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蚀骨婚宠:陆少,我会乖

蚀骨婚宠:陆少,我会乖

蚀骨婚宠:陆少,我会乖

2019-10-04
他对她仿佛上了瘾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白天,他的爱慕者初一十五的来挑衅。夜晚,他一次次警告她休想逃离。丈夫陆瑾骁是什么样的人?叶宁溪不知道。她只知道,他对她仿佛上了瘾。霸占她又宠着她,只要她想要的,上天入地他也捧来送给她。她一度以为,他就是她此生安宁的避风港。谁知,真相步步紧逼,记忆回归,他正是那赐她满身风雨之人……

精彩节选

云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精神科。

“叶宁溪,你会不会看病?亏你还挂个主治医生的牌子。我是怀孕,你给我开精神病的药?”

许雅媛看到助理拿回来那药气的把墨镜都给摘了,扔在了叶宁溪面前。

她是明星,大明星,当红炸子鸡。

叶宁溪瞟了那蹦到桌角的墨镜一眼,脸色平淡如水。

“你觉得你是怀孕你就该去妇产科。这里是精神科,如果你不认识字,那应该去看眼科。”

“你……”

许雅媛气炸了肺。

叶宁溪的脸上依旧没染上任何表情。

“不过据我观察,许小姐你怀孕的可能性不大。妄想症的可能性更大。所以我开了治疗妄想症的药给你也算对症下药。”

“你凭什么说我是妄想症?这半年我跟瑾骁天天在一起,晚上连套都不用,做那么多次,我怀孕多正常?叶宁溪,你就是装鸵鸟,不敢承认,怕我把你这个陆太太给挤下去。”

许雅媛眉梢吊起得意,说完了又嫌不过瘾,伸出白晃晃的爪子在叶宁溪面前晃了晃:

“瞧见没?十克拉。上个礼拜,瑾骁才在拍卖会上帮我买下的。再看看你自己,陆太太?穿的像菜市场的大妈一样,谁信你是陆太太?你这样的女人站在瑾骁身边只会给他丢人,难怪他从来不带你出来。”

唔,这个女人真是聒噪啊。

叶宁溪觉得脑壳有点疼,眼里却没有半点波澜。

陆瑾骁?嗯,是她丈夫。所有人都是这么告诉她的。她也相信的。

也不知道半年前的自己听到这女人说这些话心里会怎么想,反正现在,她什么想法都没有。

她失忆了。没错,身为一个精神科的医生,她失忆了。

而且失的特别奇怪,前面都记得,中间断档三年。

这三年,恰恰就是她被姐姐叶馨儿设计送到陆瑾骁那后的三年。

她是精神科的医生,她明白人在极度痛苦的情况下有时候也会自动虑掉那些痛苦的回忆。这是人体的一种自我保护。

她自己也是这样吗?不知道。不过看着眼前人,她倾向于相信。

毕竟她的丈夫是个人渣。

“许小姐。”

叶宁溪的语调依旧淡定:“你想嫁给陆瑾骁,麻烦直接找他。他同意了,我恭喜你。你要是搞不定他,才来找我,抱歉,我走了他也不会娶你。好了,中午了,我下班了。再见。”

她站了起来,绕出座位就走了,把气的直瞪眼的许雅媛扔在了那。

到走廊上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叶宁溪才抬手抚了抚被吵得胀痛的脑袋。

这是第几次了?手指头都不够数了。

她出车祸失忆醒来到现在才半年时光。这个女人就隔三差五的来讽刺她甚至威胁她,叫她让贤。

她是不是该找陆瑾骁好好谈谈了?

下午没有班,她收拾了心情从诊室出来就直接出了医院。

外面阳光正好,医院门口依旧人流如织热闹的很。

叶宁溪闷着头往前走,突然腰间震了一下。

拿出手机一看,她前行的脚步陡然收住了。

屏幕上一张照片,一个娇美的女孩依偎在一个英俊的男人怀里,女孩笑的很甜,一只手捉着男人一只手按在小腹上。

照片配字:我有宝宝了,月底订婚,你可一定要来哦。

叶馨儿和乔瑞,他们要结婚了。

叶宁溪收起手机,继续往前走,下到最后一个台阶,她才仰头看看天。

阳光很温暖,脸上突然凉飕飕的,伸手一抹,满手的水泽。

三年前被亲人情人联手设计的事她还记得,本以为隔了这么长时间已经淡漠了,谁知道还会这样心痛。

叶宁溪沿着马路往前走,路过一家酒吧的时候,她停住了,犹豫几秒,她拐了进去。

酒一杯一杯喝光,时间一点一点的消耗,她最后趴在桌上举着一杯只剩底的杯子在手里呆呆的望着。

直到,朦胧的光影中出现一个人影。

男人来这种地方都是猎艳的不是吗?他们,有一个是好东西吗?

乔瑞移情别恋,陆瑾骁家花不理,野花摘了一大捧。

嗯,他们都是混蛋。

她仰头望着眼前的人,放下杯子站了起来,往前迈了一步就趴在了这男人的心口上。

“想泡我啊?”

她勾着唇,眼中掠出潋滟魅惑的光,之间在他心口上轻轻戳着,笑骂。

翌日。

叶宁溪看到床上躺着的这个男人时,脑袋轰的一下炸开了。

“你,你是谁?”

他是谁这个问题还不要紧。要紧的是,他们干了什么?她在床上,还不着片缕,下身还传来诡异的酸痛感。

她不是傻子,不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该死,昨夜酒喝太多了,这事到底怎么发生的?

管不了怎么发生的了,得赶紧走。

叶宁溪在慌乱中勉强拉回心神,猛地掀开被子,拾起被甩在地上的衣服,哆哆嗦嗦的穿上。

“占了便宜就想跑了?”

身后半躺的男人慵懒的嗓音透着不悦,还挑着几分讥讽。

占便宜,到底谁占便宜了?

叶宁溪扣好衬衫最后一粒扣子才气恼的回头。

光线并不好,刚刚也没顾上细看,这一回头才发现这人皮相极好。

他半躺在那,手撑着头,薄被盖到肩下,露着紧实有形的半身,一双眼睛深不见底闪着点点戏谑危险的光芒,那样子简直是一只正在欣赏猎物的美洲豹。

叶宁溪紧张的咽咽口水:

“这位先生,我记得我昨晚在酒吧喝酒,要说占便宜,到底谁占了谁的便宜?我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也在酒吧喝酒,你大概看上我了,硬把我拽包厢来了。”

他侧卧在那,唇角微微挑着讥诮,出口的话流畅的不行。

叶宁溪一口气被堵死,狠狠咬牙,想撕碎了这男人的同时也想撕碎了自己。

犯什么浑明知道酒吧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还来喝的烂醉。

算了,既成事实,跟这个人渣也没什么可说的。

叶宁溪恨恨的瞪了这人一眼,不再言语,转过脸就冲向门口。

她跑了!

深黑的眸盯着落荒而逃的女人,直到见她摔上门,他才缓缓坐起。

指尖轻抚过枕上浅浅的凹陷,他的眼眼眸微微凝沉。

枕边还留着她的余温和馨香,一如从前。

……

叶宁溪从酒吧出来本想回家,无奈看看时间又不早了,便转向了医院。

刚到医院门口,手机就响了。

“少奶奶,你快回来吧,夫人来了。就在家里等你呢。”

小兰那嗓音如丧考妣,叶宁溪脑子里那根筋一下子就扯紧了。

“好的,我知道了。”

陆家内宅的实际掌权人,她不敢得罪。

打个车回家,一进御景园的大门,她就感觉到一股阴森森的气息扑面而来。

小兰站在主屋门口,一副快哭来的模样,看见她就跑了过来。

“少奶奶,您晚上去哪了?怎么一晚上都没回来?”

小兰很着急,叶宁溪顾不上回应她,目光掠过她的脑袋朝里面看了眼。

“说什么事了吗?”

“没说,一进门脸就阴着,还叫人到您房间一阵翻。可吓人了。”

小兰年纪轻,扛不住事,胆子小。叶宁溪皱皱眉,没再说什么,走了进去。

阴冷的气息进屋就加重了,婆婆俞梅就坐在沙发那,佣人容姐和张姐分列两侧,这架势这是审犯人呢。

“妈。”

叶宁溪走过去,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

“跪下。”

俞梅都没吭声,一旁容姐就是一声厉呵。

叶宁溪愣了一下,转眸看看容姐。

“我犯了什么错?”

“还敢顶嘴?”

容姐虎目一瞪,另一边的张姐突然一步跨过来大手一把按住了她的肩膀,抬脚就在她膝盖后方狠踢了一脚。

膝盖吃痛,叶宁溪一下子跪在了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

“啪。”

一叠东西扔在了她面前。

强力推荐
婚浅情深:薄少,领证吧
传闻晋城第一豪门薄氏的太子爷,养了一只性格乖张的金丝雀!薄太子宠着,惯着,纵容着,最后金丝雀母凭子贵上位成了薄太太!婚后,他宠她如初,当所有人以为他们的爱情渐入佳境时,他却冷漠抽身,她无奈远走他国!
更新时间:2019-09-26
阅读榜
  • 不懂爱的你
    不懂爱的你
    一场意外,一个躺在病床上,宣告不会在醒来,一个守在病床边,不曾放弃,等候爱人的醒来……
  • 无敌妖魂师
    无敌妖魂师
    少年江恒,觉醒最强妖魂,炼化上古妖神,从此一路逆袭,成就无上妖道。你有仙阶妖魂很牛逼?抱歉我妖神珠里面有一百零八道上古妖神,这种垃圾妖魂也好意思跟我比?你有比我更强的妖魂?呵呵,我的炼妖神诀可以随便将你的妖魂抽离,炼化!你被人称为天才很厉害?不好意思,你的妖魂品质太低,炼妖神诀嫌弃拒绝抽离……
  • 宝贝对对碰
    宝贝对对碰
    五年后,她带着小儿子前来寻找大儿子,结果却连人带儿子都被某人牢牢地圈养起来了。喂喂喂,她是来找儿子的,不是来跟某人旧“情”复燃的好吗?
  • 是他们求我参赛的
    是他们求我参赛的
    7年前,搞gay出柜的刘旭梓卖掉了心爱的吉他,换成了飞往地球另一侧的机票。那一天,想告别的人也没见到最后一面。七年后,刘旭梓再次踏上了祖国的大地,却意外的接到了《摇滚暴击》节目组的邀请。“旭梓啊,位置填vocal吧”主持人蔡伦神秘一笑。(vocal:主唱)曾经的国际电吉他大赛冠军刘旭梓:“???”小白眼狼攻原良太x深藏不露受刘旭梓,慢热文。
  • 英雄无敌之再临
    英雄无敌之再临
    一款名为《再临》的游戏,一夜之间风靡全球。在这个游戏即为人类第二世界的社会,它的出现又会掀起怎样的狂潮?为躲避麻烦,隐居在华海市的肖晨,却无奈被损友出卖,成了一个美女工作室的“管家”。后勤保障,交易买卖,打架开荒.肖晨:“什么都归我管,你们干什么?”“我负责惹事。”“我负责收钱。”“我负责美美哒。”“.”肖晨扬天大哭,怒斥苍天不公。风云又起,英雄《再临》。拔剑煮酒,我欲纵横。
  • (博君一肖)束缚.追逐
    (博君一肖)束缚.追逐
    温柔警察和霸道黑道大佬的故事,短篇。温柔外热内冷刑警(肖战)X霸道腹黑孩子气“黑道大佬”(王一博)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但我还是希望,用温柔和正义回馈与自然。“我是警,你是匪,我们不可能的。”“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都追定你了!”我可是追逐了你好久的,怎么舍得放弃?这是伪警匪的故事,看官多多包涵,不虐不虐
点击榜
  •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完本】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完本】
    “让她自己动!”第一次去继父家,就被人吼了。沈长卿看着眼前这个刚毅俊酷的男人,瞬间,脑子里如同浇了一壶开水。“宝贝,舒服吗?舒服就自己动。”昨夜激情似火的画面闪过脑海,那个和她颠鸾倒凤的男人,竟是她法律名义上的哥哥!为父续命,她女扮男装潜入厉家,成了厉家四少,本以为从此兄友弟恭、相安无事。可谁来告诉她,这个爬上她床的男人想干什么?“给我生个儿子。”厉大少长臂一伸,将她搂入怀中。她大吃一惊,“我……我是个男人!”“是吗?”对方挑眉一笑,冷酷腹黑,“谁说男人就不能生子了?”五年后,她身着妖艳的大红礼裙强势回归。他堵她在墙,“敢偷我的种,还有胆回来领罪,不错。”“先生,我们恐怕不太熟。”他一愣,挑眉冷笑,“我知你深浅,你知我长短,还叫不熟?”标签:
  • 超级全能保镖
    超级全能保镖
    三声沉闷的枪声,从银行大厅里传来,护栏之后的三名银行职员倒在血泊之中。几分钟后,刺耳的警笛声,随着渐渐下落的太阳,划破整个龙阳市的宁静。
  • 独沾翱头
    独沾翱头
    大夏国,一个平和繁华的国度,百姓们生活安定,长久的和平让皇族统治者们感觉到心安,但这一切终将被破坏,伴随一个新崛起的西蛮国家,青杉国。就此,两国的战斗一触即发。她名字叫董月,出水肤蓉那样艳丽柔美,有着让所有男子为之倾心的绝色,生在官家,她命运不由自己作住,不曾想到自己却嫁于一见钟情的七王爷上官宇。上官宇,最有可能继承大夏国的君主,温文尔雅体贴入微,两人相识相恋如同是被上天安排一样。可惜命运弄人,在这一场两国交战的战斗中他们却遭遇多次的分分离离。而最后,他们能否如彼此所愿那样永生在一起?
  • 霸绝天元
    霸绝天元
    山峰如剑,壁立千仞,此刻却有一儒衫中年迎风而立,凛冽的寒风吹的裂裂作响却连他的衣袂都未拂动分毫,静立不动的身体坚定如天柱,一双手按在腰间佩剑的剑柄上轻微的摩挲着,眼里却满是冲霄的杀意……
  • 天价婚约:老公赖上瘾
    天价婚约:老公赖上瘾
    天哪!难道那个就是传说中靠出卖色相来生存的牛郎先生?那个浑身上下珠光宝气的女人至少比他大出十五岁,虽然美艳四射,可是……可是……真是可惜了那张俊俏迷人的脸蛋了!
  • 死祭
    死祭
    “纵使这三界,那九州,都不乏人爱我,我也自会负了他们,他原是先懂的,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师兄,不要那么傻,放了那个爱你的人。”她默默道。“那么,你就不愿给他们一个机会?哪怕一会也好……”“为何明知是梦,还要做下去呢?为何要执迷不悟?”“我没有……我只是不想醒……”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