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沈初七,唐季风-第5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第5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沈初七悲哀的想着,无奈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定定的看着眼前男人。

唐季风修长的手拿起桌上包装精细的礼品盒,垂眸轻抚着,慢条斯理道:“不仅认识,关系还不一般。”

沈初七身子一僵,绝望的望着他。

唐季风,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怎么可以对自己如此残忍。

刚结婚时,她进过多少努力想得到他的真心,可是无论她做了什么,他都不屑于给她一个眼神、甚至连关心感动都不曾有过一次。

他现在这么一出又算是什么,还嫌伤她伤的不够吗?

“原来如此,我说七七怎么做什么都这么顺利成功,原来是有唐总做靠山……”江源怔愣了几秒,这才回过神来,尽情拍马。

这一连串的意外,真是让他脑子都晕掉了。

唐季风素来听不惯谄媚,立即抬手,不耐烦的打断他:“我现在想和沈律师单独谈谈,江先生能否避一下。”

冷冽的眼神,眉宇间尽是摄人心魄的魄力。

江源哪敢有半分犹豫,当下就躬身点头,灰溜溜的转身就走,连桌上沈初七送的礼物都忘了拿。

沈初七有点无可奈何,咬牙不悦的看着面前男人:“唐季风,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之前她缠着他时,他对她避如蛇蝎。现在她好不容易对他死心,不打算再招惹他,他却又来招惹她,真是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唐季风不慌不忙,从容的在她对面坐下,将她的慌张恼怒、一一尽收眼底。

他冷笑:“沈初七,别忘了我们已经结婚了。虽然我们知道这婚姻究竟是什么样子,但也拜托你不要当着我的面出轨!”

他死死的盯着桌上的礼品盒,不留余地的冷嘲热讽。

沈初七无语了,理直气壮道:“这不过是朋友间的生日礼物,不是你想的那么不堪。”

但她扬着精致下巴,一脸倨傲的样子在他眼中就成了不知悔改的模样,让他愈发的恼怒。

唐季风俊眉一挑,索性将盒子打开,推到她面前,“呵,给普通男性朋友送高级定制皮带,沈律师还真是有情趣!”

他神情冷漠的看着她,眼神幽深的不像话。

沈初七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会让唐季风相信。

她是在参加一场宴会时认识的江源,觉得他性格温和儒雅,人品不错这才渐渐成了朋友。

和穆氏打的那场持久官司,江源没少在中间周旋,所以她这次送他礼物,一方面是为他庆生,另一方面也表示感激。

可这说出来唐季风又怎么会相信!

“沈初七,别再装了,你的迟疑已经给出我答案了!”

唐季风冷锐阴戾的视线剜向她,薄唇微勾,漆黑的眸中却一派清冷。

像沈初七这样的女人他怎么不了解,如果不是心中有愧,又怎会有一丝半毫的迟疑。

她可是半点委屈都受不得。

沈初七不解的看着他:“唐季风,你不觉得你很无聊吗?”

“对,我承认我很无聊。”

他顿了顿,阴阳怪气道:“很抱歉,耽误了沈小姐勾引男人。”

那两个羞辱的字眼好像一把利刃戳在沈初七胸口,她瞬间贝齿紧咬,小脸惨白的看着他:“唐总,如果你拿不出证据,就请不要信口胡言。”

“呵,信口胡言?”唐季风眯起眼,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沈初七,你的意思是我在诋毁你了?”

真是太好笑了。她这么有手段的女人,也会有被诋毁的时候吗?

沈初七纤细的身子一颤,红唇几乎咬出血来:“唐季风,如果你来仅仅是为了羞辱我,那么请你离开!”

“怎么,被揭露出真面目,恼羞成怒了?沈初七,当初你千方百计设计我、爬上我的床时就应该料到有今天。当了**还想立牌坊,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他霍然起身,阴鸷的目光陡然落在她身上,几乎将她盯穿:“你敢说你不知道送男人皮带是为了栓住他的心的道理?”

说完,他转身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