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追夫十五年

追夫十五年

追夫十五年

2020-08-09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所以,你对我只是玩玩?”师九极轻极轻的问弧瑺,眼中盈满了无措,大概真的是喜欢惨了,他心里完全没有被人欺骗的愤怒。先是铺天盖地的慌乱,而后就是满满的伤心,分不出地方给其他情绪。他真的真的很喜欢弧瑺。祖宗的江山也好,百姓的生死也好,在他看来都不如弧瑺重要。他会努力做一个好皇帝,只是因为那皇位是弧瑺交给他的而已。他一个人在冷宫看着月亮圆了缺,缺了圆,对这个世界的感知就像月亮旁的云一样浑浑噩噩。是弧瑺劈开他生活中的黑暗,将他拉出泥沼。他这辈子除了弧瑺真的真的谁都不要。弧瑺沉迷于做老父亲,一心一意辅佐小皇帝,养崽子养得十分投入兢兢业业。忽然有一天,小皇帝变得怪怪的,并且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

精彩节选

“滴答、滴答。”哪来的水声?师九迷迷糊糊的坐起来。

门口站着一个人,是谁?他身材高大,背着光透过层层叠叠的帷幕看不真切。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来,手中的长刀滴答滴答的滴着血。

血。是杀了人吧。是杀了谁呢?是偷偷给他带肉脂渣的梨梨?还是每天给他梳头的王福?还是,母妃呢。

师九有点怕,不自觉的向后缩去,手里紧紧抓着被子,看那人一步步的走过来。床帐掀开的刹那,高大男子先是震惊,而后眼里渐渐涌上了肮脏的欲望,狞笑着向他伸出了手。

师九慢慢睁开了眼,偏头看向外面。天还没亮,香炉里的香已快燃尽,细细的白烟缓缓的打着旋的往上飘。

又梦到了那天啊,师九怔怔的看着头顶的彩绘。距离宫变那天已经过去大半年了,半年来发生的一切,现在想起来也是十分不可思议,仿佛是一场梦。

老皇帝病危,二皇子逼宫,和太子斗得旗鼓相当的时候,三皇子黄雀在后,杀了二皇子后又抓了太子。景王弧瑺进宫救驾,一身黑色玄甲带着边关血腥的风沙气,轻轻松松就降服了三皇子。可惜老皇帝经不起折腾,当晚就去了,过了几天太子也不治身亡。

老皇帝走得仓促,皇子们也死的死残的残。就当大家以为景王要登基时,他竟扒拉扒拉又找出个九皇子来――师九,一位自小就养在冷宫里的皇子。

行吧,九皇子就九皇子,反正都是你们皇家的血脉,给谁都一样。然而生九皇子生母地位其实很尴尬。她是老皇帝年轻时从苗疆拐带回来的,说她得帝心吧,刚入宫不久就进了冷宫,生了个皇子也没什么用,看名字就知道了,师九,排行第九所以但名九。可要说她不得帝心吧,就算被贬在冷宫,皇帝也时常召她侍寝。她自己本身也很有想法,虽封太后,却不肯垂帘听政,一心礼佛。留下师九孤孤单的,弧瑺只能自己给自己封了个摄政王,盼着小皇帝能快些长大勤政。

在冷宫里无人问津,默默无闻的长到了九岁,一夕竟翻身成了天下之主,就算是个傀儡也个好运气的傀儡。师九没有外人想的那么惨,什么讨好摄政王,战战兢兢讨生活。

他心态放得很平和,很感谢命运。

反正他什么也不会,不会行军布阵也不会治国理政,真让他做皇帝也做不好。何苦呢。做傀儡就不一样了,不用动脑还可以吃饱穿暖,最重要的是,再也没人可以欺负他和他的母妃了。这不是很好吗?更何况那个人操控他的那个人还是他的救命恩人。

师九很满意这样的局面,认为保持几十年完全没有问题。

“皇上,是时候准备早朝了。”

师九应了一声,慢慢坐起来掀开被子下床。宫女们端着金盆毛巾等东西,低着头排着队鱼贯而入。伺候他梳洗完了又一个接一个的出去,礼仪完美得无可挑剔,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袅袅娜娜又悄无声息。

这让师九莫名的有些惆怅。以前每天早上他赖床,梨梨都会念叨他半响,伺候他洗漱时也叽叽喳喳的和他说很多东西。现在他不赖床了,梨梨也不在了。梨梨死了。

“皇上?皇上?”弧瑺皱着眉,小皇上今天看起来脸色有点差,早朝也一直在走神。九岁了,也该开始收收心学点东西了,不然以后亲政怎么挑得担子。也给他请了太傅教他功课,自己也半个月考他一次,怎么还是这样不上心。

难道是太傅洗脑不到位?那可真是有点严重了,弧瑺有些担忧了。师九难道不该对自己把持朝政感到愤怒,努力学习联合老臣什么的来夺权吗?他努力夺权,自己暗中放权,互相配合才能双赢嘛。现在他这么无忧无虑真的好不争气哦。弧瑺有点不开心。才不是羡慕嫉妒。

“啊?皇叔?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朕哪里做的不妥吗?”师九一回神就看到弧瑺站在自己面前,一脸不满。心里暗暗叫苦。弧瑺是好看的,剑眉星目鼻梁挺拔俊如刀削,他打胜仗回京不知多少大姑娘小媳妇,夜里梦中都有他背影。但师九欣赏不来,他只觉得怂,好怕弧瑺觉得他傀儡做的不够好凶他,急急忙忙开口:“朕最近好好学功课了,今天考试一定会进步的。”

弧瑺看着小皇帝天真的脸,水汪汪的眼睛中掩饰不住的慌乱,手也下意识的开始抠桌子,叹了口气。

师九长得的是真的好看,和他那倾国倾城的母妃一样的好看,精致妖艳中带着不谙世事的天真。不是那种冷冰冰的可望不可即的美,而是那种黑暗中滋长,让你想去蹂躏想和他一起到地狱中沉沦的,罂粟一般的美。也是能诱人犯罪催生阴暗的美。

好在他母妃是个聪明人,深知在这宫里,没有靠山的美貌就是最大的原罪。打小就给他易容,给他戴人皮面具。把他伪装成一个相貌平淡无奇的普通皇子,让他平平安安的长到了九岁,若不是那天晚上,有反贼杀红了眼误入冷宫遇到了他。他可能永远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活下去了。

可惜那晚,谁也没想到反贼会去冷宫,会去找一个存在感近乎零的皇子。所以师九放心的摘下面具洗去妆容干干净净的躺下睡觉。然后睡一半反贼就来了。

反贼见色起意,色胆包天想强迫师九。师九再怎样也是个皇子,自然是奋力反抗。他房里名唤梨梨的小宫女被砍了数刀还死死的抱着那反贼不肯松手,师九手虽然抖,但拿着簪子一下又一下的对着那反贼,扎得又快又狠。等他身边的小太监带着弧瑺匆匆赶到时,那反贼已被扎的血肉模糊。小宫女早就咽气了,还死死抱着反贼的手,扒都扒不下来。

师九看到弧瑺带人来,本能的以为是反贼的同伙,低下头看了看那小宫女,给她合上双眼。然后抬起溅满鲜血的小脸来,偏着头很乖巧的对着弧瑺笑了一下。本就生得精致迷人,又带着鲜血笑得异常甜美,连弧瑺都看得呆了一呆,。不想下一秒,师九手里的簪子便对着自己脖子狠狠的扎了下去。还好弧瑺反应快,及时打开了他手里的簪子。不然照那力度,师九现在已经入土为安了。

过后太子老皇帝都没了,弧瑺自己又不想登基,烦的不行时忽然想起来那晚,小小的师九一下又一下,颤抖着狠狠扎下去的簪子。坚定,有力,带着一往无前的执拗。弧瑺一时心动,好啊,快准狠一看就是做皇帝的料子,干脆直接推了师九上位。不需要力排众议,京城外还扎着他十几万大军呢,那才是真的众议。群臣很识时务,安静如鸡。

然后一切都按部就班,收拾余孽,清理大臣,都处理妥当后登基。

登基那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弧瑺看着师九一步步的等上长阶,坐到那把无数人趋之若鹜的椅子上。看着那些大臣惊艳后顿悟的目光,不知为何心里就有了点不满。不是不知道有人觉得他是狭天子以令诸侯,也不是不知道有人觉得他和这漂亮的小皇帝不清不楚。弧瑺都知道,也都不在意。

但那一天,弧瑺在下面,看着师九一个人,小小的瘦弱的一个小孩子,孤孤单单的坐在高台上,他心里就莫名其妙的有点难受,难受到心里发闷,这大概就是父爱吧。二十三未婚,甚至没牵过姑娘手弧瑺,跳过一系列步骤,一步到位,有了当爹养娃的想法。

“没有,您是皇上,您无需对臣这样客气。臣只是看您精神不大好,想问问您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弧瑺看着师九那眼巴巴的样子,疼都来不及,还怎么气得起来。

眼里全是毫不掩饰的担忧。

“朕最近总做噩梦,梦到那晚。已经一个多月没睡好了。”可能是弧瑺眼里的担忧太过真诚,也可能是连日的噩梦太过磨人。明白自己没做错什么事后的师九骤然放松,顺口就说了实话。反应过来后急急忙忙改口“不过没关系的,我下了早朝再回去睡一会就好了。”语气中充满了懊恼,竟连朕都忘了说。完了。这下真完了。师九面上看不出来,其实内心已经痛哭流涕。深刻反思自己的行为,太不符合傀儡的身份了。

做恶梦休息不好?这是在和自己撒娇吗?弧瑺愣了一下,师九白嫩的脸上写满了后悔,还带着点对自己的生气,下意识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弧瑺十三岁就去了边疆,整整十年都在和鞑子作斗争,风沙里来去,刀尖上讨生活。被撒娇这种体验真的是颇为新奇,真好啊,他好就好在让弧瑺的形象蹭蹭蹭的变高大,变成两米八的如山壮汉。

弧瑺还在回味着这奇妙的感觉,师九就先按捺不住了。摄政王不会真生气了吧,自己也真是的,怎么什么都说。摄政王为什么不说话了,他是不是生气了。怎么办。弧瑺一直没说话,师九越等越急心里和猫抓一样。看着摄政王脸色越来越奇怪,情急之下竟抓住了弧瑺的袖子,撒娇一样的轻轻晃了一下。水汪汪透亮的眼睛盯着摄政王一眨不眨的,委屈的嘴都瘪了。

弧瑺愣了,这次是真愣了。他刚刚只是在想,小皇帝今年九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能和母妃睡,找暖床又太早。太监终究是阉人不干净,这种心病找太医也没多少用,开一堆药吃多了对身体也不好。本就纠结着,现在师九扯着他袖子摇一摇,充满期盼的看着他,他脑子彻底乱成麻了。这小崽子怎么能这么招人疼呢。

两人之间的距离在这扯袖子摇一摇的过程中迅速缩短,如烈火灼冰一般迅速消弭。

“那今晚,臣去守着您,等您睡着了臣再走好吗?”弧瑺弯腰摸了摸师九头,声音比春日的风还温柔。

小皇帝说到底这只是个九岁的孩子,这些日子的确过得不容易。生母不在身边,自小一起的宫女为了救他也死了。是弧瑺忽视了,那种事就算是面上再平静,心里也不可能不留痕迹。毕竟是个九岁的孩子,弧瑺心里软得一塌糊涂。至于手握重兵的武将,深夜进宫于理不合这件事。反正他是摄政王,权倾朝野搬弄是非,大臣骂就骂吧。“不用怕,臣会保护你您的。”

于是这次换师九愣了。皇叔笑起来好温柔好好看。他真的好幸福一傀儡。他本以为皇叔最多是免了他下午的课,让他回去睡一觉,没想到晚上还会哄自己睡。就连母妃都没有陪他睡过。母妃从来不让他近身,只会在小小的房间里,对着菩萨守着青灯。他从小就是一个人。打雷了做恶梦了就自己一个人在床上抱着被子等天亮。想着想着鼻子就有点酸。

弧瑺难得看到师九傻傻的反应不过来,忍俊不禁的时候又松了口气。

这才像个小孩子嘛。

总是平平淡淡的端着多累。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样,想闯祸就闯祸,想耍赖就耍赖,自然有他这样的大人来给他收拾烂摊子。登基后师九一直沉默寡言,有时候明明不想做也只会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己,然后默默的听话。他也不知道师九是一直这样,还是受了打击才变成这样。有心开导又无从下手。太后也是个可怜人,能把师九养大已实属不易。也不好为这种事去扰他清净。

“那就定下了,上午还请皇上好好休息,臣下午会在御书房等您,检查您的功课。”临走时弧瑺没忍住,摸了摸师九的头。手感和想象中一样好,发顶细软光滑,心满意足,撸崽子是真的会让人快乐啊,弧瑺心情好,声音也是格外的愉悦撩人。

“皇叔慢走。”师九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傻傻的就应了,晕晕乎乎的沉醉在那个充满了善意的摸头里。弧瑺是真的对他好。师九都知道。他或许不明白那些权利的弯弯绕绕,但他心里一直深深的记着,是弧瑺救了他和他母亲,让他登上了一个不会受任何人欺负的位置。

弧瑺行了个礼后离开,师九看着他一步步走远,站在原地,一个人笑了。笑得发自内心,如阳光划破阴霾一般,扣人心弦。

强力推荐
婚浅情深:薄少,领证吧
传闻晋城第一豪门薄氏的太子爷,养了一只性格乖张的金丝雀!薄太子宠着,惯着,纵容着,最后金丝雀母凭子贵上位成了薄太太!婚后,他宠她如初,当所有人以为他们的爱情渐入佳境时,他却冷漠抽身,她无奈远走他国!
更新时间:2019-09-26
阅读榜
  • 食色生香,一品美味小厨娘
    食色生香,一品美味小厨娘
    《食色生香一品美味小厨娘》讲述了梁十七杨鸿云古代言情故事,为您提供食色生香一品美味小厨娘楚天阔小说在线阅读:梁十七脸上感觉火辣辣的疼,耳朵都在嗡嗡作响,她压根没听清杨鸿云在说什么。杨鸿云伸手抹掉她嘴角溢出的血珠,看向杨兴发的眼神如刀锋般锐利。
  • 末世猖狂之休得放肆
    末世猖狂之休得放肆
    给您提供《末世猖狂之休得放肆》小说全文阅读,末世猖狂之休得放肆小说主角是莫长歌君天翎,末世猖狂之休得放肆精彩节选:莫长歌,这个名字可以说在莫家内并没有多大的存在感。甚至旁人听见这个名字也只会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莫家什么时候多出了这么一号人物。
  • 重生娱乐圈之巨星女王
    重生娱乐圈之巨星女王
    《重生娱乐圈之巨星女王》夏礼沐萧云航小说大结局是什么?重生娱乐圈之巨星女王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夏礼沐萧云航之间的现代言情桥段:明明是夸夏礼沐演技好,偏偏画蛇添足说什么“被造型吓得”,不是明摆着暗示人夏礼沐之所以能扮演鬼不过是因为她的造型么。
  • 秦钰白业
    秦钰白业
    独家小说秦珏洛薇薇《秦钰白业》完整版阅读这里看,秦珏洛薇薇小说讲的是原本秦珏只是睡不着出来放松放松,结果没想到竟然被他碰到了三个不速之客,而且看情况,三人显然来者不善,说不定是星门派来的杀手。
  • 不遇暗礁何遇你
    不遇暗礁何遇你
    小编来为大家推荐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名字叫做《不遇暗礁何遇你》,是作者水果店的瓶子的经典作品:小说主要讲述了:乔言关了机。世界清净了。楼道脚步声也近了。声音沉稳有力,不急不躁,有条不紊,可知年龄偏大,性情沉稳。
  • 老子今年八千岁
    老子今年八千岁
    内容有的人活着,他就死不了,比如秦默。一个年龄跟历史一样长的人,本想着跟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起过上没羞没躁的生活,却偏偏有人不开眼!又双叒叕一次复活过来,却已经到了现代豪华大都市里。这里钱多妞儿美生活好,活了八千岁的秦默都有点儿流连忘返了。那啥,姑娘们等等,我先把一千多年前的仇人解决了就来找你们!
点击榜
  • 重生后大佬都叫我祖宗
    重生后大佬都叫我祖宗
    近期热推《重生后大佬都叫我祖宗》小说的主要人物是卫空青顾君言,给您整理了重生后大佬都叫我祖宗小说全文阅读:“这就是你们给我查到的东西?顾君言狭长惑人的眼睛藏在朦胧的烟雾后,平添三分邪气,七分蛊惑人心的神秘。
  • 少夫人每天都盼着被休
    少夫人每天都盼着被休
    内容千年狐仙云溪渡劫失败,一睁眼就面临大型翻车现场,左边躺着昏迷不醒的夫君,右边躺着酣睡流涎的小叔子,还被婆婆抓了现形!龙潭虎穴云溪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可是身无分文,只有卖夫求财!“二少爷,少夫人又把你卖了!”“这次卖的是哪家小姐!”“何计钱庄何大小姐!少夫人说了,现在行情不好,何小姐人傻钱多,只能卖给她!”周沐阳咬牙切齿,“何小姐出多少钱?”“十万两银票!”夜半,周沐阳举着二十万两银票跪在云溪脚边……
  • 傅少你家大佬又翻车了
    傅少你家大佬又翻车了
    小编来为大家推荐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名字叫做《傅少你家大佬又翻车了》,是作者浅心相遇的经典作品:小说主要讲述了:“嗯。”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为首的男人嘴角一扬,带着点得意与嘲讽的意味,“那就走吧。”“去哪儿?”薄鑫悦不解的问了一句。
  • 民国重生:师哥,夫人又给你砸钱了
    民国重生:师哥,夫人又给你砸钱了
    内容姚蓁蓁将手上璀璨的宝石戒指撸了下来,扔到了台上。“夫人,这已经是你迄今为止扔到台上的第十一枚戒指了。”姚蓁蓁与台上的那个人眼神交汇:“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就是有钱任性。再说了,给我自己的丈夫花钱不是天经地义的吗?”秦隽芳眼看着面前这个专门定制的加大版首饰盒又快被装满了,不由得微微蹙眉,看来明天又得去珠宝店多给姚蓁蓁储备一些和其他小姐太太们争奇斗艳时需要的道具了。
  • 重生之王妃没空
    重生之王妃没空
    内容洛九兮出生那年,生母难产,亲爹降职,祖母缠绵病榻,顶着天煞孤星的名号,洛九兮是家里的“十全姑娘”。父亲面前的“贴心棉袄”。亲友面前的“妥帖丫头”。爱人面前的“乖顺女友”。可到头来,不但莫名其妙的被绿了,还被父亲顺手塞给那空有王爵岁禄,浪荡不羁且臭名昭著的闲散王爷赵玄渊。重生之后,洛九兮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会哭的孩子有糖吃!什么宗教立法,什么闺阁典范,什么以心相许统统见鬼去吧!从此以后只想放飞自我,其他的爱谁谁!监视王爷?没空!邀宠?没空!宅斗?没空!贤王:“洛庶妃怎么还不过来伺候本王?”洛九兮:“没空……”
  • 彪悍医女:王爷快来娶我
    彪悍医女:王爷快来娶我
    内容将军府嫡女,相府最宠爱的外孙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叶初薰,在敌军进城后,一无所有……父亲通敌叛国屠杀她母族,杀尽她心爱之人,幼妹夺爱之恨,她在幽禁中含恨而终。一朝重生,她装幼卖蠢,一步步送叶家上绝路,誓要让伤害她至爱的人挫骨扬灰!前世被寄宿在外不得宠的世子陌宸煊,在她死前揭竿而起坐拥天下,重生后叶初薰坑蒙拐骗,抱着他的大腿不放,夜夜培养感情。叶初熏:王爷,你什么时候来娶我啊?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