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乖不如野:亲爱的秦先生

乖不如野:亲爱的秦先生

乖不如野:亲爱的秦先生

2019-10-05
假自杀,真失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颜晨曦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然而事实告诉她,这失忆,是真的棒!曾经她为爱而活,活的连只狗都不如。现在她为自己而活,活的恣意盎然。

精彩节选

奢糜的白色双人床,散漫着玫瑰色的床幔。

手上传来柔软的触感,颜晨曦缓缓睁开双眼,明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恍惚,这是哪里?

她坐起身来,海藻般浓密的秀发微微卷曲,挺秀的鼻梁为她增添了几分魅惑之感,洁白的脚踏在地上,与棕栗色地板形成对比色。

走出卧室,入眼的是一望无际的走廊,雕镂复杂花纹的地毯,铺散在昂贵的梨木地板上,犹如神灵殿堂。

我好想你啊,真的。

女人好听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

循着声音走去,眼前巨大的黑色玻璃门微敞,她犹豫着伸出手,推开虚掩的玻璃门,略微明亮的光芒,让她不适的半眯着眼。

颜晨曦适应着灯光,再睁开,却被眼前的美好的场面惊住了,面颊微红,肌肤胜雪,栗色的大波浪卷发随意摆动,姣好的身材让颜晨曦作为一个女人,都不由得多看两眼。。

性~感的身体的画面令她的脸颊忍不住红了起来。

男人骤然抬头,目光投到颜晨曦身上。

他邪魅的躺在紫黑色鹿皮沙发上,五官精致俊秀,健硕的腰腹深沉有力,如同上帝最得意的艺术品。

气氛一瞬间冰冻,颜晨曦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她不是故意要闯进来的。

那个,我是新来的佣人,走走错了,看你们这大汗淋漓的,要不要喝点水?颜晨曦磕磕巴巴的说道,眸光来回闪烁。

一阵沉默过后,颜晨曦心下一松,赶忙道:不需要啊,那不打扰了!我这就走。

因为紧张,她的手心沁满了汗珠,正当她退出去的时候,男人却叫住了她。

过来,递水。

递水?颜晨曦怔怔的看向一旁苔绿色的大理石茶几,上面摆放着几瓶包装华丽的纯净水,一看就价格不菲。

她一步一顿、缓步上前,目光躲闪的将水放下,刚要离开,沙发猛然跌宕起伏,男人坐了起来。

他起身露出结实的肌肉,嘴角一抹莫测的笑容说道:喂我。

颜晨曦未动。

新来的佣人,愣着做什么?男人不耐烦的提醒着,语气里带着少许怒意。

颜晨曦闻声,小手颤颤巍巍的拧开纯净水,递到男人面前。

喂我喝。秦敖擎桃花眼微眯着,带着一抹审视的深意,嘴角勾勒出似笑非笑的笑容。

喝不到,抬高。男人不过瘾的提醒着。

颜晨曦恼火,将水杯抬高了几分,瓶口重重抵着男人的薄唇上,倾斜着角度向口腔内倒去。心里忍不住咒骂着,变~态,se魔!

晶莹剔透的水滴洒落在男人迸发性~感的肌肤上,顺着下巴滑至喉结,一路向下

不待男人发怒,颜晨曦迅速将水杯撂在男人身上,随即火速逃离现场。

二少怀中可爱的女人起身,修长的手指触摸男人结实的手臂,这女的谁啊?

这么大的胆子!

秦敖擎起身,擦净身上的水渍,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秦家少奶奶。

你嫂子?女人诧异的看向门外,满眼不可置信,此刻颜晨曦的身影早已不见。

层层叠叠的书架前,繁琐复古的隔帘遮挡光芒,昏暗稀疏,秦胤墨修长的手指握着Diei高端钢笔,规律敲打桌面。暗藏在黑夜下的鹰眸,散发出帝王般的冷傲,矜贵。

两个男人,一模一样的面容。

秦敖擎是神情莫测的帝王,秦胤墨是黑暗地狱里的恶魔。

嫂子,应该是摔傻了。房间里,秦敖擎暗沉的眸光略微闪动,神色里多了一抹深思,平日里颜晨曦看到他都避之不及,现在竟然敢主动招惹。

二少,我还是好想你啊!被冷落的女人魅惑出声,姣好的身体带给人一种美好的感觉。

出去。啪,秦胤墨冰冷的放下黑色钢笔。

秦敖擎毫不畏惧,神色慵懒的撩拨女人长发,邪魅的长舌舔了舔嘴唇:哥,都是男人,我不介意一起玩。

女人神色激动起来,嗓子里挤出嗲声嗲气的声音:对啊大少,来一起玩嘛。

秦胤墨冷漠的双眸迸发出嗜血的光芒,眼底仿佛有千万头猛兽要将女人撕碎,令人不寒而栗。

哥,不是说双胞胎直接有心灵感应吗?你说你这么不近女色,那我和女人接触的时候你

没有回答,秦胤墨眼底越发冰冷。

啧,知道你不喜欢女人,连嫂子都没碰过。秦敖擎随意摆了摆手,健硕的胳膊揽着女人纤细的美腰,一脸慵懒的向外走去。

秦胤墨冰凉的指尖滑动无声耳机,拨出电话。

刚刚的好戏,他看的一清二楚,他的妻子毫不避讳的欣赏他弟弟的身体。

不仅眼神大胆,行为更是嚣张。

大少爷,有事您吩咐。曹管家的恭敬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入耳廓。

将夫人带上来。

颜晨曦绕过殿堂般的长廊,紫檀木阶梯层层叠叠一路婉转。

楼梯口守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漆黑的皮鞋缓步敲打地面,面色昏暗,眼眶深陷,神情凌厉严肃:少奶奶,你想去哪?少爷在楼上等你。

少奶奶?我结婚了?颜晨曦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眸。

中年男人不发一言的拍了拍手掌,身后的女佣一拥而上,直接架起她的肩膀。

力道之大,令颜晨曦脸疼的色煞白。

放开我,我自己会走路,你们想带我去哪!颜晨曦愤懑的挣扎,被拖进之前误闯的房间。

门窗紧闭,旖旎的味道弥散着,空气中透着合体后的腥腻

砰女佣毫不客气的将她摔在地上,转身离开。

你们就不知道轻点,既然叫我少奶奶,谁给你们权利这样对我?还有,你们破少爷在哪?让他来见我!颜晨曦愤恨的吼道,她已经在暴怒边缘,这群人实在太过分!

少爷。魏管家低头恭敬称道。

颜晨曦抬头,看到昏暗中隐匿着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神情淡漠高贵,薄唇微微抿起。

是你?颜晨曦深吸一口气,满眼嫌弃,我是有多眼瞎,竟然嫁给了你。

强力推荐
婚浅情深:薄少,领证吧
传闻晋城第一豪门薄氏的太子爷,养了一只性格乖张的金丝雀!薄太子宠着,惯着,纵容着,最后金丝雀母凭子贵上位成了薄太太!婚后,他宠她如初,当所有人以为他们的爱情渐入佳境时,他却冷漠抽身,她无奈远走他国!
更新时间:2019-09-26
阅读榜
  • 不懂爱的你
    不懂爱的你
    一场意外,一个躺在病床上,宣告不会在醒来,一个守在病床边,不曾放弃,等候爱人的醒来……
  • 无敌妖魂师
    无敌妖魂师
    少年江恒,觉醒最强妖魂,炼化上古妖神,从此一路逆袭,成就无上妖道。你有仙阶妖魂很牛逼?抱歉我妖神珠里面有一百零八道上古妖神,这种垃圾妖魂也好意思跟我比?你有比我更强的妖魂?呵呵,我的炼妖神诀可以随便将你的妖魂抽离,炼化!你被人称为天才很厉害?不好意思,你的妖魂品质太低,炼妖神诀嫌弃拒绝抽离……
  • 宝贝对对碰
    宝贝对对碰
    五年后,她带着小儿子前来寻找大儿子,结果却连人带儿子都被某人牢牢地圈养起来了。喂喂喂,她是来找儿子的,不是来跟某人旧“情”复燃的好吗?
  • 是他们求我参赛的
    是他们求我参赛的
    7年前,搞gay出柜的刘旭梓卖掉了心爱的吉他,换成了飞往地球另一侧的机票。那一天,想告别的人也没见到最后一面。七年后,刘旭梓再次踏上了祖国的大地,却意外的接到了《摇滚暴击》节目组的邀请。“旭梓啊,位置填vocal吧”主持人蔡伦神秘一笑。(vocal:主唱)曾经的国际电吉他大赛冠军刘旭梓:“???”小白眼狼攻原良太x深藏不露受刘旭梓,慢热文。
  • 英雄无敌之再临
    英雄无敌之再临
    一款名为《再临》的游戏,一夜之间风靡全球。在这个游戏即为人类第二世界的社会,它的出现又会掀起怎样的狂潮?为躲避麻烦,隐居在华海市的肖晨,却无奈被损友出卖,成了一个美女工作室的“管家”。后勤保障,交易买卖,打架开荒.肖晨:“什么都归我管,你们干什么?”“我负责惹事。”“我负责收钱。”“我负责美美哒。”“.”肖晨扬天大哭,怒斥苍天不公。风云又起,英雄《再临》。拔剑煮酒,我欲纵横。
  • (博君一肖)束缚.追逐
    (博君一肖)束缚.追逐
    温柔警察和霸道黑道大佬的故事,短篇。温柔外热内冷刑警(肖战)X霸道腹黑孩子气“黑道大佬”(王一博)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但我还是希望,用温柔和正义回馈与自然。“我是警,你是匪,我们不可能的。”“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都追定你了!”我可是追逐了你好久的,怎么舍得放弃?这是伪警匪的故事,看官多多包涵,不虐不虐
点击榜
  •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完本】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完本】
    “让她自己动!”第一次去继父家,就被人吼了。沈长卿看着眼前这个刚毅俊酷的男人,瞬间,脑子里如同浇了一壶开水。“宝贝,舒服吗?舒服就自己动。”昨夜激情似火的画面闪过脑海,那个和她颠鸾倒凤的男人,竟是她法律名义上的哥哥!为父续命,她女扮男装潜入厉家,成了厉家四少,本以为从此兄友弟恭、相安无事。可谁来告诉她,这个爬上她床的男人想干什么?“给我生个儿子。”厉大少长臂一伸,将她搂入怀中。她大吃一惊,“我……我是个男人!”“是吗?”对方挑眉一笑,冷酷腹黑,“谁说男人就不能生子了?”五年后,她身着妖艳的大红礼裙强势回归。他堵她在墙,“敢偷我的种,还有胆回来领罪,不错。”“先生,我们恐怕不太熟。”他一愣,挑眉冷笑,“我知你深浅,你知我长短,还叫不熟?”标签:
  • 超级全能保镖
    超级全能保镖
    三声沉闷的枪声,从银行大厅里传来,护栏之后的三名银行职员倒在血泊之中。几分钟后,刺耳的警笛声,随着渐渐下落的太阳,划破整个龙阳市的宁静。
  • 独沾翱头
    独沾翱头
    大夏国,一个平和繁华的国度,百姓们生活安定,长久的和平让皇族统治者们感觉到心安,但这一切终将被破坏,伴随一个新崛起的西蛮国家,青杉国。就此,两国的战斗一触即发。她名字叫董月,出水肤蓉那样艳丽柔美,有着让所有男子为之倾心的绝色,生在官家,她命运不由自己作住,不曾想到自己却嫁于一见钟情的七王爷上官宇。上官宇,最有可能继承大夏国的君主,温文尔雅体贴入微,两人相识相恋如同是被上天安排一样。可惜命运弄人,在这一场两国交战的战斗中他们却遭遇多次的分分离离。而最后,他们能否如彼此所愿那样永生在一起?
  • 霸绝天元
    霸绝天元
    山峰如剑,壁立千仞,此刻却有一儒衫中年迎风而立,凛冽的寒风吹的裂裂作响却连他的衣袂都未拂动分毫,静立不动的身体坚定如天柱,一双手按在腰间佩剑的剑柄上轻微的摩挲着,眼里却满是冲霄的杀意……
  • 天价婚约:老公赖上瘾
    天价婚约:老公赖上瘾
    天哪!难道那个就是传说中靠出卖色相来生存的牛郎先生?那个浑身上下珠光宝气的女人至少比他大出十五岁,虽然美艳四射,可是……可是……真是可惜了那张俊俏迷人的脸蛋了!
  • 死祭
    死祭
    “纵使这三界,那九州,都不乏人爱我,我也自会负了他们,他原是先懂的,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师兄,不要那么傻,放了那个爱你的人。”她默默道。“那么,你就不愿给他们一个机会?哪怕一会也好……”“为何明知是梦,还要做下去呢?为何要执迷不悟?”“我没有……我只是不想醒……”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