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七零之重生当神医

七零之重生当神医

七零之重生当神医

2019-09-27
一场意外,将陆瑶带回到了七十年代。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上一世,陆瑶被丈夫和堂妹背叛,最后还残忍的挖去了她的心。   一场意外,将陆瑶带回到了七十年代。   不知何时,坊间流传陆瑶被车撞坏了脑子,傻了。   陆瑶不屑一顾,本小姐傻不傻,用事实来说话。   重活一世,斗渣妹,甩渣夫,摆脱奇葩亲戚,发家致富,更是大胆的向前世一直暗恋的帅哥哥表白!

精彩节选

“刺啦”一声。

陆瑶听到一个男声惊叫。

“组长,你撞到人了!”

“快去看看人怎么样了?!”

一道低沉又焦急的嗓音响起,陆瑶看到一男人从车上下来。

下一刻,陆瑶就没了意识。

“啊!”

熟悉的抽痛感在心脏处袭来,陆瑶捂住了胸口,她猛的睁开了眼。

入眼的是一间破土房,破烂的方木桌上面搁着两个瓷茶缸,这里是个里屋,隔开堂屋的土墙留了一道门,说门也不是门,就是一个框架,连个门帘都没有,外面木质门后面有一把几乎不能扫地的扫帚,下面还是泥土地。

陆瑶有片刻的怔愣。

她不是死了吗?

这是哪里,不像是地府,反而感觉好熟悉?

她坐起来,发现额头好疼。

这下她更加纳闷了,被挖的是心,就算到了阴曹地府,那也是心脏疼啊,额头凑个什么热闹。

浑浑噩噩的拖上绣花纳底鞋,内心恍惚的她没注意到鞋底都破了一个洞。

陆瑶走出里屋,堂屋和里屋的摆设没差多少,堂屋中间是个方木桌,比里屋的要大要好一些。

茶几上放在一本老黄历。

一九七七年农历三月二十!

陆瑶的身子猛颤了下。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不是阴曹地府?

仔细的看着这里的摆设,陆瑶越来越熟悉。

再去看院子,堂屋门口,她十五岁那年栽的树还在那里,刚长了有十厘米那么宽。

看着眼前的一切,陆瑶有一阵的恍惚。

她重生了。

她回到了七十年代,这个吃不饱穿不暖,吃块肉还要肉票的年代?

也是这一年,奶奶逼她嫁人。

上一世,奶奶逼她嫁给邻村里的土财主陈海,万分不想嫁的她最后还是在奶奶的威逼下嫁了。

结婚后的几十年,陈海没碰过她一次,她也乐得清闲,可谁能想到,堂妹陆琪和陈海暗自苟且多年,那个她一直疼爱有加的侄女,是陈海的女儿。

后来侄女患心脏病,陈海残忍的让她为侄女换心,手术前陆琪跑来告诉她一切,更是要求在手术时不能用麻药。

右手覆在左心房处,那种挖心的疼痛,至今犹在!

她恨,她恨啊!

呵呵…

没想到,她竟然重生了,那么这一生,她便不会懦弱到自己的人生让别人来操控!

“瑶瑶,你醒了。”

一道熟悉的声音打断了陆瑶的思绪。

母亲王秀花穿着破洞的偏襟褂子走过来,脚上的鞋比她的还烂。

“娘。”

陆瑶喊了一声。

王秀花在闺女头上看了看,心疼的不得了。

“瑶瑶,脑门还疼不?”

陆瑶这才想起来她是脑袋疼来着,她这是怎么了?

“哎,那个不长眼的,开个车,哪里都不上,非要去撞你!要不是看他态度不错,我非去讨个说法!”

王秀花自顾自的说着,陆瑶迅速的从她口中得到有用信息。

她这是被撞了,所以穿越回来了?

耳边娘的话还在继续。

“好在大夫看过后说了,没什么大碍,都说我家闺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呢。”

王秀花也是后怕不已,当时她正在地里上工呢,听到村里人说她闺女被车轮碾了,当时差点晕过去,跑过去看,闺女正躺在军车下面的空出呢,就只是脑门上划破了血。

刚想要讨说法,开个车不长眼啊,一群仗势欺人的玩意儿。

可是不管她骂了多难听的话,对方一直说抱歉,那个开车的,更是抱着闺女去了镇上的医院做检查。

得,王秀花这下想要多骂几句出出气都显得自己没素质。

现在闺女醒过来了,她也不跟研究院计较了,人家也为老百姓出力了,没有他们研究电,那他们还点着蜡烛呢。

而且,今天早上人家又来看了,只是闺女还没醒来,那娃眼里的后怕那么明显,眼珠子一直在闺女脸上看,说是瑶瑶醒过来告诉他一声。

她也不去找他了,只要闺女没事就行。

听母亲这么一说,陆瑶想起来自己昏迷前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她还以为是做梦。

上辈子,她没发生过车祸这样的事情啊?

难道这是为了让她重生?

也许吧。

不过大夫说得对,大难不死,她的福气在后面。

“娘,你放心吧,我啥事都没有。”

王秀花见女儿真的没事,也就放心了。

下午她就不用在家里照顾闺女了,这一天不干活,婆婆那边肯定要骂她一顿,还有工分也没了,更何况,她都在家两天了,闺女这么瘦,她还想多挣点工分让她能够多吃点呢。

“瑶瑶啊,你再躺床上歇会,下午就去厂里工作吧,这记账的活,可是有不少人盯得呢!”

陆瑶是上了高中的,只不过这时候没有高考,高中毕业以后原本以为找不到工作的,因为她也是找了好久,人家都不要。

后来食品厂的厂长突然找到她,说厂里缺个做面包的,问她愿不愿意去。

那她当然愿意去啊。

干了也有大半年了。

这次受伤在家里待两天,厂长肯定要发怒了。

“好的娘,我去里屋里躺会儿。”

“好好,赶快去,吃饭我叫你。”

陆瑶回到了里屋,躺在床上,望着房顶的木梁,陷入了沉思。

她还要想想应付奶奶的对策。

奶奶让她和陈海相亲,晚上回来就逼她和陈海结婚就在今天,上天让她在今天重生,就是不能再重蹈覆辙。

和奶奶肯定是说不通的,为今之计,只好从陈海那里下手。

她要怎么做才能让陈海主动拒绝和她结婚呢?

*

晌午,陆建业上工回来了,王秀花拉过木杆上的破手巾在他身上捶打几下,试图将他身上的泥土拍打掉。

“咱闺女醒来没有?”

这都睡了一天半了,要是还没有醒过来的话就带着去县城里看看。

他们就这么一个孩子,可不能出事啊。

一上午在地里都心不在焉的。

王秀花把手巾放回去,喜笑颜开。

“醒了醒了,你走没多长时间就醒了,我让她回屋睡觉了,吃过晌午饭就去上班,别回来被人顶替了。”

“对对对。”

陆建业觉得老婆子这话在理,闺女找个工作不容易,他们还指望闺女有这个工作以后在婆家不受气呢。

说起婆家,陆建业很头疼。

“老婆子,咱娘和我说,下午让闺女去相亲。”

他娘早几天和他说的,结果闺女被撞了没醒,这事就给耽搁了。

一听是婆婆给闺女介绍的,王秀花有些慌了。

“当家的,这个能行吗,那男人你认识不?”

陆建业想到那个带着金丝框眼镜的瘦高男人。

“认识是认识,但是不了解啊。”

只知道这人家里条件不错,至于这人的性格怎么样,他就不知道了。

他娘也是看中人家家里的钱了吧。

王秀花就担心这一点。

“当家的,我们一定要好好的把把关,咱就这么一个闺女,也不指望谁能为我们养老送终,但是绝对不能让闺女受了委屈。”

嫁一个有钱人,以后婆婆还指不定怎么压榨她闺女来填补她其他儿子呢。

被压榨的多了,闺女在婆家肯定要看人眼色的啊。

这是她绝对不允许的。

陆建业也深知这一点,“你放心,我不会让咱闺女受委屈的。”

睡了一觉的陆瑶起来就听到了父母的这一番谈话。

原来,上一世,爹娘也是试图反抗过的。

或许,这一世,爹娘能够帮上她的忙。

“爹,你回来了。”

陆瑶装作刚走出来的样子,跨出堂屋门口,上去挽住陆建业的胳膊。

陆建业这一看到闺女,担心去了大半,带着茧子的手掌慈爱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瑶瑶,还有没有不舒服的。”

陆建业朝她额头看了看,伤口那里用一块布包着,看不出好没好。

“爹,我没啥不舒服的,你累不累?”

听闺女这么关心他,陆建业这心里暖呼呼的。

“爹不累,咱赶快吃饭吧。”

王秀花让他们去洗手,自己去端饭了。

饭间,陆瑶见爹吞吞吐吐的,心里知道他要说什么,但还是装作不知道。

“爹,你有什么话就跟我和娘说说,别憋在心里。”

王秀花已经知道了,不想这个事再去烦孩子。

“瑶瑶啊,你爹没啥事,你就别操心了,下午要是在厂里有什么不得劲的,就和厂长说说回来,千万不要硬撑着。”

陆建业知道老婆子不想让闺女烦,自然不会说什么。

“娘,我已经大了,好多这个年纪的都嫁出去了,我也该为你们分担一些,你们说说,说不定我能给你们出出主意呢。”

陆瑶这么一说,陆建业态度上松动了。

闺女是高中毕业生,学习成绩又非常好,要不是取消高考的话,说不定就考上帝都大学了呢!

哎,没赶上好时候啊。

不过闺女说得对,她或许能出个主意。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呢,再说,闺女不是臭皮匠呢。

“瑶瑶,你奶奶说要给你找对象,让你下班之后去看看。”

“爹你是不是担心我所嫁非人?”

陆瑶继续明知故问。

“爹就是这个意思。”

陆建业叹息,吃饭的心思都没了。

都说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结婚是女孩一辈子的事,马虎不得。

“爹,这还不容易吗,你悄悄地去他们村里问问这个人的人品怎么样不就行了?”

陆建业也想过,但是村里的人肯定是偏向自己村里人啊,说出来的话,不可信。

“爹,这家不可能和村里的人都要好吧,有些时候从他们有过节的人口中知道的,会更真实一些。”

陆建业皱眉,“那他们故意说对方的赖咋办?”

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

陆瑶憋住笑,看到爹这么纠结,她都在一边着急。

“爹,你既然下午没事,那就去他们村里转转,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呢?”

只要爹去了,她就有办法让人说陈海的坏话。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从古至今都是真理,更何况是这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呢。

北鸟归

北鸟开文了哦。简诚:小鸟儿,上辈子我爱了瑶瑶一辈子,你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一世,当如何?小鸟瑟瑟发抖:给你给你就给你!小鸟要说的是,两个人,前世今生,爱的都是彼此!

强力推荐
婚浅情深:薄少,领证吧
传闻晋城第一豪门薄氏的太子爷,养了一只性格乖张的金丝雀!薄太子宠着,惯着,纵容着,最后金丝雀母凭子贵上位成了薄太太!婚后,他宠她如初,当所有人以为他们的爱情渐入佳境时,他却冷漠抽身,她无奈远走他国!
更新时间:2019-09-26
阅读榜
  • 不懂爱的你
    不懂爱的你
    一场意外,一个躺在病床上,宣告不会在醒来,一个守在病床边,不曾放弃,等候爱人的醒来……
  • 无敌妖魂师
    无敌妖魂师
    少年江恒,觉醒最强妖魂,炼化上古妖神,从此一路逆袭,成就无上妖道。你有仙阶妖魂很牛逼?抱歉我妖神珠里面有一百零八道上古妖神,这种垃圾妖魂也好意思跟我比?你有比我更强的妖魂?呵呵,我的炼妖神诀可以随便将你的妖魂抽离,炼化!你被人称为天才很厉害?不好意思,你的妖魂品质太低,炼妖神诀嫌弃拒绝抽离……
  • 宝贝对对碰
    宝贝对对碰
    五年后,她带着小儿子前来寻找大儿子,结果却连人带儿子都被某人牢牢地圈养起来了。喂喂喂,她是来找儿子的,不是来跟某人旧“情”复燃的好吗?
  • 是他们求我参赛的
    是他们求我参赛的
    7年前,搞gay出柜的刘旭梓卖掉了心爱的吉他,换成了飞往地球另一侧的机票。那一天,想告别的人也没见到最后一面。七年后,刘旭梓再次踏上了祖国的大地,却意外的接到了《摇滚暴击》节目组的邀请。“旭梓啊,位置填vocal吧”主持人蔡伦神秘一笑。(vocal:主唱)曾经的国际电吉他大赛冠军刘旭梓:“???”小白眼狼攻原良太x深藏不露受刘旭梓,慢热文。
  • 英雄无敌之再临
    英雄无敌之再临
    一款名为《再临》的游戏,一夜之间风靡全球。在这个游戏即为人类第二世界的社会,它的出现又会掀起怎样的狂潮?为躲避麻烦,隐居在华海市的肖晨,却无奈被损友出卖,成了一个美女工作室的“管家”。后勤保障,交易买卖,打架开荒.肖晨:“什么都归我管,你们干什么?”“我负责惹事。”“我负责收钱。”“我负责美美哒。”“.”肖晨扬天大哭,怒斥苍天不公。风云又起,英雄《再临》。拔剑煮酒,我欲纵横。
  • (博君一肖)束缚.追逐
    (博君一肖)束缚.追逐
    温柔警察和霸道黑道大佬的故事,短篇。温柔外热内冷刑警(肖战)X霸道腹黑孩子气“黑道大佬”(王一博)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但我还是希望,用温柔和正义回馈与自然。“我是警,你是匪,我们不可能的。”“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都追定你了!”我可是追逐了你好久的,怎么舍得放弃?这是伪警匪的故事,看官多多包涵,不虐不虐
点击榜
  •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完本】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完本】
    “让她自己动!”第一次去继父家,就被人吼了。沈长卿看着眼前这个刚毅俊酷的男人,瞬间,脑子里如同浇了一壶开水。“宝贝,舒服吗?舒服就自己动。”昨夜激情似火的画面闪过脑海,那个和她颠鸾倒凤的男人,竟是她法律名义上的哥哥!为父续命,她女扮男装潜入厉家,成了厉家四少,本以为从此兄友弟恭、相安无事。可谁来告诉她,这个爬上她床的男人想干什么?“给我生个儿子。”厉大少长臂一伸,将她搂入怀中。她大吃一惊,“我……我是个男人!”“是吗?”对方挑眉一笑,冷酷腹黑,“谁说男人就不能生子了?”五年后,她身着妖艳的大红礼裙强势回归。他堵她在墙,“敢偷我的种,还有胆回来领罪,不错。”“先生,我们恐怕不太熟。”他一愣,挑眉冷笑,“我知你深浅,你知我长短,还叫不熟?”标签:
  • 超级全能保镖
    超级全能保镖
    三声沉闷的枪声,从银行大厅里传来,护栏之后的三名银行职员倒在血泊之中。几分钟后,刺耳的警笛声,随着渐渐下落的太阳,划破整个龙阳市的宁静。
  • 独沾翱头
    独沾翱头
    大夏国,一个平和繁华的国度,百姓们生活安定,长久的和平让皇族统治者们感觉到心安,但这一切终将被破坏,伴随一个新崛起的西蛮国家,青杉国。就此,两国的战斗一触即发。她名字叫董月,出水肤蓉那样艳丽柔美,有着让所有男子为之倾心的绝色,生在官家,她命运不由自己作住,不曾想到自己却嫁于一见钟情的七王爷上官宇。上官宇,最有可能继承大夏国的君主,温文尔雅体贴入微,两人相识相恋如同是被上天安排一样。可惜命运弄人,在这一场两国交战的战斗中他们却遭遇多次的分分离离。而最后,他们能否如彼此所愿那样永生在一起?
  • 霸绝天元
    霸绝天元
    山峰如剑,壁立千仞,此刻却有一儒衫中年迎风而立,凛冽的寒风吹的裂裂作响却连他的衣袂都未拂动分毫,静立不动的身体坚定如天柱,一双手按在腰间佩剑的剑柄上轻微的摩挲着,眼里却满是冲霄的杀意……
  • 天价婚约:老公赖上瘾
    天价婚约:老公赖上瘾
    天哪!难道那个就是传说中靠出卖色相来生存的牛郎先生?那个浑身上下珠光宝气的女人至少比他大出十五岁,虽然美艳四射,可是……可是……真是可惜了那张俊俏迷人的脸蛋了!
  • 死祭
    死祭
    “纵使这三界,那九州,都不乏人爱我,我也自会负了他们,他原是先懂的,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师兄,不要那么傻,放了那个爱你的人。”她默默道。“那么,你就不愿给他们一个机会?哪怕一会也好……”“为何明知是梦,还要做下去呢?为何要执迷不悟?”“我没有……我只是不想醒……”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