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都市001徐家第七子-龙啸都市001徐家第七子阅读

001徐家第七子

1徐家第七子

“天佑我徐家,我徐家六子,个个皆是不凡,这一辈算是人才尽出了!”徐长青捻着唇下的白胡,脸色欣慰。

今日是徐长青的八十大寿,徐家作为燕都顶级家族,来往宾客,都是燕都里名声响当当的人物。

“徐家六子,前途自然不可**。”

“恭喜了徐老太爷,徐家要万年长青咯!”

“这哪里是六子,分明是六条金龙,有一天要龙啸九州的!”

徐破岳沉默了一下,抬起头,很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太爷爷,还有七弟的。”

话音刚落,围着徐长青的徐家五子嗤笑了起来。

七弟?在徐家人看来,不过是一个废物罢了,怎能和他们并列?徐家七子?多了一个废物,徐家六子还能称为六条金龙么!

何况,一个自小被赶出徐家的弃子,能让他回燕都,已经是莫大的恩典了。

徐长青也笑了一阵,淡淡道,“不管怎么样,也是你们的族弟,虽然孬了点,日后活不下去,送点钱过去吧。”

“太爷爷你忘了,徐安可是有一间包子铺呢!”

徐长青皱了皱眉,“哼,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怎么,今天又不回来么!”

“老太爷,人已经候在门外了。”

燕都今天连着下了一天的雨,古朴色香的徐家大院外,一个有些瘦弱的年轻人擎着伞,稳稳立在雨中。

徐家大院前,一个身着白袍的老人,面容有些不忍,看着被雨打湿了半边身子的年轻人。

“徐安,你生气么?”白袍老人问道。

徐安摇了摇头。

“不想争口气么?要知道,里面的人,肯定都在说徐家只有六子,第七子是废物。”

徐安笑了笑,“我还能掩住他们的嘴不成。”

白袍老人目光深邃地看了徐安一眼,淡淡转过了头,他发现,他有点看不透徐家人口中的废物老七。一个人,坚忍到何种地步,才能这样风轻云淡。

他才二十三,哎,老太爷怕是眼浊了一次。

守在徐家大院前的两个保镖,却脸色鄙夷,同样是徐家人,半分傲骨都没有,年年来,年年都像狗一样,守在门口等人叫唤。

“进来吧,老爷子记起你了。”一个体态偏胖的妇人,穿金戴银,走过来抱着手说道。

“谢谢二姨母。”徐安笑着开口。

甄丽丽撇了撇嘴,随后冷哼了一声。作为徐家的媳妇,甄丽丽乐意让别人看到她的派头,特别是在这个废物小辈面前,更显得自己高高在上。

比如走地毯,甄丽丽特意提醒徐安小心一点,告诉他地毯是意国某位大师手工制作的。

又比如徐安的衣服,一口一声小乞丐进城,是有多么的上不得台面。

最后,甄丽丽顿了顿,“回到洛城,记得帮我给你爸妈烧点纸钱。”

徐安面色阴沉,不动声色地捏了捏拳头。

若不是父亲徐傲元留下话,他根本不想回来,没有人喜欢自取其辱,燕都徐家,永远不是他徐安的根,比起这里的富丽堂皇,徐安更喜欢洛城里的那间包子铺,富源小区里的那套商品小房。

甄丽丽让十安坐在最靠边的一张宴台,意图很明显,你不算徐家人,赶紧吃一顿饭滚回洛城!

徐安也不拒绝,刚要坐下,忽然发现,三哥徐破岳已经大步朝自己走了过来。

徐破岳步子沉稳,身形矫正,徐家后辈之中,除开那几个只会花天酒地的纨绔,只有徐破岳算得上翘楚了。

“老七!好久不见。”徐破岳拥住徐安,声音欢喜。

“老七,跟我去那边坐。”

“三哥,你知道的,我不想坐那边。”

“你毕竟是徐家人,和这些堂下客坐一起,丢身份。”

徐安抬头苦笑,“三哥,我哪还在乎这个,你都忘了,我没有继承权的,现在,我不过是一个包子铺的小老板。”

徐家七子,只算了六子,哪怕是李长青取名,也故意漏下了徐安,徐安这个名,还是父亲替自己取的,寓为人生平平安安。

“哟,我当谁来了,这不是老七嘛,怎么样,还过得下去么?”这时,徐破岳身后,又跟来了几个人,很熟悉,所谓的徐家六子,都到齐了。

徐破岳脸色歉意,没有想到这帮人也跟着自己来了。

徐安摇了摇头,示意徐破岳没事。

“怎么?包子铺生意不是日入万金么,现在要回燕都讨钱了?”

各种讥笑,各种废物滚出徐家的话,轰然炸在徐安的耳朵边上。

徐安孤身立着,从始至终,没有争辩一句。有的人,骨头是硬给自己看的,不是给外人看的。

“废物就是废物,被骂成狗儿了,也不敢吠一声!”走在最前的徐越海大笑。

“老七,跟我走。”徐破岳有点动气,壮硕的身子,一下子顶开两个人,拖着徐安的手,往正席台走去。

越走越近,徐安缓缓放慢了脚步。

他很不愿意,看见坐在正席上那个老人,从小到大,家族亲情?长辈温暖?与他没有半毛钱关系,要不是死去的父亲劝他回来,他连徐家大院都不想迈进。

男儿有志,鸿鹄跃天,我徐安,哪怕靠着自己,也会活出一个人样来!

显然,徐长青也看到了跟在徐破岳后面的徐安。

没有笑容,没有询问,脸色冷清地瞄了一眼,又转过了头。

“太爷爷,七弟回家了。”徐破岳急忙说道。

“徐家后辈,只有六子,何来七弟。”徐长青淡淡道。

旁边的人跟着嗤笑起来。

“太爷爷......”

徐破岳还要再说什么,已经被几个长辈拉住。

徐长青招了招手,徐安明白,往前走了几步,走到自己所谓的太爷爷面前。

“你缺钱了?十万够不够?”

徐安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

四周一片哗然,这小废物莫非是觉得钱少了么,也不找块镜子照照自己!老太爷赏你钱,十万虽然不多,但对于你一个开包子铺的废物,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要卖几个包子才能攒到十万?

徐长青也眯起了眼睛,恨屋及乌,反骨仔的儿子,自己从来也没有当成是自己的孙儿。

“三年前,你父亲回来,我也问他,是不是缺钱了?你知道他怎么说的么?”

徐安依旧摇头。

“他求我了,他说过的啊,哪怕自己在外面饿死,被人打死,都不会离开那个贫贱女子,可最后还是求我了。”徐长青舒服地吐出一口气,看着自己面前所谓的血缘子孙。

倔强的表情,与当年那个反骨仔何其相似!

“他求我让你回来,让你做徐家人,让你做个少爷,你知道么?我拒绝了,徐傲元一脉,永远别想从徐家拿走一分钱!当然,我赏给你的不算。”徐长青怒极反笑。

徐傲元,正是徐安的父亲,当年为了与自己母亲厮守,不顾眼前这个老人的命令,私奔去了洛城。

“你活不下去,我也会顾念着情分,让人送点钱给你,人老了,心存善念,哪怕是自家的狗要饿死了,多赏一块肉也是可以的。”

“但你徐安,不算我徐家人!”

“你要是有本事,就自己去闯,不过,你一个只会卖包子的废物!凭什么出人头地!人脉,资金,机遇,才能,你徐安都没有!说到底,要没有那反骨仔留下来的包子铺,你也早饿死了!”

徐安冷冷立着,不卑不亢,不反驳,让徐长青继续说。

“你跪下来,跟我说一句,徐傲元不是个东西,我立即给你三百万!”

徐长青话一出,已经有不少人嗤笑起来。

一时间,徐家人各种冷言冷语,像冰冷的霜雪一样,往徐安打来,将他心里的最后一丝亲情打碎。

“我不要徐家的钱。”徐安抬头笑道,“还有,我来的时候,就吃过饭了,这会儿就不吃了。我虽然不是徐家人,虽然是个废物,但礼数我懂得,老人家高寿,礼没有送,就讨个吉祥,祝你福如东海吧。”

徐安话音一落,全场一下子死寂,那所谓的徐家六子,除开徐破岳,全都霍然站起了身子,冷冷盯着徐安。

徐长青更是面色阴冷,抬了抬手,指着前方的院门,“你自己滚,还是我让人动手?”

徐安淡淡笑了笑,转过身子,大步往院门踏去。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