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家的小白脸第四章再入-女帝家的小白脸第四章再入阅读

第四章再入

晚上,任八千和一男一女坐在路边的大排档。男子穿着蓝色半袖衬衫,牛仔裤,相貌帅气,是任八千唯一的朋友陈庆。任八千有时候都怀疑自己是怎么和陈庆交上朋友的。自己出身平凡,性格有些自私,冷漠,做什么事都没干劲儿,毕业一年都在一个小公司混日子,拿着微薄的工资。而陈庆则和自己完全相反,家庭富裕,人也阳光帅气,说话办事极为老道,走到哪都是人们的中心,是别人羡慕的对象。如今已经拿下律师证,正在某个律师事务所实习,距离成为正式律师已经不远了,日后前途无量。可以说不管从哪看都是完全不搭的两个人。偏偏陈庆看任八千极为对眼,见过两次面后就成了朋友。按照陈庆的话,任八千和自己很像,都是游离于人群之外。不过任八千觉得,自己是实在融入不了其他人的圈子,所以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外面站着。而陈庆则是游刃有余的在那个圈子周旋,再抽身其外去看着其他人的表演。两人的性质完全不同,偏偏就成了朋友。也是一件怪事。另外一个身穿长裙女子,娴静文雅的女子叫江南,是陈庆的女友。相貌算不上多么出众,中等偏上,也是个很奇怪的人。陈庆这家伙阳光帅气,人也多金,经常流连于夜店,每天身边总是换着不同的女孩儿。然而这个相处了九年的唯一正牌女友却丝毫不介意他流连花丛,偏偏两人感情还极好。而最为让任八千意外的是陈庆每天换着不同的女孩儿开房,却从没和这个正牌女友上过床。按照他一次酒后的话,最美味的果实总要最后才采摘品尝。不管从哪里看,陈庆和江南在任八千遇到的人当中都是比较奇怪的那一类。“前几天怎么失踪了?我去你公司找你,你同事都不知道你去哪里了。很难想象你这样的人会一声招呼都不打,突然就消失不见。”陈庆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询问任八千。声音很平淡,但任八千能从中听出淡淡的关心。他知道自己若是有什么事情,这家伙是绝对会帮忙的。不过自己现在遇到的这个问题,不管是谁都无能为力。“一言难尽。”任八千叹了口气。“死里逃生啊!”“说说看?”陈庆问道。江南也露出倾听的表情。“算了,不说了,太麻烦。”任八千摇摇头,那个世界的事情没法解释。“我和你说,有的东西需要抓紧了。当你面临死亡的时候才会知道自己错过了多少。”任八千意有所指道。陈庆笑了笑,抓住江南的手,随后说道:“看来你真经历了一些事情,竟然发出这样的感慨。”任八千深以为然的点头。三人酒过半巡,任八千突然说道:“最近看好多穿越唐朝的种田小说,你说如果一个人真穿越了,什么知识或者说特长用处最大?”“厨艺,保证饿不死,还能找份工作。”陈庆脱口而出,然后笑了起来。随后一本正经道:“其实看在什么地方,处于什么位置,能用得上的知识都不一样。但总得来说,和民生有关的东西用处最大。简单来说就是和吃饭有关的,无论是农耕还是厨艺,都是在哪都用得上的。那个时代并没有专利保护,否则的话改良农具是一个很容易发家致富的方法。”任八千对这话很认同,和自己想的一样。“那对于上位者来说什么东西是对他们最有用的呢?比如说对于皇帝来说,什么东西是有用的?”任八千又问。“那就多了,皇帝是一国之主,所有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可用的。不过如果结合刚才那个问题,其实分成两种,一种是对内,还是农业有关,提升粮食产量之类的。而另外一种则是对外,简单来说就是和军事有关的,比如说筑成用的水泥。至于其他,就是普通人难以做到的了。”任八千再次点头,又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武则天会喜欢什么?”这次回答的不是陈庆,而是江南。话语温软,一点都不像是东北的妹子。“一个贴心的人,一个有力的臂膀吧。只要是女人,都想要这些的。只是她所处的位置,这两种普通女人最想得到的却是她最难得到的。”任八千听了江南的答案,再想想当时看到的那个红衣女子,顿时打了个激灵。实在难以想象那个女人能够小鸟依人的在男人的臂膀里。恐怕大部分时候都会没有丝毫感情的说一句:“砍了”。“怎么,你这是在为穿越做打算啊?”陈庆笑道。任八千一脸认真的点头:“是啊。”几人吃完饭,临分别的时候江南柔声道:“我们公司最近在招人,你如果要换工作的话可以考虑。”任八千知道她是给自己留面子,自己失踪这么久,工作肯定不保了,她不会不知道。笑了笑道:“我想先休息一段时间再找工作,如果没合适的地方会求助的。”现在最重要的问题还是找到自己怎么会到那个世界,又怎么回来的。找不到原因,他哪有心思上班工作?说不定什么时候再穿过去就不一定能回来了。接下来两天,任八千都是窝在房间里面。寻找穿越的原因无果,便没事上网看看关于农业方面的知识,还有农耕器具的图纸。万一再去那个世界,这些东西应该能有一些作用吧。期间任八千还收到了陈庆发来的一个邮件,打开后里面是长长的表格,一些常见的知识和唐朝时期的一些对应知识的对比,还有长长的书单。末了还有一句话:“如果真的穿越,记得带上这些书。”任八千看到一半就笑了起来。明明不管谁听来都是开玩笑的话,他竟然这么认真。将那份书单保存好,任八千准备明天去买几本感兴趣的回来看看。然而在睡梦中,他被冻醒了。还在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周围情况有异。任八千身下仍然是床垫,可此时却觉得冷的很。这个季节,晚上能够稍微凉爽一些就不错了,怎么也不会达到冷的地步。睁开眼睛,周围黑乎乎一片。伸手摸了摸褥子,又朝着周围摸了摸,没摸到床沿,反而是摸到了粗糙不平的石头。“这里是……牢房?”任八千一脸的茫然。仔细寻找一下,也找到了那个高二十公分宽一米的透气窗,外面有着微弱的光芒。自己又回到这个世界了!任八千心中猛的一跳,整个人也完全清醒了过来。

晚上,任八千和一男一女坐在路边的大排档。

男子穿着蓝色半袖衬衫,牛仔裤,相貌帅气,是任八千唯一的朋友陈庆。

任八千有时候都怀疑自己是怎么和陈庆交上朋友的。自己出身平凡,性格有些自私,冷漠,做什么事都没干劲儿,毕业一年都在一个小公司混日子,拿着微薄的工资。

而陈庆则和自己完全相反,家庭富裕,人也阳光帅气,说话办事极为老道,走到哪都是人们的中心,是别人羡慕的对象。如今已经拿下律师证,正在某个律师事务所实习,距离成为正式律师已经不远了,日后前途无量。

可以说不管从哪看都是完全不搭的两个人。

偏偏陈庆看任八千极为对眼,见过两次面后就成了朋友。

按照陈庆的话,任八千和自己很像,都是游离于人群之外。

不过任八千觉得,自己是实在融入不了其他人的圈子,所以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外面站着。

而陈庆则是游刃有余的在那个圈子周旋,再抽身其外去看着其他人的表演。

两人的性质完全不同,偏偏就成了朋友。

也是一件怪事。

另外一个身穿长裙女子,娴静文雅的女子叫江南,是陈庆的女友。相貌算不上多么出众,中等偏上,也是个很奇怪的人。

陈庆这家伙阳光帅气,人也多金,经常流连于夜店,每天身边总是换着不同的女孩儿。然而这个相处了九年的唯一正牌女友却丝毫不介意他流连花丛,偏偏两人感情还极好。

而最为让任八千意外的是陈庆每天换着不同的女孩儿开房,却从没和这个正牌女友上过床。

按照他一次酒后的话,最美味的果实总要最后才采摘品尝。

不管从哪里看,陈庆和江南在任八千遇到的人当中都是比较奇怪的那一类。

“前几天怎么失踪了?我去你公司找你,你同事都不知道你去哪里了。很难想象你这样的人会一声招呼都不打,突然就消失不见。”陈庆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询问任八千。

声音很平淡,但任八千能从中听出淡淡的关心。

他知道自己若是有什么事情,这家伙是绝对会帮忙的。

不过自己现在遇到的这个问题,不管是谁都无能为力。

“一言难尽。”任八千叹了口气。“死里逃生啊!”

“说说看?”陈庆问道。

江南也露出倾听的表情。

“算了,不说了,太麻烦。”任八千摇摇头,那个世界的事情没法解释。

“我和你说,有的东西需要抓紧了。当你面临死亡的时候才会知道自己错过了多少。”任八千意有所指道。

陈庆笑了笑,抓住江南的手,随后说道:“看来你真经历了一些事情,竟然发出这样的感慨。”

任八千深以为然的点头。

三人酒过半巡,任八千突然说道:“最近看好多穿越唐朝的种田小说,你说如果一个人真穿越了,什么知识或者说特长用处最大?”

“厨艺,保证饿不死,还能找份工作。”陈庆脱口而出,然后笑了起来。

随后一本正经道:“其实看在什么地方,处于什么位置,能用得上的知识都不一样。但总得来说,和民生有关的东西用处最大。简单来说就是和吃饭有关的,无论是农耕还是厨艺,都是在哪都用得上的。那个时代并没有专利保护,否则的话改良农具是一个很容易发家致富的方法。”

任八千对这话很认同,和自己想的一样。

“那对于上位者来说什么东西是对他们最有用的呢?比如说对于皇帝来说,什么东西是有用的?”任八千又问。

“那就多了,皇帝是一国之主,所有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可用的。不过如果结合刚才那个问题,其实分成两种,一种是对内,还是农业有关,提升粮食产量之类的。而另外一种则是对外,简单来说就是和军事有关的,比如说筑成用的水泥。至于其他,就是普通人难以做到的了。”

任八千再次点头,又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武则天会喜欢什么?”

这次回答的不是陈庆,而是江南。话语温软,一点都不像是东北的妹子。

“一个贴心的人,一个有力的臂膀吧。只要是女人,都想要这些的。只是她所处的位置,这两种普通女人最想得到的却是她最难得到的。”

任八千听了江南的答案,再想想当时看到的那个红衣女子,顿时打了个激灵。实在难以想象那个女人能够小鸟依人的在男人的臂膀里。

恐怕大部分时候都会没有丝毫感情的说一句:“砍了”。

“怎么,你这是在为穿越做打算啊?”陈庆笑道。

任八千一脸认真的点头:“是啊。”

几人吃完饭,临分别的时候江南柔声道:“我们公司最近在招人,你如果要换工作的话可以考虑。”

任八千知道她是给自己留面子,自己失踪这么久,工作肯定不保了,她不会不知道。笑了笑道:“我想先休息一段时间再找工作,如果没合适的地方会求助的。”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还是找到自己怎么会到那个世界,又怎么回来的。

找不到原因,他哪有心思上班工作?

说不定什么时候再穿过去就不一定能回来了。

接下来两天,任八千都是窝在房间里面。

寻找穿越的原因无果,便没事上网看看关于农业方面的知识,还有农耕器具的图纸。

万一再去那个世界,这些东西应该能有一些作用吧。

期间任八千还收到了陈庆发来的一个邮件,打开后里面是长长的表格,一些常见的知识和唐朝时期的一些对应知识的对比,还有长长的书单。

末了还有一句话:“如果真的穿越,记得带上这些书。”

任八千看到一半就笑了起来。明明不管谁听来都是开玩笑的话,他竟然这么认真。

将那份书单保存好,任八千准备明天去买几本感兴趣的回来看看。

然而在睡梦中,他被冻醒了。

还在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周围情况有异。

任八千身下仍然是床垫,可此时却觉得冷的很。这个季节,晚上能够稍微凉爽一些就不错了,怎么也不会达到冷的地步。

睁开眼睛,周围黑乎乎一片。

伸手摸了摸褥子,又朝着周围摸了摸,没摸到床沿,反而是摸到了粗糙不平的石头。

“这里是……牢房?”任八千一脸的茫然。

仔细寻找一下,也找到了那个高二十公分宽一米的透气窗,外面有着微弱的光芒。

自己又回到这个世界了!

任八千心中猛的一跳,整个人也完全清醒了过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