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云歌林飞,胡杨-第1章 飞云镇

第1章 飞云镇

民国年间,西北,飞云镇。

茫茫戈壁延绵千里。大风一吹,黄尘滚滚。这里虽没有江南的细雨霏霏、桃红李白,却代表着最原始、最粗犷的生命力。沙砾构成的黄色海洋里,偶尔能看到几颗胡杨树顽强的生长着。

空旷的戈壁像一张巨大的网包裹着飞云镇。一只白头雕在天空盘旋着。在它看来,小小的飞云镇就像是戈壁滩上的一粒沙。或许正是因为与世隔绝,这里才成了公认的法外之地。马匪、逃犯、枪手、赏金猎人才将这里视作乐园。

一片胡杨叶被裹着流沙的风卷起,在空中漫无目的的飞舞着。白头雕绕着胡杨叶飞了一圈,随后直冲云霄。胡杨叶则随风穿过整个飞云镇,在空中摇曳几下,终于它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落在镇子东面的一座酒馆前。

酒馆大门上方挂着一方招牌,写着“日落酒馆”四个大字。酒馆门外,贴着几张通缉令。最上方的通缉令上,画着一个脸上带刀疤的男人。下方的赏金明码标价,这颗人头足足值三百银洋。从价码上便能知晓被通缉的人是一个多么穷凶极恶的匪徒。

酒馆里坐着二十几个彪形大汉。其中为首的一个大汉身材魁梧,脸上带着一道刀疤。像极了酒馆门口通缉令上的画像。壮汉们腰间统统配着左轮枪,枪带上黄橙橙的子弹被阳光一照,反射出耀眼的光,这些人仿佛带了一条条金腰带。还别说,在这狂野的西北戈壁,子弹还真的能换黄金。酒馆的虞老板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这该死的年月黑白颠倒,杀人放火的金腰带,修桥补路的无骨骸。”

刀疤脸壮汉正跟几个同伴打着扑克牌。他狠狠的抿了一口烈酒,将手中的一张A摔在桌上:“三个老尖!通杀!”

刀疤脸因为手头的好牌露出可憎的笑容。这让他的一个矮胖的同伴怨声载道:“老大,抢省城大通银行分的这点钱,弟兄们全输给你了!喂,老板,再上一轮酒。快点别磨蹭,否则我请你吃滚烫的子弹。”

刀疤脸轻笑一声,嘲讽着矮个胖子:“赌场无父子,何况是兄弟?愿赌就要服输。”

日落酒馆的虞老板给二十多个大汉上了一轮酒,回到柜台。他瞥了一眼柜台下藏着的那支双筒猎枪。男人爱喝酒,爱杀人的男人更爱喝酒。在飞云镇开酒馆的这些年,虞老板见过无数亡命徒。虽说眼前这伙儿人个个如狼似虎,虞老板的脸上倒是依旧平静。

虞老板心中想:呵。请我吃滚烫的子弹?今天吃子弹的还不知道是谁呢。仗着几十支左轮枪就张狂么?西北戈壁从来不缺张狂的人变成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矮个胖子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对刀疤脸说道:“老大,这飞云镇离县城足有二百多里。官府的人管不到这儿。我看,咱们不如把这个镇子占下,当做自己的地盘。”

刀疤脸抿了口烈酒,低声说道:“算了吧。飞云镇是快枪阿飞的地盘。咱们在这儿只是暂避风头,不要去招惹他。”

西北戈壁从来都是爱出传奇人物的地方。从刀客时代到枪手时代向来如此。快枪阿飞便是西北的传奇之一。传说他身高九尺,手臂有生长了十几年的胡杨那样粗。中指和拇指轻轻用力,便能捏扁一个大号铜质酒杯。他还能在常人眨下眼的时间射空左轮里的六颗子弹。每一颗子弹都能贯穿百步开外敌人的胸膛。

矮个胖子不以为然:“快枪阿飞?我看是徒有虚名。什么西部第一快枪手,也只是省城茶楼里的说书人编出来的故事。”

就在此时,酒吧的门被人推开。二十五岁的“西部第一快枪手”林飞走了进来。与传说不同,他没有老胡杨树一般粗细的手臂。他虽然高大但没有九尺的身高。他身穿的棕色的皮大衣上虽沾满了灰尘,却难掩身材的挺拔。棱角分明的脸上,透出一丝狂放不羁。他脚上穿着一双马靴,马靴上的银色马刺闪闪发亮,马刺上还沾着一片胡杨叶。他的腰间左右各挂着一支柯尔特左轮。这对左轮是白色象牙柄的,这是正宗的外国货,拿到县城的当铺去,可以轻易换十五两黄金。

一众凶神恶煞般的壮汉直勾勾的盯着林飞。他们纷纷把手按在腰间的左轮枪上。

林飞丝毫不理会二十多虎视眈眈的眼睛,径直走向吧台,对虞老板说:“虞伯,给我弄点喝的。老规矩,只喝牛奶不喝酒。我娘活着的时候说过,喝酒伤身体。”

虞老板心中暗笑:飞云镇的警政官,快枪阿飞来了。刚才张狂的那些人要有好果子吃了。

虞老板将一杯牛奶放在吧台上,玻璃杯晶莹剔透,牛奶纯白如雪。林飞将马刺上沾着胡杨叶摘到手里,自言道:“今年的秋天比往年来的快。镇子东面胡杨林的叶子都快落光了。”

说完林飞拿起玻璃杯,喝了一大口牛奶。

矮个胖子“噗嗤”一声乐了:“男人哪有不喝酒的?小子,我看你是还没断奶吧?”随即酒馆中爆发出一阵哄笑。

林飞转过头,朝着矮个胖子笑了笑。那嘴角扬起的弧度像极了月牙,这是一个玩世不恭的笑容。矮个胖子打了个冷战,心里奇怪:这小子明明是在朝我傻笑。为什么他的眼神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林飞端起牛奶起身离座,径直走刀疤脸那张桌子前。

二十几个壮汉几乎同时抽出腰间的左轮枪对着林飞。一根根枪管形成了一个圈,圈子的中央是一脸轻松表情的林飞。

刀疤脸瞥了一眼林飞腰间的象牙柄左轮:“白色柯尔特?你就是快枪阿飞嘛?西部第一快枪手?不对啊,我听说快枪阿飞壮得像头牛。”

林飞没有搭刀疤脸的话,只是拿起牛奶杯,“咕咚咚”一饮而尽。“嗝”,他打了个奶嗝。

矮个胖子怒不可遏:“我老大问你话呢!你知道我们老大是谁么?快回答他的问题,否则我就要请你吃子弹了。”

林飞擦了擦嘴角的奶渍,根本没拿正眼看蛮横叫嚣的矮个胖子。他直视着刀疤脸的眼睛:“先不说我是谁。我先说你是谁。刀疤程三,名冠西北三省的头号惯匪,十恶不赦的人渣,比靠吃腐尸为生的鬣狗还可恶。”

矮个胖子掰开了左轮的击锤:“小子,敢说我老大的坏话?你找死!”

刀疤程三挨了林飞的骂,却丝毫不生气。他挥了挥手,示意二十几个手下收起左轮:“知道我是谁该敢跟我这么说话,你一定是快枪阿飞了。”

林飞从肩上背着的帆布包里,拿出一枚金色的警徽、门口刚刚摘下的通缉令拍在桌上:“刀疤程三,正式认识下,我是飞云镇的警政官林飞。这张是你的通缉令。我只给你一次生的机会。让你手下的弟兄放下武器,乖乖跟着我去县城的警察局自首。”

刀疤程三不以为然:“快枪阿飞,你太自信了。给我生的机会?就凭你的两把左轮么?两把左轮只有十二发子弹。可此地却有我二十五个兄弟、几十把左轮随时都能将你打成筛子。你见过几十颗子弹一起打在脑袋上是什么样子么?我见过!脑袋会像高处抛落的西瓜一样炸裂,最后变成一片血雾。”

林飞吹了声口哨:“我还没娶飞云镇最漂亮的女人秦霜,还真不想脑袋炸成一片血雾。”

刀疤程三将自己手边的酒杯推到林飞面前:“我和我的弟兄来飞云镇,只是暂避风头。你知道,我抢了省城的大通银行。大通银行有督军、省长的股份。在西北地面上,暂时只有飞云镇对我来说是安全的。我们做个交易。我给你二十两黄金。你不要找我的麻烦。如果你同意这个交易,就喝了面前的这杯酒。”

林飞将酒杯推回刀疤程三面前,学着前一阵来飞云镇附近考古的大鼻子洋人的样子耸了耸肩膀:“不好意思,我刚才说了,喝酒伤身体。”

刀疤程三刮了刮自己的鼻梁:“这么说,你是打算跟我作对喽?我听说快枪阿飞最讲道理。督军和省长是喝老百姓血的吸血鬼。我抢大通银行,算是替天行道。难道你堂堂的西部第一快枪手,要做那些吸血鬼的狗?”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