁给你。”

说完,秦霜走到林飞和刀疤脸中间。她伸手拿出塞在旗袍对襟处的一方红色手帕。刀疤程三的二十几个手下眼睛火辣辣的盯着妩媚的秦霜,就差留下鼻血了。

林香香奶声奶气的对身旁的矮个胖子说道:“喂,你们可不要打我秦霜大姐姐的主意。否则,喵了个咪的,小祖宗我会把你们都炸上天呦。”

秦霜提起酒瓶,猛灌了一口酒:“喂!飞云镇决斗的规矩,我的手帕飞上天,你们就可以开枪了!我数五个数就扔手帕!一,二,三……”

林飞和刀疤程三各自将右手按在腰间的左轮枪上。林飞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欠揍表情。刀疤程三的额头上却渗出了汗珠。

一对一决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秦霜终于喊到了“五”。她将红色手帕抛上了天空。蓝天白云之间,多了一抹红晕的颜色。

与此同时,林飞的右手就像是闪电般抓起右腰上的枪!他右手拔枪、出枪,左手顺势掰开左轮击锤,手指扣动扳机!四个动作一气呵成!

“啪!”一声清脆的枪响回荡在飞云镇的天空中。

刀疤程三有些奇怪,我的枪还没拔出枪套,怎么会有枪声?他忽然感觉自己胸口麻酥酥的,低头一看,胸口已经殷红一片。

风,依旧刮着飞云镇的黄尘。秦霜的红色手帕慢悠悠的落在了地上。

刀疤程三苦笑一声:“果然,好快的……枪。”

说完,他轰然倒地。

林香香大笑:“啊哈哈,正义又一次战胜了邪恶!我哥哥又赢啦。快枪阿飞,天下无敌哇!”

秦霜拎着酒瓶,捡起底裤,默默走到林飞身边。她指了指刀疤脸的尸体:“这是第几个恶人了?”

林飞想了想,答道:“第一百零二个。”

秦霜皱了皱眉头:“还不够。远远不够娶我的数字。”

林飞换了一副凛然正气的表情:“我的爱人呐,我杀那些恶人,可不是为了娶你,而是为了惩恶扬善!我是飞云镇的警政官,我要保护这座镇的平安。当然……我做梦都想娶你。”

秦霜伸出了自己的手:“别跟我扯这些大道理。还有,谁是你的爱人?别废话了,两个铜板!我又要找温姨去洗我的手帕了。你知道张姨洗衣服的价码,无论大小,一件两个铜板。”

林飞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个铜板,递给秦霜:“今晚记得准时来日落酒馆跳舞。没有你的舞,飞云镇的夜晚太无趣。”

秦霜盯着天空中的白云:“那要看我的酒到时候能不能醒。”说完她醉醺醺的离开了大街。

林飞走到二十多个瞠目结舌的匪徒面前。他问:“刀疤程三死了,你们现在谁管事?”

矮个胖子战战兢兢的说:“阿飞大哥,我是二当家,我管事。”

林飞直截了当的问:“藏宝图呢?”

矮个胖子答到:“我大哥的脖子上挂着一个香袋。那份藏宝图就在香袋里。”

林飞走回到刀疤脸的尸体前,一番摸索,找到了香袋。香袋里果然有一张羊皮纸。这张羊皮纸上标注着许多山川河流。

林飞将羊皮纸踹进怀里。他走回到矮个胖子面前:“你们可以走了。”

二十多个匪徒哪里还敢在飞云镇停留?他们如得大赦,飞快的窜上了酒馆前拴着的马,一溜烟向东跑了!

林香香卸下身上的二十斤炸药:“哎呀!哥哥,好重哦!喵了个咪的,可累死香香啦!”

林飞捏了捏妹妹的脸蛋:“给你记一功。晚上我给你做排骨吃。”

一听到排骨两个字,香香两眼放光:“真哒?那咱们现在去徐屠夫那儿买排骨?我要最好最好的猪肋骨!”

林飞摇头:“不成。这件事还没了结呢。哥哥要出镇子一趟。”

林香香有些惊讶:“哥哥,你不是打算杀光那二十多个坏人吧?你不是说君子要一诺千金么?刚才你都答应放他们走了。再说,你又木有帮手,打不过他们可怎么办?早知道我就在镇口埋上几十斤炸药炸飞他们啦。”

林飞摸了摸妹妹的脑袋:“君子只对君子一诺千金啊。那些人都是十恶不赦的恶棍。放走他们会祸害更多好人。镇子里人太多,在这儿动手我怕误伤镇民。放心,我有帮手。”

林香香的眼眸中忽然闪出两朵桃花般的光芒:“帮手?你找了景云大哥哥啊?景云大哥哥最帅了!我,我长大了要嫁给他!”

林飞哭笑不得:“不害臊。好了,我先走了。办完事我就回来给你做排骨。”

说完,林飞骑上了一匹白马,向着东方追去。白马的马蹄狂奔,卷起滚滚黄沙。不多时,一人一马消失在地平线的尽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