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流星的肇事者

流星的肇事者

流星的肇事者

2019-10-24
麻雀变凤凰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小山村里出来的鹿游以私生女身份被接回周府,以为自己麻雀变凤凰,一朝命好,却不知是羊入虎穴,万劫不复。她的父亲是谁,母亲又因何惨死,这一个个的谜团看似都和她那个永远面带微笑的哥哥有关。她不知道,在那灿烂笑容的背后,尚隐藏着怎么一把尖锐锋利的刀子,正准备朝她刺去。

精彩节选

鹿游没有父亲,她随母亲姓。游是一个卖锅匠给取的。那时母亲是黑户,她更上不了户口,两人住在村里一栋危房,三岁了没有正经名字,母亲邻居女娃女娃地喊。

据说是一个夏夜,鹿游三岁,下暴雨,雷也打得紧。她梦游,从家走到了村口,在村口的大磨盘坐了一夜,淋了一宿的雨。早起赶集的同乡瞧见了,吓了一跳,忙去通知她的母亲,母亲那时还拍着枕头,睡得迷糊。回来后人发了三天的高烧,太阳一落就退,太阳一升就烧。都说中了邪,该请大仙来叫魂。可她还没有名字,叫该叫谁?

母亲抱着她哭,哭得街坊四邻没有不心碎的,可都无可奈何,直到三天后,来了一个卖铁锅的。卖铁锅的这个人推了一把三轮车,车斗用棚罩着,棚里堆满了铁锅。白天他在村口磨盘吆喝卖铁锅,晚上他推车住在村里的祠堂。连卖了三天,他该走了,走前挨家挨户去敲门,意思是我要走了,最后问你们,要不要买我的锅。走到鹿游家门口,还未进门就听到鹿游母亲的哭声。他敲敲门,母亲迎出来。

他问,母亲回答。他围着鹿游绕了三圈,指了指他的锅。

“你应买我一口锅。”

“为何?”

“小儿名字抄写三百遍,火烧成灰,锅里煮水,喂给她喝,药到病除。”

“卖锅匠,你的办法行不通。你不知,我家一无余钱买铁锅,二无我儿名字来抄写。你速到他家去,莫在我这费口舌。”

卖锅匠走了,拎回来一只小铁锅,他放在桌上,从怀里掏出一支笔、一张纸。

“我为小儿取个名,你来赊我这铁锅。待到他年成名时,再来奉还铁锅钱。”卖锅匠边写,边继续道:“小小孩童,命途多舛。赠她一字当解脱,即算流离失所常颠沛,也叫浪迹天涯,四海为家。以天为盖地为庐,此心安处是吾乡。”

母亲接过纸,纸上写着的,就是一个“游”字。

鹿游跟母亲在乡下生活,住在山脚上的一间破旧的土房里。鹿游此后再没有见过那么破的房子,后来她听说那房子坍塌了,像一具尸体,停放在无人问津的大山大川里。

鹿游那时刚刚初中毕业,正和母亲商量上高中的问题。家里已没什么钱交学费,何况到县里的高中上学,住宿费、伙食费一概不能省得。

她背着竹筐,在山野间漫步,她要采些山果回家做果脯。她幻想着在月底,市集上,她拿着从卖果腹的钱中抽出一块两块去买一张福利彩票,说不定就中了头奖,从此再也不用发愁。到时她一定要去大城市看看,不是县城那样的地方,而是北京,而是上海,甚至洛杉矶,波士顿。

她一路跑到山顶,站在山崖边上吹风,风在她耳边呼呼作响,远方是绵延的山脉。她不知会不会在这山里呆一辈子。这时候,她多么渴望长大。她想起暑假来支教的那群大学生。他们是来教学的,可孩子们要去地里做活,没有功夫。她和朋友偶尔路过,透过窗户朝里面张望,他们都很漂亮。听人说,他们放了很多视频,有国内的,有国外的。他们还教外语,怎么问好,怎么说再见。

真是羡慕。

鹿游想着出神,身体不自觉的朝前凑,她的脚下是万丈深渊,她离那越发近了。

“喵。”

什么?!

鹿游回过神来。

“喵。”

是猫。

鹿游四下打量,循着声音找到了一窝野猫。猫妈妈生了四只雪团似得小猫,眼下正拥在一起。正是这母猫发出微弱的叫声。

鹿游惊喜地凑过去。

“小猫。”鹿游轻轻地用手指背碰了碰母猫地鼻子,母猫微弱的回蹭了一下,又喵喵地叫了起来。她显然不知道那猫母猫已经奄奄一息了。

鹿游笑,声音也轻柔起来:“你别担心,我会把你养好的,还有你的小猫。”

母猫就像听懂了似得,眯起眼睛,沉静地睡着。

而后鹿游将这一窝猫都放进背篓,高兴地往山腰奔去。如果妈妈不让她养,她还可以把猫送给她的朋友,送给村里闹老鼠的张婶。要是他们都不答应,她就死缠烂打,她的办法总是很多。她这么想着,跑到村口就见到了母亲,真是意外。

“妈妈!”鹿游等不及分析母亲的异常,她高喊着,开心极了,“妈妈!”

“鹿游!”母亲也朝她走来,满脸慌张。

“妈妈,你猜我捡着什么了?!”

鹿游还没来得及继续,就见到母亲身后跟出一批人,她一下警惕起来。那群人谄媚欣喜地表情让鹿游如临大敌,她急切地把母亲拉到身边,小声问:“他们是谁?”

母亲笑着,“你能去上学了。”

“什么?!”

接着从不远处走来一个穿着板正的中年人,一看就是从外地、从大城市来的人。

“他们是谁?!”

“得是叫,大伯吧。”母亲笑着征询那个中年人的意见。中年人戴着墨镜和帽子,走到鹿游跟前就摘了黑帽,露出一个卤蛋似的光头。

中年人倒也和善,点点头:“叫什么都行。”他又看看鹿游,“这就是孩子?”

“对。”母亲往前推了她一把,“叫大伯。”

鹿游扭捏地朝后躲闪。

母亲歉意地笑,“你看,从小惯着她,没见识,不好意思呢。”

“没事。”中年男子点点头,“孩子嘛。”

鹿游不满地拽了一下母亲的衣服,小声道:“他们是谁呀?!”

母亲笑:“这是你爸爸的同事。”

“爸爸?!”

那真是个陌生的词语。

“是啊,游游。你爸爸来接你了。”

鹿游瞪大了眼睛,她怎么会突然多了个爸爸。

“我们要去哪里?”

鹿游和母亲两人在卧房,床边是整理好了的两箱行李,那是两个没见过的黑色铁皮箱子,和周遭一切灰蒙蒙、土唧唧的家具物件都不相融合的铁皮箱子。

那群人,她的表舅,村支书,秃头中年男,都在外面等候。鹿游务必要把这件事情搞清楚,她惊慌失措地问,“我们要去哪?!”

“去见你爸爸。”

“什么?!”而后她带着嘲笑的口吻问:“他是富翁吗?”

母亲一怔,看着鹿游,替她整理好杂乱的头发,微笑着,那微笑简直要溢出眼泪了。

“是呀,他不止很有钱,还很有名。”说着,母亲就哽咽起来:“他终于来找你了。”

鹿游皱眉,她早已不期望这件事了。

“难道他先前都失忆了,现在才记起来。你不是说,不知道我爸爸是谁吗?!”

“那是我骗你的,我当然知道你爸爸是谁。”

“那他现在又要我了?”

“不,他。也许,也许他回心转意了。”

鹿游难以置信地发出一声嗤笑:“我不要他回心转意!”

母亲摇摇头,赶忙把鹿游抱在怀里。“我的孩子。”她把鹿游抱得紧紧地,“我的孩子,你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太小了,以后你都会懂得。”

“我要懂什么?!”鹿游一下把母亲推开,而后她也难为情,如果能上学,如果能和母亲一起走出这大山,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可是,可是…这一切发生的都太仓促了,她本能地抵触起来。

母亲握起她的手,“你会体谅爸爸的,他有他的苦衷。你本来应该是个,是个公主一样的人,你应该住在别墅里,应该在国际学校上学,应该,应该出国!应该穿的漂漂亮亮的,头发也不应该是这样的。”

母亲不停地梳理鹿游的头发,她盯着鹿游,看着看着,就笑起来,好像很欣慰似得。

“你的眼睛,很像你爸爸。你会喜欢爸爸的,你再也不用过苦日子了。”

鹿游心跳的厉害。

“妈…我…”

母亲挺起身,未等鹿游说话,她的态度就变得强硬,“不管怎样,你都要和我一起去见你爸爸。”她说着,走过去把两个行李箱都合了起来。

趁着母亲拎箱子的时候,鹿游一下蹿出门外,她实在想自己呆一会。可等她走出门几步,就见到她的筐子被倒了出来,她连忙奔过去。接着她看到那个秃头的男人站在筐边,手里还拎着一只死猫。

鹿游不受控制地大叫。

“我的猫!你在做什么?!”

那秃头男人倒不意外,将那猫递到鹿游面前,反而吓的鹿游连连后退,他平静地回答:“它死了。”

鹿游甚至不敢去接,它刚才还活着!

“你把它杀了?!”

“它刚才就死了,死在你的筐里了。我不把她拿走,小猫会把它吃了。”

鹿游倒抽一口冷气,“不,不。那其他的呢?!”

“还在筐子里。”

鹿游连忙回身去看,那些小猫还在迷迷糊糊地睡觉。鹿游又气又伤心,这些可怜的小猫,他们的妈妈都死了,他们却还在呼呼大睡!

鹿游的母亲也跟着从屋里出来,她也看到那四只小猫。

“游游!”

“我要带着它们一起走!”鹿游抢先说。

“这怎么行?!”没等秃头男人回答,母亲先拽起鹿游,“它们都活不久的,说不定身上还有病,你疯了?!我们要去见你爸爸,怎么能带着四只猫?!”

鹿游一下犯起了犟,“我要带着!不然我就不走!”

母亲生气,正要发作。后面的秃头男走了过来,他已经把死猫抱在怀里了。他仍是笑呵呵地:“小姐要带着就带着吧,不过是四只猫,没必要生气。”

母亲听罢,竟显出几分不好意思,“她真是太不懂事了。”

鹿游抱着的草筐,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警戒。

强力推荐
婚浅情深:薄少,领证吧
传闻晋城第一豪门薄氏的太子爷,养了一只性格乖张的金丝雀!薄太子宠着,惯着,纵容着,最后金丝雀母凭子贵上位成了薄太太!婚后,他宠她如初,当所有人以为他们的爱情渐入佳境时,他却冷漠抽身,她无奈远走他国!
更新时间:2019-09-26
阅读榜
  • 不懂爱的你
    不懂爱的你
    一场意外,一个躺在病床上,宣告不会在醒来,一个守在病床边,不曾放弃,等候爱人的醒来……
  • 无敌妖魂师
    无敌妖魂师
    少年江恒,觉醒最强妖魂,炼化上古妖神,从此一路逆袭,成就无上妖道。你有仙阶妖魂很牛逼?抱歉我妖神珠里面有一百零八道上古妖神,这种垃圾妖魂也好意思跟我比?你有比我更强的妖魂?呵呵,我的炼妖神诀可以随便将你的妖魂抽离,炼化!你被人称为天才很厉害?不好意思,你的妖魂品质太低,炼妖神诀嫌弃拒绝抽离……
  • 宝贝对对碰
    宝贝对对碰
    五年后,她带着小儿子前来寻找大儿子,结果却连人带儿子都被某人牢牢地圈养起来了。喂喂喂,她是来找儿子的,不是来跟某人旧“情”复燃的好吗?
  • 是他们求我参赛的
    是他们求我参赛的
    7年前,搞gay出柜的刘旭梓卖掉了心爱的吉他,换成了飞往地球另一侧的机票。那一天,想告别的人也没见到最后一面。七年后,刘旭梓再次踏上了祖国的大地,却意外的接到了《摇滚暴击》节目组的邀请。“旭梓啊,位置填vocal吧”主持人蔡伦神秘一笑。(vocal:主唱)曾经的国际电吉他大赛冠军刘旭梓:“???”小白眼狼攻原良太x深藏不露受刘旭梓,慢热文。
  • 英雄无敌之再临
    英雄无敌之再临
    一款名为《再临》的游戏,一夜之间风靡全球。在这个游戏即为人类第二世界的社会,它的出现又会掀起怎样的狂潮?为躲避麻烦,隐居在华海市的肖晨,却无奈被损友出卖,成了一个美女工作室的“管家”。后勤保障,交易买卖,打架开荒.肖晨:“什么都归我管,你们干什么?”“我负责惹事。”“我负责收钱。”“我负责美美哒。”“.”肖晨扬天大哭,怒斥苍天不公。风云又起,英雄《再临》。拔剑煮酒,我欲纵横。
  • (博君一肖)束缚.追逐
    (博君一肖)束缚.追逐
    温柔警察和霸道黑道大佬的故事,短篇。温柔外热内冷刑警(肖战)X霸道腹黑孩子气“黑道大佬”(王一博)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但我还是希望,用温柔和正义回馈与自然。“我是警,你是匪,我们不可能的。”“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都追定你了!”我可是追逐了你好久的,怎么舍得放弃?这是伪警匪的故事,看官多多包涵,不虐不虐
点击榜
  •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完本】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完本】
    “让她自己动!”第一次去继父家,就被人吼了。沈长卿看着眼前这个刚毅俊酷的男人,瞬间,脑子里如同浇了一壶开水。“宝贝,舒服吗?舒服就自己动。”昨夜激情似火的画面闪过脑海,那个和她颠鸾倒凤的男人,竟是她法律名义上的哥哥!为父续命,她女扮男装潜入厉家,成了厉家四少,本以为从此兄友弟恭、相安无事。可谁来告诉她,这个爬上她床的男人想干什么?“给我生个儿子。”厉大少长臂一伸,将她搂入怀中。她大吃一惊,“我……我是个男人!”“是吗?”对方挑眉一笑,冷酷腹黑,“谁说男人就不能生子了?”五年后,她身着妖艳的大红礼裙强势回归。他堵她在墙,“敢偷我的种,还有胆回来领罪,不错。”“先生,我们恐怕不太熟。”他一愣,挑眉冷笑,“我知你深浅,你知我长短,还叫不熟?”标签:
  • 超级全能保镖
    超级全能保镖
    三声沉闷的枪声,从银行大厅里传来,护栏之后的三名银行职员倒在血泊之中。几分钟后,刺耳的警笛声,随着渐渐下落的太阳,划破整个龙阳市的宁静。
  • 独沾翱头
    独沾翱头
    大夏国,一个平和繁华的国度,百姓们生活安定,长久的和平让皇族统治者们感觉到心安,但这一切终将被破坏,伴随一个新崛起的西蛮国家,青杉国。就此,两国的战斗一触即发。她名字叫董月,出水肤蓉那样艳丽柔美,有着让所有男子为之倾心的绝色,生在官家,她命运不由自己作住,不曾想到自己却嫁于一见钟情的七王爷上官宇。上官宇,最有可能继承大夏国的君主,温文尔雅体贴入微,两人相识相恋如同是被上天安排一样。可惜命运弄人,在这一场两国交战的战斗中他们却遭遇多次的分分离离。而最后,他们能否如彼此所愿那样永生在一起?
  • 霸绝天元
    霸绝天元
    山峰如剑,壁立千仞,此刻却有一儒衫中年迎风而立,凛冽的寒风吹的裂裂作响却连他的衣袂都未拂动分毫,静立不动的身体坚定如天柱,一双手按在腰间佩剑的剑柄上轻微的摩挲着,眼里却满是冲霄的杀意……
  • 天价婚约:老公赖上瘾
    天价婚约:老公赖上瘾
    天哪!难道那个就是传说中靠出卖色相来生存的牛郎先生?那个浑身上下珠光宝气的女人至少比他大出十五岁,虽然美艳四射,可是……可是……真是可惜了那张俊俏迷人的脸蛋了!
  • 死祭
    死祭
    “纵使这三界,那九州,都不乏人爱我,我也自会负了他们,他原是先懂的,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师兄,不要那么傻,放了那个爱你的人。”她默默道。“那么,你就不愿给他们一个机会?哪怕一会也好……”“为何明知是梦,还要做下去呢?为何要执迷不悟?”“我没有……我只是不想醒……”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