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家的小白脸第一章砍了-女帝家的小白脸第一章砍了阅读

第一章砍了

太阳很热,空中一轮巨大的火球简直要将人烤焦了。任八千跪在地上,汗水顺着额头一直往下淌,光秃秃的头皮反射着光芒,仿佛打了一层蜡一般。不是他不想动,两把刀此时就架在脖子上,让他不敢有丝毫的举动。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只是看周围的人身上颇具古风但又不同于历史上各朝代的打扮,还有一个个胳膊上能跑马的彪形大汉,让他猜测自己恐怕不是在地球上了。别的不说,这么多体型跟施瓦辛格似的,穿着半身皮甲护住左侧身体,胸大肌在那一跳一跳的群演上哪找啊?三分钟之前,任八千还穿着大裤衩背心在租的房子里泡面上网,下一秒自己就出现在这里了,一手捧着泡面,一手拿着筷子,**下面的的椅子也还在。不过环境却完全不同了。原本熟悉的一切都不在了,自己出现在一条道路中间,两边正是行进的军列。自己的凭空出现也把那些人吓了一跳。一片呼喝声,长刀出鞘声。接着两把刀就架在了脖子上。再之后他就跪在这里了。而那碗泡面,就在半米外的地上一边与泥土混在一起,一边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他现在可没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的想法。或者说周围这些膀大腰圆的军汉,还有手中明晃晃的武器,以及军伍的肃杀之气,让他的脑袋几乎一片空白。自己似乎就在行军队列之中?自己落下的时候正好落在行军队列里了?“你是谁?”一个穿着盔甲身高两米的大汉站在他面前,一双不大的眼睛里面全是寒光,任八千怀疑自己只要说错半个字对方就得一刀把自己砍了。“任八千!”任八千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现在脑子里都是茫然,下意识的就把名字说了出来。“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我也不知道!”任八千哭丧着脸道,若是哭有用,能改变他现在的状况,他真敢大哭给对方看。“砍了!”任八千一听这俩字亡魂大冒,同时感觉架在脖子上的两把刀已经离开了原来的位置,下一秒似乎就会让自己人头落地。连忙虎吼一句:“停!”任八千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那男子挥了挥手,制止即将落下的两把钢刀。“你还要说什么?”任八千都感觉到两把钢刀带起的风声了,刺的自己脖子轻微疼痛。他脑中急转,死亡的气息紧紧压迫着他,让他差点喘不过气来。方才那人的语气,让任八千确认他是真的要把自己砍了。更不用说身后两把钢刀扬起的表现了。“我、我要见你们上司,我懂文字,懂数学,懂种地,懂冶炼,我是个人才,特来投效。”任八千飞快的将脑海里想到的自己会的东西全都喊出来,满怀期冀的看着对方,希望对方改变想法。那军汉低头看着他,任八千能看到对方嘴角勾起的笑容,不过怎么看都像是“狞笑”?“砍了。”“停,我话没说完。”任八千亡魂大冒。这军汉就会“砍了”两个字么?“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停止行进?”突然一个女声从队伍后响起。一个同样穿着盔甲的女子骑马过来,沉声询问。“等一下。”那将军再次挥手制止了任八千身后两把刀。转头朝向队伍后端,双手抱拳道:“启禀将军,行进之时,此人突然从空中落入队中。卑职怀疑此人是刺客,正准备斩首示众。”“我不是刺客,我是个人才!真是人才,千万别杀。”任八千声嘶力竭的大喊。此时根本就没有他辩解的机会,弄不好下一秒就人头落地。所以他能想到的让自己存活几率最高的就是“人才”二字了。哪怕对方不在意人才,也总能引起对方的好奇心,让对方听听自己讲什么吧?历史上无论是哪,对于人才都有一定优待的。而且任八千自问,自己还是有一点能力的。起码自己学过数理化啊,对于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知道不少,总能找到让对方感兴趣的东西吧?“聒噪!”那军汉转身一脚踹在任八千胸口上,整个人顿时倒飞出去,趴在地上好久都喘不上来气,让他几乎以为自己就要死了。那女将军策马到任八千身前俯视他,开口道:“先押到路边,检查周围情况。如果没有问题就继续前进,我去禀明今上。”“是。”那军汉道,随后道:“将他拖到路边去,去一队人查探周围情况。”任八千被人拖死狗一般拖到路边。此时他已经顾不上怨恨这人给自己的一脚了,而是偷眼打量四周想着怎么才能保命。周围全是持刀拿枪的军汉,逃跑是不可能了。估计跑不出两步就真的人头落地了。听刚才那女将军说“今上”?是指皇帝?自己得想想怎么才能一会儿保住命。首先捋捋自己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结论是——不知道。不过自己已经知道是正好落于行军队列之中,简直倒霉到了极点。哪怕掉山林里面存活几率也比现在这样高吧?没在见到自己的一瞬间就乱刀砍死已经算是运气好了。其次这些人和自己语言是相通的,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不然自己此时已经尸首分家被扔路边喂野兽了。看这些人的穿着打扮,确实不是自己所知道的历朝历代的打扮,看样子不像是华国古代,那就是异世了?看样子对方处于封建社会,生产力应该不会太高。自己脑中还是有许多东西对这个世界是有价值的。而且自己懂那么多“诗词歌赋”“小说演义”“可以吃的玩的东西”,做个佞臣也是有价值的。自己一定要想办法让那个“今上”知道自己对他的作用,才能保住自己一命。任八千跪在路边脑子里面乱糟糟的,队伍在检测过继续前进,就看到一辆大车远远的行进过来。滚轮压在土路上,沉闷的声音。不过拉车的是什么东西???任八千看着车前的那只“狮头、鹿角,虎眼、麋身、龙鳞,牛尾”,高起码两米的兽类,眼珠子都瞪圆了:“这是麒麟?活的麒麟?拉车?”自己原本以为到了一个类似华国古代的世界,可麒麟怎么都出现了?而且还是拉车的?该死,自己不会到了某个高武世界吧?那种动辄毁天灭地,一拳下去碎山破海的那种?想到这里任八千脸色更白了。

太阳很热,空中一轮巨大的火球简直要将人烤焦了。

任八千跪在地上,汗水顺着额头一直往下淌,光秃秃的头皮反射着光芒,仿佛打了一层蜡一般。

不是他不想动,两把刀此时就架在脖子上,让他不敢有丝毫的举动。

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

只是看周围的人身上颇具古风但又不同于历史上各朝代的打扮,还有一个个胳膊上能跑马的彪形大汉,让他猜测自己恐怕不是在地球上了。

别的不说,这么多体型跟施瓦辛格似的,穿着半身皮甲护住左侧身体,胸大肌在那一跳一跳的群演上哪找啊?

三分钟之前,任八千还穿着大裤衩背心在租的房子里泡面上网,下一秒自己就出现在这里了,一手捧着泡面,一手拿着筷子,**下面的的椅子也还在。

不过环境却完全不同了。

原本熟悉的一切都不在了,自己出现在一条道路中间,两边正是行进的军列。

自己的凭空出现也把那些人吓了一跳。

一片呼喝声,长刀出鞘声。

接着两把刀就架在了脖子上。

再之后他就跪在这里了。而那碗泡面,就在半米外的地上一边与泥土混在一起,一边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他现在可没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的想法。或者说周围这些膀大腰圆的军汉,还有手中明晃晃的武器,以及军伍的肃杀之气,让他的脑袋几乎一片空白。

自己似乎就在行军队列之中?自己落下的时候正好落在行军队列里了?

“你是谁?”一个穿着盔甲身高两米的大汉站在他面前,一双不大的眼睛里面全是寒光,任八千怀疑自己只要说错半个字对方就得一刀把自己砍了。

“任八千!”任八千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现在脑子里都是茫然,下意识的就把名字说了出来。

“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任八千哭丧着脸道,若是哭有用,能改变他现在的状况,他真敢大哭给对方看。

“砍了!”

任八千一听这俩字亡魂大冒,同时感觉架在脖子上的两把刀已经离开了原来的位置,下一秒似乎就会让自己人头落地。连忙虎吼一句:“停!”

任八千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那男子挥了挥手,制止即将落下的两把钢刀。

“你还要说什么?”

任八千都感觉到两把钢刀带起的风声了,刺的自己脖子轻微疼痛。

他脑中急转,死亡的气息紧紧压迫着他,让他差点喘不过气来。方才那人的语气,让任八千确认他是真的要把自己砍了。更不用说身后两把钢刀扬起的表现了。

“我、我要见你们上司,我懂文字,懂数学,懂种地,懂冶炼,我是个人才,特来投效。”

任八千飞快的将脑海里想到的自己会的东西全都喊出来,满怀期冀的看着对方,希望对方改变想法。

那军汉低头看着他,任八千能看到对方嘴角勾起的笑容,不过怎么看都像是“狞笑”?

“砍了。”

“停,我话没说完。”任八千亡魂大冒。这军汉就会“砍了”两个字么?

“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停止行进?”突然一个女声从队伍后响起。一个同样穿着盔甲的女子骑马过来,沉声询问。

“等一下。”那将军再次挥手制止了任八千身后两把刀。

转头朝向队伍后端,双手抱拳道:“启禀将军,行进之时,此人突然从空中落入队中。卑职怀疑此人是刺客,正准备斩首示众。”

“我不是刺客,我是个人才!真是人才,千万别杀。”任八千声嘶力竭的大喊。此时根本就没有他辩解的机会,弄不好下一秒就人头落地。所以他能想到的让自己存活几率最高的就是“人才”二字了。

哪怕对方不在意人才,也总能引起对方的好奇心,让对方听听自己讲什么吧?

历史上无论是哪,对于人才都有一定优待的。

而且任八千自问,自己还是有一点能力的。起码自己学过数理化啊,对于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知道不少,总能找到让对方感兴趣的东西吧?

“聒噪!”那军汉转身一脚踹在任八千胸口上,整个人顿时倒飞出去,趴在地上好久都喘不上来气,让他几乎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那女将军策马到任八千身前俯视他,开口道:“先押到路边,检查周围情况。如果没有问题就继续前进,我去禀明今上。”

“是。”那军汉道,随后道:“将他拖到路边去,去一队人查探周围情况。”

任八千被人拖死狗一般拖到路边。此时他已经顾不上怨恨这人给自己的一脚了,而是偷眼打量四周想着怎么才能保命。

周围全是持刀拿枪的军汉,逃跑是不可能了。估计跑不出两步就真的人头落地了。

听刚才那女将军说“今上”?是指皇帝?

自己得想想怎么才能一会儿保住命。

首先捋捋自己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结论是——不知道。

不过自己已经知道是正好落于行军队列之中,简直倒霉到了极点。哪怕掉山林里面存活几率也比现在这样高吧?没在见到自己的一瞬间就乱刀砍死已经算是运气好了。

其次这些人和自己语言是相通的,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不然自己此时已经尸首分家被扔路边喂野兽了。

看这些人的穿着打扮,确实不是自己所知道的历朝历代的打扮,看样子不像是华国古代,那就是异世了?

看样子对方处于封建社会,生产力应该不会太高。自己脑中还是有许多东西对这个世界是有价值的。

而且自己懂那么多“诗词歌赋”“小说演义”“可以吃的玩的东西”,做个佞臣也是有价值的。

自己一定要想办法让那个“今上”知道自己对他的作用,才能保住自己一命。

任八千跪在路边脑子里面乱糟糟的,队伍在检测过继续前进,就看到一辆大车远远的行进过来。

滚轮压在土路上,沉闷的声音。

不过拉车的是什么东西???

任八千看着车前的那只“狮头、鹿角,虎眼、麋身、龙鳞,牛尾”,高起码两米的兽类,眼珠子都瞪圆了:“这是麒麟?活的麒麟?拉车?”

自己原本以为到了一个类似华国古代的世界,可麒麟怎么都出现了?而且还是拉车的?

该死,自己不会到了某个高武世界吧?

那种动辄毁天灭地,一拳下去碎山破海的那种?

想到这里任八千脸色更白了。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