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香辣灌汤包

香辣灌汤包

香辣灌汤包

2019-10-24
我的感情,要么不给,要么不留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高中音乐老师温沐阳,与作曲家徐正宁,偶遇后互生情愫,却阻碍重重,最终打破阻碍,修得圆满! “不曾参与你的年少时光,我不觉得遗憾,若你喜欢,我陪你再找回来就是。” “我的感情,要么不给,要么不留。曾经怎么给他的,一分不留的收回来,拾掇好了,送给你,怎么处置,随你便!” “若你把你宠回一个孩子,一定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精彩节选

夏天的游乐场总是很多游客,秀恩爱的,追心上人的,闺蜜局,兄弟局。亲子局。数不胜数。

“我不去,死也不去!”鬼屋门外传来一声刺耳的叫声。

一个扎着双马尾辫的女孩儿抱着旁边的地图石壁,贴在上面,另外两个人怎么扒,都不放手!

暂停一下:此人性别女,爱好男。外表人畜无害,岁月静好,软萌可爱,一本正经。实则奸诈狡猾,诡计百出,欺善怕恶,欺软怕硬!

名唤温沐阳。温家小皇帝是也。

不相熟的人绝对会被他那张天真无邪的脸给欺骗了,以为她天真可爱,软弱可欺。实际上心思细腻,机智圆滑。

她若是执意要算计一个人,极少有人能够躲得过。万幸从小根正苗红接受马克思主义理论长大,立志做个好人。

因高中时期过于能吃,一早上吃5个大包子。浑身哪儿都瘦。独独脸圆乎乎。得一别名:包子!

得此名后脸也再没瘦下来过,不过却极有欺骗性,完全与年龄不匹配。

“臭包子,你这就不合适了啊。刚才从跳楼机上下来,我吐成狗了还陪你去坐了大摆锤。你好意思不陪我去鬼屋?我就想去。还就想要你去!非去不可。”略高的这个女孩儿一把摘了自己的鸭舌帽。气呼呼的冲着她吼回去。还一直伸手拉扯温沐阳的胳膊!

再次暂停:这个咋咋呼呼的姑娘章家小皇帝是也。原名章涵,父母希望她做一个有涵养的女子。

然而年少轻狂之时看了一部电视剧。自此立志要做一个有血性的人,过很燃的人生。

虽然没人懂做什么样的人,过什么样的人生,跟名字有没有一毛钱关系。不过没人能劝阻她在成年的当天去改了自己的名字。更名章必燃。

别名:bra。这个名字可不是因为身材前凸后翘。只因为大学思修课分组时名单上写名字。自以为很有个性的只写zbr。然而念名单的那个人嘴瓢了一下念成了zbra,附赠一声“哇哦”!

打那之后。这个名字就跟着她了。她本人也没更改。不过她本人的身材是绝对配不上那声“哇哦”的!

从此以后呢,章家就开启了,三天两头必有一节思想教育课的生活!

当然上课不会有学生敢顶嘴。所以章必燃小丫头不论在外多咋呼,思想教育课也只能乖乖认怂!自个儿亲爹妈顶撞不得!

僵局持续了大概有三分钟。争执不休,没有结果。

太阳晒得人很不凉快。他们在大太阳底下站着。周围没有一丁点儿遮阳处。

唯一的一个男孩儿实在觉得太热了,便去买了三个冰淇淋回来。一人给了一个,俩人趁包子伸手拿冰棍。一人一只胳膊,架着就往鬼屋排队去了。

“救命啊,大妈。这样这样这样,先谈判一下。可以进,我进。进去之后你们有没有好处给我?谈妥了我乖乖进。主动进,咋样?”

又申请暂停,这个被称为大妈的男人。是那俩小皇帝的男闺蜜。谢家小皇帝,谢峦。三人自高中相识,便一直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闯祸到今日。

因为过于唠叨,日常口头禅就是:“你俩能不能吃点儿健康的东西。天天麻辣烫,小烧烤你俩能有胸才有鬼了。”

或者:“注意点儿保养,你那脸跟树皮也区别不大了。你是指望以后男朋友亲你的时候顺便吸口氧气吗?”

或者“自己多穿点儿不行吗?休想抢我的衣服穿。本宫的衣服岂是你们两个刁民可以惦记的?”

出于我们总能感受到母亲般的关怀,自然只能尊称一声:大妈

谢峦注意到某包子眼珠子又在提溜乱转,用头发丝想也知道她又要动歪心思。抓着她胳膊得手又加了几分力度。

再才开口:“行啊,允许你提要求,不跟你计较那么多。”

温沐阳看今日是怎么也躲不过去了。只能想办法折腾折腾他们。

想清楚了之后,清了清嗓子,装作乖觉的样子,刚准备开口就被章必燃打断了。

“这位小姐,你觉得我们是第一天认识你吗?有事儿说事儿,不用装小白兔。我知道你属什么的!”话音未落附赠一个职业假笑。

“好啊,你们俩说的啊,我进鬼屋可以,但是我走中间这是必须的吧?”带着强迫的眼神望向他俩,似乎他俩只要敢否认就立马走人的架势。

章必燃立马回到:“也没指望你走两头啊。你是哪儿来的自信?”

“那行,还有一个要求,待会儿进鬼屋后,走在咱们后边儿的人,你们得去吓他,一个人保护我,一个人去吓他。听见他尖叫才算。不然你们俩再陪我去十次跳楼机。”

“成交”

“走着”

三人走到鬼屋门口排队时。一眼瞄到了后面两人。虽然三人任务在身。不过即使没有任务。也很难忽视他们俩。两个人都年约25岁以上。大夏天的,一人穿着一身黑,一人穿着一身白。还站在鬼屋门口。其中一个言笑晏晏。另外一个不苟言笑。

这要是进了鬼屋,妥妥的黑白无常啊。

虽说搭配有些尴尬,不过二人的脸是真的精致。其中一个穿白衣的,不是那种第一眼就觉得好看到有攻击性的长相。但是温文儒雅,笑起来似乎比阳光还暖人几分,却不觉炽热。只让人觉得很温暖,很阳光。

另外一个穿黑衣的,一眼望过去就很难忽视他的存在。轮廓就如刀割出来一般。棱角分明。眼窝深邃,对视一眼就会担心沦陷。

一行人进入鬼屋,浓郁的烟雾充斥着整个空间。趋近于无的灯光还时明时暗。众多不和谐音程组成的旋律听起来格外诡异。

温沐阳虽是忠实的无神论者,却自小怕鬼。晚上也几乎不敢一个人出门。

章必燃和谢峦虽知道这件事,可是他们俩却酷爱恐怖片鬼屋,一类的游戏。时常拉着温沐阳一起看鬼片。久而久之温沐阳对于鬼的恐惧,也小了一些,晚上一个人去厕所也不那么害怕了。

自从进了鬼屋,温沐阳就死死拽着章必燃和谢峦的手。一刻也不曾松懈。只半睁着一只眼睛任由他们俩一人拉一人推的前进。

走到接近一半的时候,突然,从必经的门上垂下来一具假尸体,还滴答滴答滴着血,温沐阳刚好转身准备跨阶梯,就看见了,吓得魂飞魄散。

甩开两个人的手,往回跑。头撞上一堵坚硬的墙。抬头看见,一个白衣一个黑衣。霎时,三魂七魄去了一半。

章必燃,谢峦被甩开手,立马转身回来追。看见温沐阳瘫倒在之前看到的那两个男人脚边。白衣男人蹲着身,抱着温沐阳的上半身询问着什么。黑衣男人抱着双手一脸不耐烦。

两人急忙跑过去,谢峦接过温沐阳,发现温沐阳已经晕过去。

章必燃叫了温沐阳几声:“包子,包子?醒醒,醒醒,真吓着了,我怎么跟阿姨交代啊?我妈非得扒了我的皮。”

叫了几声没有回应,抬头望向谢峦。

谢峦抱起温沐阳就往出口走去。

“别说那么多了,马上打车。去医院!”

章必燃和那两个男人也跟在身后出来了。

章必燃拿出手机准备打车。

那两个男人走到身前说:“这里不太好打车,来的也慢。我们开车来的。在那边酒店停车场。我们送你们过去吧。”

谢峦还在犹豫着什么,章必燃拉着他说:“走啊,这会儿真不好打车。”

在车上的时候那个男人打了个电话似乎是打到医院通知了医生,聊了聊关于温沐阳的情况。

谢峦抱着温沐阳,轻声向前排的人道谢:“那个,谢谢你们了。今天真是抱歉,让你们没玩儿尽兴就送我们来医院。你刚才是在联系医院吧?谢了。方便问一下你们叫什么名字吗?我总不能一直叫那个,那个吧!”

强力推荐
婚浅情深:薄少,领证吧
传闻晋城第一豪门薄氏的太子爷,养了一只性格乖张的金丝雀!薄太子宠着,惯着,纵容着,最后金丝雀母凭子贵上位成了薄太太!婚后,他宠她如初,当所有人以为他们的爱情渐入佳境时,他却冷漠抽身,她无奈远走他国!
更新时间:2019-09-26
阅读榜
  • 不懂爱的你
    不懂爱的你
    一场意外,一个躺在病床上,宣告不会在醒来,一个守在病床边,不曾放弃,等候爱人的醒来……
  • 无敌妖魂师
    无敌妖魂师
    少年江恒,觉醒最强妖魂,炼化上古妖神,从此一路逆袭,成就无上妖道。你有仙阶妖魂很牛逼?抱歉我妖神珠里面有一百零八道上古妖神,这种垃圾妖魂也好意思跟我比?你有比我更强的妖魂?呵呵,我的炼妖神诀可以随便将你的妖魂抽离,炼化!你被人称为天才很厉害?不好意思,你的妖魂品质太低,炼妖神诀嫌弃拒绝抽离……
  • 宝贝对对碰
    宝贝对对碰
    五年后,她带着小儿子前来寻找大儿子,结果却连人带儿子都被某人牢牢地圈养起来了。喂喂喂,她是来找儿子的,不是来跟某人旧“情”复燃的好吗?
  • 是他们求我参赛的
    是他们求我参赛的
    7年前,搞gay出柜的刘旭梓卖掉了心爱的吉他,换成了飞往地球另一侧的机票。那一天,想告别的人也没见到最后一面。七年后,刘旭梓再次踏上了祖国的大地,却意外的接到了《摇滚暴击》节目组的邀请。“旭梓啊,位置填vocal吧”主持人蔡伦神秘一笑。(vocal:主唱)曾经的国际电吉他大赛冠军刘旭梓:“???”小白眼狼攻原良太x深藏不露受刘旭梓,慢热文。
  • 英雄无敌之再临
    英雄无敌之再临
    一款名为《再临》的游戏,一夜之间风靡全球。在这个游戏即为人类第二世界的社会,它的出现又会掀起怎样的狂潮?为躲避麻烦,隐居在华海市的肖晨,却无奈被损友出卖,成了一个美女工作室的“管家”。后勤保障,交易买卖,打架开荒.肖晨:“什么都归我管,你们干什么?”“我负责惹事。”“我负责收钱。”“我负责美美哒。”“.”肖晨扬天大哭,怒斥苍天不公。风云又起,英雄《再临》。拔剑煮酒,我欲纵横。
  • (博君一肖)束缚.追逐
    (博君一肖)束缚.追逐
    温柔警察和霸道黑道大佬的故事,短篇。温柔外热内冷刑警(肖战)X霸道腹黑孩子气“黑道大佬”(王一博)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但我还是希望,用温柔和正义回馈与自然。“我是警,你是匪,我们不可能的。”“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都追定你了!”我可是追逐了你好久的,怎么舍得放弃?这是伪警匪的故事,看官多多包涵,不虐不虐
点击榜
  •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完本】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完本】
    “让她自己动!”第一次去继父家,就被人吼了。沈长卿看着眼前这个刚毅俊酷的男人,瞬间,脑子里如同浇了一壶开水。“宝贝,舒服吗?舒服就自己动。”昨夜激情似火的画面闪过脑海,那个和她颠鸾倒凤的男人,竟是她法律名义上的哥哥!为父续命,她女扮男装潜入厉家,成了厉家四少,本以为从此兄友弟恭、相安无事。可谁来告诉她,这个爬上她床的男人想干什么?“给我生个儿子。”厉大少长臂一伸,将她搂入怀中。她大吃一惊,“我……我是个男人!”“是吗?”对方挑眉一笑,冷酷腹黑,“谁说男人就不能生子了?”五年后,她身着妖艳的大红礼裙强势回归。他堵她在墙,“敢偷我的种,还有胆回来领罪,不错。”“先生,我们恐怕不太熟。”他一愣,挑眉冷笑,“我知你深浅,你知我长短,还叫不熟?”标签:
  • 超级全能保镖
    超级全能保镖
    三声沉闷的枪声,从银行大厅里传来,护栏之后的三名银行职员倒在血泊之中。几分钟后,刺耳的警笛声,随着渐渐下落的太阳,划破整个龙阳市的宁静。
  • 独沾翱头
    独沾翱头
    大夏国,一个平和繁华的国度,百姓们生活安定,长久的和平让皇族统治者们感觉到心安,但这一切终将被破坏,伴随一个新崛起的西蛮国家,青杉国。就此,两国的战斗一触即发。她名字叫董月,出水肤蓉那样艳丽柔美,有着让所有男子为之倾心的绝色,生在官家,她命运不由自己作住,不曾想到自己却嫁于一见钟情的七王爷上官宇。上官宇,最有可能继承大夏国的君主,温文尔雅体贴入微,两人相识相恋如同是被上天安排一样。可惜命运弄人,在这一场两国交战的战斗中他们却遭遇多次的分分离离。而最后,他们能否如彼此所愿那样永生在一起?
  • 霸绝天元
    霸绝天元
    山峰如剑,壁立千仞,此刻却有一儒衫中年迎风而立,凛冽的寒风吹的裂裂作响却连他的衣袂都未拂动分毫,静立不动的身体坚定如天柱,一双手按在腰间佩剑的剑柄上轻微的摩挲着,眼里却满是冲霄的杀意……
  • 天价婚约:老公赖上瘾
    天价婚约:老公赖上瘾
    天哪!难道那个就是传说中靠出卖色相来生存的牛郎先生?那个浑身上下珠光宝气的女人至少比他大出十五岁,虽然美艳四射,可是……可是……真是可惜了那张俊俏迷人的脸蛋了!
  • 死祭
    死祭
    “纵使这三界,那九州,都不乏人爱我,我也自会负了他们,他原是先懂的,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师兄,不要那么傻,放了那个爱你的人。”她默默道。“那么,你就不愿给他们一个机会?哪怕一会也好……”“为何明知是梦,还要做下去呢?为何要执迷不悟?”“我没有……我只是不想醒……”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