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云歌林飞,胡杨-第2章 林香香

第2章 林香香

刀疤程三听省城茶馆的说书人讲过一件事。大意是古时候的大人物杀人前总爱做些下意识的动作。譬如明朝皇帝朱元璋杀人前喜欢提自己腰间的玉带。康熙年间的平西王吴三桂杀人前总爱用手指刮刮自己的鼻梁。刀疤程三自诩是个大人物,于是模仿起了一代枭雄吴三桂,只要一有杀人的念头就爱刮自己的鼻梁。

林飞玩着自己的手指,头也不抬的说:“我对那些吸血鬼还真没有好感。你抢了他们的钱,我不在乎,也不会管。可你在抢钱的时候,杀了在银行存钱的十几个平民百姓。这事儿就不是替天行道,而是残害百姓了。我抓你,是为了那十几个死于非命的百姓。”

刀疤程三狠狠拍了下桌子:“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完这话,刀疤程三陡然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左右开弓,拔出腰间的两支左轮,指着林飞。与此同时,他二十几手下亦举枪指向林飞。几十根枪管就像是几十张勾魂使者的催命符,随时都能送林飞去阎罗殿。

林飞脸上却依旧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他平静的说:“刀疤程三,你比我大二十几岁,怎么像年轻人一样冲动呢?你应该知道,既然我快枪阿飞在这儿,我那个小疯子一样的妹妹一定也在这儿!”

刀疤程三一愣神,话语中已没了刚才的自信,多了三分胆怯:“你妹妹?炸药狂徒?”

林飞微微颔首,而后喊道:“死香香,你哥都要被打成筛子了。你还不现身么?”

酒馆二楼楼梯上,走下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这女孩个子不高,冰清玉洁,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显得天真可爱。与天真可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的身上里三层外三层的绑着成捆的炸药。她的左手拿着引线,右手拿着一个点燃的煤油打火机。

这人就是林飞的妹妹:西北戈壁赫赫有名的炸药狂徒——林香香。

在西北的传说中,壮如牛犊的快枪阿飞有一个面目可憎的妹妹。她绰号炸药狂徒,满脸都是被炸药炸伤留下的疤。她嗜好用炸药杀人。曾用炸药一次把上百马匪炸成齑粉。是个不折不扣的女魔头。她食量极大,一顿饭能吃五斤上好的猪肉。饭罢这个女魔头爱用雷管的引线剔牙。

谁能想到,真正的炸药狂徒林香香竟是一个一脸天真烂漫,笑容人畜无害的少女?

林香香在一众瞠目结舌的匪徒们的注视下,蹦蹦哒哒走到刀疤程三面前。她露出招牌式的人畜无害的笑容,嗲声嗲气的说:“刀疤脸大叔好!我,我叫林香香!今年八岁啦。”

林飞做了个厌恶的表情,挖苦自己的妹妹:“香香,你能不能别装嫩。明明都十四了,还天天自称八岁!没羞。”

林香香白了自己的哥哥一眼:“我,我乐意!哼。”

说完,她将炸药的引线放到了打火机火苗的上端:“那个什么。刀疤脸大叔,人家这么疯疯癫癫又年少无知不懂事的小姑娘,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呦。我算了下,这二十斤炸药足够把这座酒馆炸上天。到时候,咱们就都变成烤全羊啦!”

刀疤程三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下:“我不信你们会跟我们同归于尽。”

林飞哑然失笑:“老兄,你在西北地面混了不止一天两天。你应该听说过,飞云镇的炸药狂徒是个十足的小疯子,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

林香香忙不迭的点头:“对呀对呀。我,我是个小疯子呢!我从小就爱玩炮仗!特别是能把二三十号人统统炸上天的超级无敌大炮仗!”

说完,林香香将引线朝打火机的火苗又靠近了一些。

刀疤程三欲哭无泪:“你们兄妹为什么要跟我作对?这是何苦呢?我只是来飞云镇避风头的!又不会杀一个镇上的人,抢一个铜板。我从未招惹过你们!”

林飞刚要开口,林香香却抢着回答:“那还用问?喵了个咪的,当然是为啦正义!你这样的大坏蛋来飞云镇,在我和我哥哥面前晃来晃去就是招惹了我们!”

刀疤程三掰开了左轮枪的机头,将枪管顶在林飞的脑门上:“进了官府是死,跟你们同归于尽也是死!我刀疤程三宁愿选择跟你们同归于尽。”

林飞面对脑袋上的枪管,提出了一个建议:“同归于尽?那多没意思。咱们退而求其次吧。西北戈壁的规矩,枪手跟枪手遇到调解不了的争执,就一对一决斗。我不让我妹妹点炸药,你也别让你的手下帮忙。咱们到酒馆外边去决斗,看谁先打死谁。你要是打死我,飞云镇今后是你的地盘。我要是打死你,你的手下们只要留下一样东西,就可以自由离开飞云镇。我是飞云镇的警政官,镇外的事儿我管不着,再也不会去难为你的手下。”

刀疤程三问:“留下什么东西?抢大通银行的那二百两黄金么?”

林飞摇头:“都说黄金有一股钱臭味……嗯,真香!我是个俗人,贪财好色,也喜欢黄金。可相比于黄金,我对你在大通银行保险柜里劫到的那一张藏宝图更感兴趣。”

刀疤程三狐疑的看着林飞:“你竟然知道藏宝图的事?”

林飞侃侃而谈:“六百年前,蒙元名将上都驴被明军大将傅友德击败。兵败之前,上都驴把搜刮西北百姓得来的巨万财宝,藏在了戈壁滩的某处。传说,藏宝图被他分成了五份,分别交给五个手下保管。这传说并不是什么秘密。”

刀疤程三嗤之以鼻:“你自己都说,那是传说而已。宝藏是不是真的存在谁也说不清。再说了,五份藏宝图只得到一份,你也拼不成完整的藏宝图。”

林飞叹了口气:“我爹娘就是因为上都驴的宝藏不明不白的死了。我这个做儿子的总要完成他们的遗愿。”

刀疤程三大笑:“哈哈,只要藏宝图?不要黄金?我把藏宝图送给你,然后带着手下撤出飞云镇可以么?”

林香香在一旁忽闪着大眼睛说:“当然不行啦!你必须留下!因为你在省城杀了十几个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哇!我哥哥说啦,惩恶扬善是活下去的意义!你要是不死,他活着就没意义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