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2019-09-28
她是朱砂痣,亦是白月光,所有好的坏的,铭刻的,都是她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末流摄影师,三流武打演员,二流漫画家,一流探险家。 ——这是司笙的自我评价。 没有梦想、信仰、目标,活得自我又潇洒。 ——这是友人·墨对司笙的评价。 演技差、打戏帅、没背景的花瓶、娱乐圈万年小透明。 ——这是颜粉对司笙的评价。

精彩节选

寒冬凛冽,冷风刺骨。

夜渐深,天空蓦地飘起了雪花,大朵大朵的。

高架桥封路,有剧组正在拍戏,成堆的人拥挤在风雪夜色里,影影绰绰,模糊不清。

桥头,人烟稀少。司笙坐在板凳上,裹着件厚重土俗的军大衣,无聊地等待这场戏的杀青。

偶尔听见低声细语。

“司笙不是那个以颜值出名的明星吗,怎么跑来给程姐当助理了?”

“没演技,没人气,混不下去了呗。”

“可惜了,长得那么漂亮。我瞅着她素面朝天的,倒是比程姐还要艳几分。”

……

太冷了。

紧了紧身上的军大衣,司笙吃完最后一口冰棍,掀起眼睑,见到漫天飞雪,状如鸿毛。

雪真大。

她神情懒倦,没精打采的。

*

一辆黑色迈巴赫行驶靠近,遇到路障的时候停了下来。

司机停车打探,没两分钟又回来,同后座的男人恭敬询问:“三爷,前面封桥,有剧组正在拍戏。我们是去打声招呼,直接穿过去,还是绕道?”

话音落,却迟迟没等到回应。

车窗滑落下来,风卷着雪,袭入车内,裹杂着阵阵刺骨寒意。

车内的男人,面容冷峻,眉宇似是覆上一层寒霜,眼神阴鸷,视线透过层层雪花,幽静长街,落到桥头的女人身上。

穿着一件俗气臃肿的军大衣,也遮掩不住她突显的气质。

雪花飒飒飘落,染白了她的发丝、肩头,眉眼冻了霜,薄薄的一层白渣。

她咬着一根冰棍竹签,嘴里哈出白气,双手互搓着取暖。骨节分明的手指,漂亮的手型,却被冻得皮肤泛红。

发丝被风吹得凌乱,头微微低着,逆着光,看不清表情,却一骨子不耐烦的架势。

“三爷,那是……司小姐。”

坐在副驾驶的鲁管家,往外看了几眼,见到桥头上坐着的女人,有些惊讶,迟疑地出声。

司笙是个明星。出道多年,却不温不火的。

前几年,断断续续的,还能在荧屏上见到她,可以关注一下她的动态。但这两年,她几乎在大众面前销声匿迹,浑然寻觅不到她的消息。

不曾想在这儿,误打误撞的,给碰上了。

司笙这小姑娘啊……那么些年了,还是不懂得照顾自己。

大冷天的,吃什么冰棍啊,这不是让人担心嘛。

“去买杯奶茶。”男人出声,嗓音低沉,略微沙哑。

微顿,又补充道:“热的。”

“是。”

司机连忙应声,心里却疑惑:三爷怎么忽然想喝奶茶了?平时可没见他碰过。

“我去吧。”

鲁管家年过六十,面容苍老,但神情和善。

司机点点头,坐回车内。

车窗依旧开车,寒风灌入,很冷,冰雪砸在脸上、颈窝。

然而,后座上俊朗的男人却浑然不觉般,视线远远落到那抹身影上,长街昏黄的灯光落到他眼里,眸光浮动。

两分漠然、七分凝重,还剩一分意味不明。

*

有电话打过来,司笙懒得动,跟对方比拼着耐性。奈何电话接连不断,不死不休,司笙最终放弃,无奈慢吞吞地将蓝牙耳机塞到耳里,接了电话。

“司笙,你什么时候能来一趟医院,你外公挺担心你的。”电话里传来个清朗的男声。

将冰棍签子拿下来,司笙说:“在工作,我明天就去看他。”

电话那边的声音急了,“工作?你不会又做那些危险的事了吧!我跟你说,你要是磕着碰着,带一身伤来见你外公,让你外公提心吊胆的,我,我特么跟你没完——”

“明星助理。”司笙眉头一拧,赶紧打断他。

“……”

声音戛然而止。

好半晌后,那声音磨磨蹭蹭道:“司笙,你要是缺钱就跟我讲吼。咱以前好歹也是个明星,就算被封杀了,接不了戏,也不屈尊降贵做那种事儿——”

“嗯,我过两天就辞职。”司笙话语爽快地截断他的话。

“……”

这话,他不好接。

与此同时——

“司小姐。”

苍老厚重的声音,略带几分熟悉感,将司笙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抬眸望见来人,神情稍显愕然。

“稍等。”

低声说了一句,司笙把蓝牙耳机摘了下来。

站起身,司笙同迎面而来的老人打招呼,“鲁爷爷。”

几年未见,这位老人依旧慈眉善目,和蔼可亲,就是岁月为他添了不少白发,看着比以前要苍老了些。

鲁管家打量着她,有些欣喜,有些担忧,还有些怅然,不过他将情绪适时藏匿好,未曾展露过多。

“司小姐,你怎么在这儿啊?”鲁管家和善地问。

往后看了一眼,司笙道:“工作。”

微微一惊,鲁管家好奇地问:“拍戏吗?”

“不是。”

“那……”

鲁管家本欲追问,但见司笙冲他扬眉一笑,心知她不想说,他便心领神会地不问,拿出手中物品递给她。

“这是奶茶和暖手帖,喝点暖和的,暖暖胃。暖手帖记得用,别冻着。”

“这,谁的意思啊?”

司笙的视线飘落到鲁管家后方。雪幕遮眼,越过空旷长街,她见到停在路边的一辆轿车上,黑色的,低调奢华。

有一面车窗开着,隐隐约约能见半抹身影,却,看不清晰。

蓦然间,一股熟悉感袭上心头,司笙心里有股无端的燥意。

隐藏多年的记忆,似是被拨弄一角,不受控制地往外冒,如洪水、似潮涌,铺天盖地压下来,搅得她有些不舒服。

鲁管家只是笑,眼角皱纹加深了些,说:“只要你收着,谁的意思都不重要。”

“谢谢。”

司笙道了声谢,把热奶茶和暖手帖都接过来。

“好孩子,好好照顾自己,这大冷天的。”鲁管家笑容可掬,看着司笙跟看自家孙女一样,轻叹了口气后,又补充道,“不论别人,我们俩也有些交情,你要有什么事啊,随时可以找我。只要能帮上忙的,尽管说。”

说着,把自己写好的电话号码,强行塞到司笙手里。

他的手苍老粗糙,将纸塞进来时,司笙微微一怔,转念一想倒是没有拒绝。

“行。”

一点头,司笙朝他勾唇笑了笑。

鲁管家又交代了几句,这才告别离开。

突如其来的相遇和温情,让司笙有些愕然,难以回神。

她站在原地,一直目送鲁管家走过风雪,上了轿车后,才慢慢将视线收回来。

车辆远去,绕道而行。

司笙重新戴上蓝牙耳机,轻声“喂”了一句。

“怎么了?”男声急切地问,“不会在剧组被欺负了吧?妈的,我一想到你在剧组会被呼来喝去的,就,气!特别气!”

司笙忍不住失笑,眉眼染的笑意化冰融雪,“没事,刚遇上前男友的管家。”

“管家啥玩意儿?”对面下意识吐槽,随后懵了懵,不可思议道,“欸——不是,就你这注孤生的臭脾气,还能有前任啊?”

司笙轻轻蹙眉,咬着吸管喝了口奶茶,微热的奶茶滑过喉间,灌入胃里,带来一阵温热残留。

她说:“有意思,谁还能没一两个前任?”

“行行行。”

对方实在是太好奇,附和几声后,忍不住八卦,“你跟你前任,啥时候的事啊?”

问及此,司笙身形微顿,眼眸一抬,落到车辆远去的方向。

眼里只剩白茫茫的雪,以及孤寂萧条的街道。

半晌,她说:“……忘了。”

多久?

大概,四五年了吧……

遇上凌西泽的时候,她才十九岁。

强力推荐
婚浅情深:薄少,领证吧
传闻晋城第一豪门薄氏的太子爷,养了一只性格乖张的金丝雀!薄太子宠着,惯着,纵容着,最后金丝雀母凭子贵上位成了薄太太!婚后,他宠她如初,当所有人以为他们的爱情渐入佳境时,他却冷漠抽身,她无奈远走他国!
更新时间:2019-09-26
阅读榜
  • 不懂爱的你
    不懂爱的你
    一场意外,一个躺在病床上,宣告不会在醒来,一个守在病床边,不曾放弃,等候爱人的醒来……
  • 无敌妖魂师
    无敌妖魂师
    少年江恒,觉醒最强妖魂,炼化上古妖神,从此一路逆袭,成就无上妖道。你有仙阶妖魂很牛逼?抱歉我妖神珠里面有一百零八道上古妖神,这种垃圾妖魂也好意思跟我比?你有比我更强的妖魂?呵呵,我的炼妖神诀可以随便将你的妖魂抽离,炼化!你被人称为天才很厉害?不好意思,你的妖魂品质太低,炼妖神诀嫌弃拒绝抽离……
  • 宝贝对对碰
    宝贝对对碰
    五年后,她带着小儿子前来寻找大儿子,结果却连人带儿子都被某人牢牢地圈养起来了。喂喂喂,她是来找儿子的,不是来跟某人旧“情”复燃的好吗?
  • 是他们求我参赛的
    是他们求我参赛的
    7年前,搞gay出柜的刘旭梓卖掉了心爱的吉他,换成了飞往地球另一侧的机票。那一天,想告别的人也没见到最后一面。七年后,刘旭梓再次踏上了祖国的大地,却意外的接到了《摇滚暴击》节目组的邀请。“旭梓啊,位置填vocal吧”主持人蔡伦神秘一笑。(vocal:主唱)曾经的国际电吉他大赛冠军刘旭梓:“???”小白眼狼攻原良太x深藏不露受刘旭梓,慢热文。
  • 英雄无敌之再临
    英雄无敌之再临
    一款名为《再临》的游戏,一夜之间风靡全球。在这个游戏即为人类第二世界的社会,它的出现又会掀起怎样的狂潮?为躲避麻烦,隐居在华海市的肖晨,却无奈被损友出卖,成了一个美女工作室的“管家”。后勤保障,交易买卖,打架开荒.肖晨:“什么都归我管,你们干什么?”“我负责惹事。”“我负责收钱。”“我负责美美哒。”“.”肖晨扬天大哭,怒斥苍天不公。风云又起,英雄《再临》。拔剑煮酒,我欲纵横。
  • (博君一肖)束缚.追逐
    (博君一肖)束缚.追逐
    温柔警察和霸道黑道大佬的故事,短篇。温柔外热内冷刑警(肖战)X霸道腹黑孩子气“黑道大佬”(王一博)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但我还是希望,用温柔和正义回馈与自然。“我是警,你是匪,我们不可能的。”“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都追定你了!”我可是追逐了你好久的,怎么舍得放弃?这是伪警匪的故事,看官多多包涵,不虐不虐
点击榜
  •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完本】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完本】
    “让她自己动!”第一次去继父家,就被人吼了。沈长卿看着眼前这个刚毅俊酷的男人,瞬间,脑子里如同浇了一壶开水。“宝贝,舒服吗?舒服就自己动。”昨夜激情似火的画面闪过脑海,那个和她颠鸾倒凤的男人,竟是她法律名义上的哥哥!为父续命,她女扮男装潜入厉家,成了厉家四少,本以为从此兄友弟恭、相安无事。可谁来告诉她,这个爬上她床的男人想干什么?“给我生个儿子。”厉大少长臂一伸,将她搂入怀中。她大吃一惊,“我……我是个男人!”“是吗?”对方挑眉一笑,冷酷腹黑,“谁说男人就不能生子了?”五年后,她身着妖艳的大红礼裙强势回归。他堵她在墙,“敢偷我的种,还有胆回来领罪,不错。”“先生,我们恐怕不太熟。”他一愣,挑眉冷笑,“我知你深浅,你知我长短,还叫不熟?”标签:
  • 超级全能保镖
    超级全能保镖
    三声沉闷的枪声,从银行大厅里传来,护栏之后的三名银行职员倒在血泊之中。几分钟后,刺耳的警笛声,随着渐渐下落的太阳,划破整个龙阳市的宁静。
  • 独沾翱头
    独沾翱头
    大夏国,一个平和繁华的国度,百姓们生活安定,长久的和平让皇族统治者们感觉到心安,但这一切终将被破坏,伴随一个新崛起的西蛮国家,青杉国。就此,两国的战斗一触即发。她名字叫董月,出水肤蓉那样艳丽柔美,有着让所有男子为之倾心的绝色,生在官家,她命运不由自己作住,不曾想到自己却嫁于一见钟情的七王爷上官宇。上官宇,最有可能继承大夏国的君主,温文尔雅体贴入微,两人相识相恋如同是被上天安排一样。可惜命运弄人,在这一场两国交战的战斗中他们却遭遇多次的分分离离。而最后,他们能否如彼此所愿那样永生在一起?
  • 霸绝天元
    霸绝天元
    山峰如剑,壁立千仞,此刻却有一儒衫中年迎风而立,凛冽的寒风吹的裂裂作响却连他的衣袂都未拂动分毫,静立不动的身体坚定如天柱,一双手按在腰间佩剑的剑柄上轻微的摩挲着,眼里却满是冲霄的杀意……
  • 天价婚约:老公赖上瘾
    天价婚约:老公赖上瘾
    天哪!难道那个就是传说中靠出卖色相来生存的牛郎先生?那个浑身上下珠光宝气的女人至少比他大出十五岁,虽然美艳四射,可是……可是……真是可惜了那张俊俏迷人的脸蛋了!
  • 死祭
    死祭
    “纵使这三界,那九州,都不乏人爱我,我也自会负了他们,他原是先懂的,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师兄,不要那么傻,放了那个爱你的人。”她默默道。“那么,你就不愿给他们一个机会?哪怕一会也好……”“为何明知是梦,还要做下去呢?为何要执迷不悟?”“我没有……我只是不想醒……”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