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爱在归途

爱在归途

爱在归途

2020-10-15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热门小说《爱在归途》是乱世繁华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许蝶安沈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ct的金牌经纪人许蝶安意外之余捡了一个落魄的小帅哥沈逸,小帅哥在精雕细琢之后一炮走红,从此改写自己的悲惨命运,成为红透半边天的大明星,事业的成功却往往伴随着感情的失意,沈逸对许蝶安渐生情愫,情窦初开的小男孩一旦认定就再难更改,许蝶安该如何招架,鱼龙混杂的他们的世界,风生水起的她,星光耀眼的他,他们之间隐藏的秘密,爱一个人的理由究竟是什么,只有你才是爱情的原因……...

精彩节选

从ct写字楼出来之后,许蝶安迅速的拨通了助理的电话,要求她买到最快一班航班的机票,十分钟之后助理告诉她,飞往巴黎最快的班机将在一个小时五十分钟之后起航。然后在这十分珍贵的一百一十分钟之内,许蝶安没有回家收拾行李,也没有迅速的采取手段处理莫灵的事情。她开车去了沈逸的家门口,在那个类似于贫民窟一样的地方,她静静的坐了很久,亲眼看着太阳从东方缓缓升起,绽放出一点点的光芒,照耀着这个黑暗的角落。不时的有人从小胡同里面走出来,然后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这个美丽的女人。许蝶安看着路的尽头,那里是沈逸的小出租屋,她想,他现在在干什么呢,是不是还是睡觉,从昨天分别到现在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如果他现在见到她,还会像昨天那样生气吗?手机震动起来,她迅速的接了起来,电话里面传来小圆哈气连天却镇定的声音:“安姐,飞机将在五十分钟之后起飞,你为什么还没有来机场,已经在检票了。”她淡淡的“恩”了一声,就在这时,她看见了路尽头那个小出租屋的门‘咯吱’一声从内而外打开了,她在小圆“你快点来”的召唤中挂掉了电话,沈逸走了出来,他穿着一件白色的大体恤,一条十分干净的水洗窄腿牛仔裤,看上去越发的清瘦,黑色的头发大概是刚刚洗完的原因,柔顺的贴在他的头上,在阳光的照耀下,许蝶安眯眼看着这个沐浴在阳光中的少年,她甚至可以用自己的生命保证,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他的未来将会不断走在黄金铺就的康庄大道上。沈逸也看见了匍匐在路口的那辆酒红色尊贵的法拉利,和坐在法拉利中的许蝶安,沈逸吓了一跳,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难道她在这里等了一夜,可是紧接着他就十分敏捷的注意到她换了一身衣服,黑色的半裙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体,外面套着一件米色的风衣,又长又卷的头发被随意任性的挽了起来,像是在家做饭的主妇一般,可就是这份随意中却又透漏着美丽与高贵。沈逸在沉默了三十秒之后,缓缓的走过去,就在他准备绕过法拉利无视许蝶安的走过去时,许蝶安打开了一扇车门,她出声喊住了他:“嗨,沈逸,早……”沈逸没有说话,许蝶安动作迅速的拉开车门,拿着一个大大的纸袋子下了车,走到沈逸面前,将手中的纸袋子递到了沈逸面前:“还没吃早餐吧,给。”沈逸一动不动,许蝶安淡淡一笑,伸手拉开沈逸的手,将手中的袋子塞到沈逸手中,轻声道:“我希望你不要因为讨厌我而扔掉它,毕竟,这是我走了很远的路才买来的。”她说完转身拉开了车门,启动了引擎,在离开前的最后一秒,她从车窗探出脑袋来:“等我从巴黎回来,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能够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她说完这句话之后迅速的按上了车窗,尊贵的法拉利像是晨光中的一道光束一般迅速的闪过,消失在沈逸面前。沈逸抬手看了看手中的大袋子,纸质良好的食品袋上面写满了沈逸看不懂的文字,不知道是哪一国的文字,打开袋子,里面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沈逸悠闲的坐在路边,打开了盒子。散发着幽幽的热气的小笼包,还有一杯热豆浆,沈逸沉默着吃完了所有的包子,将最后一点豆浆倒入嘴中,彼时,许蝶安正在火速赶往机场的路上,她并不知道这份早餐对沈逸的意义,这是长达半年的漫长时间里,沈逸第一次吃到早餐。而沈逸也不知道,许蝶安是顶着怎样巨大的压力在如此紧迫的时间之内跑了好几条街才买到的早饭,亲自送到他面前,只是因为昨天晚上在那个小出租屋内堆得到处都是方便面袋让许蝶安感到了对沈逸的心疼。与巴黎的繁华浪漫相比,莫灵真的是颓废到了极点,当许蝶安推开公寓大门的时候,就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像是进入一个陌生的领域,厚重的帘子遮住了一切光线,浓烈的酒气铺天盖地而来,让连日疲倦的许蝶安有一瞬间的晕眩。她放下手中的行李箱,探索着按灭了门口的一盏小灯,虽然仍旧不够明亮,但是已经足够让许蝶安看清楚坐在侧躺在床上的莫灵的身影,她悠长而美丽的头发像是一块幕布一般铺了一床,可是却没有往日的亮泽,反而像是一堆干枯的稻草。许蝶安绕过客厅走到床前,蹙着眉毛绕过每一个横卧在地上的酒瓶子。“莫灵……”她出声唤道。可是床上的人没有一点的反应,许蝶安叹息一声,借着一点微弱的光芒摸索到卫生间,放了冰凉的水弄湿了一块毛巾,拧干后搭在莫灵的头上。受到额头冰凉触感的**,莫灵缓缓的醒转,她像是天上星辰一般的大眼睛颤动了几下,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跪蹲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半晌伸手揉了揉眼睛:“安安?”她的声音像是撕裂的幕布一般沙哑而难听,许蝶安静静的看着她:“你吃饭了吗?”莫灵没有化妆的漂亮眸子迅速的就变红了,大颗的泪水顺着眼角划落在洁白的床单上,落下一片湿湿的痕迹。她伸手咬住自己的手指,呜呜咽咽的声音从喉咙压抑着传出来,许蝶安叹息一声,迅速的从地上站起来走进了厨房。莫灵一个人在床上哭了很久,自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她一直都没有哭过,她知道这次的事情对自己来说是多么严重的打击,或许明天睁开眼睛,昨日还拥有的一切都将会失去,她以为自己不在乎,或者不后悔,但是在许蝶安到来之后,在许蝶安没有任何责备只是问了一句“吃饭了吗?”之后,她才知道自己的心情,原来是这么难过委屈的。她抽噎着从床上坐起来,微微拉开了窗帘,外面已经是接近黄昏了,巴黎像是一座不夜城,明亮的灯光照耀着每一个角落,她吸了吸鼻子,闻到了食物的香气迅速的传遍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她迅速的撑着虚弱的身子走到卫生间。巨大的玻璃镜前倒映出满头乱发,脸色虚白嘴唇发青的自己,她开了水龙头,迅速的清理了自己。当莫灵再度出现在许蝶安面前的时候虽然还是很没有精神,但是整个人都干净利索了很多。许蝶安将刚刚出锅的水饺推到莫灵面前,柔声道:“快吃吧,你一定空腹喝了很多酒,这样对你的胃不好,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莫灵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的拿起筷子,她小口小口的咬着饺子,在热气的的笼罩下,她的眼圈还是红的。许蝶安在她吃东西的时候冷静的开口道:“这次的事件不像是以前的八卦绯闻那样好处理,你动手打了人,而且还是你自己的歌迷,我可以说,一直以来你塑造的良好健康的艺人形象已经完全不复存在了,国内还没有得到新闻,但是这件事情根本就控制不住。”她说着站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矿泉水复又坐到莫灵对面:“我不知道这件事情能否安全度过,但是,我希望不管出现什么样的结局,我们都接受它,解决它。”她话音刚落,莫灵就“啪”的一声将手中的筷子拍在了桌子上,神色悲伤而绝望:“你可以接受,我不能,没有了我你还可以有第二个第三个新人,可是我呢,我什么都没了,你让我怎么和你一样坦然接受?”许蝶安不动声色的看着满眼怨毒的女子,一语中的:“可是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招惹出来的,你怨不得我。”莫灵像是被什么捂住了嘴巴一般迅速的没有了任何的声音,他垂着头静静的坐在那里,平时挺直的腰背都佝偻了几分。许蝶安蹙眉看了她很久,终于伸出手握住她垂在桌子上的手,她的手还是温热的,手心是潮湿的,不像许蝶安的手,常年都是冰冷的。“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你解决这次的危机,不管我以后还要带多少个新人,你都是唯一的莫灵。”莫灵缓缓的抬头看了她一眼,泪水大颗大颗的落下来:“公司已经放弃我了是不是?”许蝶安将杯子中的水一饮而尽:“公司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位艺人,但是”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对面失魂落魄的莫灵,语气严肃至极:“莫灵,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和陆息余分手。”莫灵听到“陆息余”三个字,像是被什么打中了天灵盖一般,浑身一个机灵:“你说过不干涉我的感情。”许蝶安冷笑一声:“我现在真的后悔我曾经说过这样不负责任的话,这是我给你的劝告,我真希望你能听进去,如果你还有一丝残存的理智,就应该明白这次的事件并不简单,与陆息余绝对脱不了干系。”“不可能”莫灵像是打了鸡血一般,蹭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像是一只斗鸡一般瞪大了眼睛看着许蝶安:“息余是我男朋友,就算他是何音的人,我也相信他,我相信我们的爱情,他不会……不会背叛我。”“背叛?”许蝶安缓缓收起自己的双手,嘲讽的看着莫灵:“所以你才会输给苏和……”她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厨房,莫灵一个人怒火冲天的站在厨房,面前的碗里面还剩下一些汤水,莫灵怔怔的看着面前的碗,这是她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吃这么多东西,还是在晚上,以前为了保持体形,linda总是控制她的饮食,而许蝶安作为她的经纪人,却从来都不担心这个问题,她总是告诉她:“注意身体。”莫灵听见客厅中许蝶安正在和谁通电话,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静,她正在帮她解决问题,莫灵如一条在烈日暴晒下的蚯蚓一般,颓然的坐在椅子上,她其实知道,许蝶安是不会骗她的,她所有的猜测都是合情合理的,她满心欢喜的来到巴黎参加活动,可是在机场却遭到“粉丝”围堵,正常的粉丝怎么会恶意中伤偶像,这明明就是事先安排好了的。陆息余是莫灵交往了一年的男朋友,是何音签约了两年的新星,他阳光帅气,干净温暖,是所有青春期女孩都喜欢的那一类男孩子,陆息余刚刚出道之时也是莫灵事业正如日中天之时,可以说陆息余是莫灵一手带红的。陆息余刚进公司那会,总是穿着简朴干净的牛仔裤,每一次出现都是跟在何音身后,见了莫灵,总是恭敬的打招呼叫一声“师姐”。莫灵喜欢这个称呼,她对这个谦卑的男孩子有致命的好感,像她这样呼风唤雨习以为常的人,遇见陆息余这样性格的男孩子,就会一头陷进去不可自白。陆息余是借助着和莫灵的多次合作渐渐红起来的,许蝶安是什么样的女人,她早就知道莫灵和陆息余的关系,她劝过莫灵很多次,可是莫灵都尽力争取着许蝶安对陆息余的好感,她甚至不止一次的提出要许蝶安把陆息余给签过来,然后她每一次兴致勃勃的提出来,许蝶安都用一种嘲讽而冷酷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她是个傻子。她静静的坐了很久,然后进了客厅,许蝶安正在她的笔记本上快速的点击查阅着什么,她站在电脑五步远的距离,清楚的看见上面铺天盖地的新闻,全部都是有关于自己动手打人,LET时装展换人的消息,许蝶安修长纤细的手指正在键盘上敲击着什么,脊背笔直,冷静而残酷。莫灵掏出了裤兜里面的手机,干净的屏幕上面什么提示都没有,距离事情发生已经将近二十个小时了,陆息余没有发来一条信息,也没有一个电话。她握着手机靠在墙上站了很久,她觉得自己真是懦弱,竟然一个电话都不敢打。许蝶安的手机不停的有电话接起来,她的语气不急不忙,却有条不紊的安排着所有的事情,她看着那个女人的样子,前所未有的自卑铺天盖地而来,她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无能,如果离开了许蝶安,她将什么都不是。她正在出神,许蝶安已经挂掉了电话,然后迅速的打开了客厅巨大的电视,手指灵动的按动了几下,然后将遥控器放在茶几上。电视上正在进行LET服装发布会的活动直播,来自世界各地的模特和影视明星优雅的走过红毯,无线电中男女主持优雅的声音从液晶屏中传出来。一直到“susan”的名字传出来,莫灵看见从加长林肯上下来的苏和穿着一身淡金色的礼服长裙优雅的走下来,她清秀的脸,美丽的礼服,高贵的盘起来的发髻,这些都没让莫灵感到愤怒,一直到看到将手递给苏和的男人,他穿着专门设计的白色西装,纤尘不染的皮鞋,特殊系法的领带,阳光帅气的脸庞,以及那双总是脉脉含情的眼睛,此时正凝视着苏和,苏和一身耀眼的金黄色礼服荡漾在他眼中,仿佛蒙上了一层金子一般。没错,站在苏和身边,陪着苏和走地毯的男人,就是陆息余。莫灵像是一瞬间被挑断了全身的筋骨,软软的靠着墙角滑了下去,眼看就要坐倒在地上,一只瘦弱娇小的手一把拉住了她,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莫灵茫然的抬起了头,双眼无神的看着拽着自己的人。许蝶安一双眼像是刚从冰窖挖出来一般透着寒气和嘲讽。但是更冷的却是她的语气:“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情,那么真是让我看了一场笑话,莫灵,我希望你能明白,这就是娱乐圈,你作为一个进圈子快五年的人,被两个后起的小明星玩成这个样子,除了我的责任之外,还有就是你活该。”莫灵面色惨白的摇着头,口中喃喃自语:“不可能……”许蝶安恨恨的将她往电视前面一推:“那你就好好的给我看清楚……”她说完,拎着包就走出了房子,在关上门之前,她回眸冷冷的看着莫灵:“你给我好好呆在这,哪都不要去,linda会过来照顾你,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需要一些时间来处理。”

从ct写字楼出来之后,许蝶安迅速的拨通了助理的电话,要求她买到最快一班航班的机票,十分钟之后助理告诉她,飞往巴黎最快的班机将在一个小时五十分钟之后起航。

然后在这十分珍贵的一百一十分钟之内,许蝶安没有回家收拾行李,也没有迅速的采取手段处理莫灵的事情。

她开车去了沈逸的家门口,在那个类似于贫民窟一样的地方,她静静的坐了很久,亲眼看着太阳从东方缓缓升起,绽放出一点点的光芒,照耀着这个黑暗的角落。

不时的有人从小胡同里面走出来,然后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这个美丽的女人。

许蝶安看着路的尽头,那里是沈逸的小出租屋,她想,他现在在干什么呢,是不是还是睡觉,从昨天分别到现在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如果他现在见到她,还会像昨天那样生气吗?

手机震动起来,她迅速的接了起来,电话里面传来小圆哈气连天却镇定的声音:“安姐,飞机将在五十分钟之后起飞,你为什么还没有来机场,已经在检票了。”

她淡淡的“恩”了一声,就在这时,她看见了路尽头那个小出租屋的门‘咯吱’一声从内而外打开了,她在小圆“你快点来”的召唤中挂掉了电话,沈逸走了出来,他穿着一件白色的大体恤,一条十分干净的水洗窄腿牛仔裤,看上去越发的清瘦,黑色的头发大概是刚刚洗完的原因,柔顺的贴在他的头上,在阳光的照耀下,许蝶安眯眼看着这个沐浴在阳光中的少年,她甚至可以用自己的生命保证,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他的未来将会不断走在黄金铺就的康庄大道上。

沈逸也看见了匍匐在路口的那辆酒红色尊贵的法拉利,和坐在法拉利中的许蝶安,沈逸吓了一跳,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难道她在这里等了一夜,可是紧接着他就十分敏捷的注意到她换了一身衣服,黑色的半裙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体,外面套着一件米色的风衣,又长又卷的头发被随意任性的挽了起来,像是在家做饭的主妇一般,可就是这份随意中却又透漏着美丽与高贵。

沈逸在沉默了三十秒之后,缓缓的走过去,就在他准备绕过法拉利无视许蝶安的走过去时,许蝶安打开了一扇车门,她出声喊住了他:“嗨,沈逸,早……”

沈逸没有说话,许蝶安动作迅速的拉开车门,拿着一个大大的纸袋子下了车,走到沈逸面前,将手中的纸袋子递到了沈逸面前:“还没吃早餐吧,给。”

沈逸一动不动,许蝶安淡淡一笑,伸手拉开沈逸的手,将手中的袋子塞到沈逸手中,轻声道:“我希望你不要因为讨厌我而扔掉它,毕竟,这是我走了很远的路才买来的。”

她说完转身拉开了车门,启动了引擎,在离开前的最后一秒,她从车窗探出脑袋来:“等我从巴黎回来,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能够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一聊。”

她说完这句话之后迅速的按上了车窗,尊贵的法拉利像是晨光中的一道光束一般迅速的闪过,消失在沈逸面前。

沈逸抬手看了看手中的大袋子,纸质良好的食品袋上面写满了沈逸看不懂的文字,不知道是哪一国的文字,打开袋子,里面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沈逸悠闲的坐在路边,打开了盒子。

散发着幽幽的热气的小笼包,还有一杯热豆浆,沈逸沉默着吃完了所有的包子,将最后一点豆浆倒入嘴中,彼时,许蝶安正在火速赶往机场的路上,她并不知道这份早餐对沈逸的意义,这是长达半年的漫长时间里,沈逸第一次吃到早餐。

而沈逸也不知道,许蝶安是顶着怎样巨大的压力在如此紧迫的时间之内跑了好几条街才买到的早饭,亲自送到他面前,只是因为昨天晚上在那个小出租屋内堆得到处都是方便面袋让许蝶安感到了对沈逸的心疼。

与巴黎的繁华浪漫相比,莫灵真的是颓废到了极点,当许蝶安推开公寓大门的时候,就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像是进入一个陌生的领域,厚重的帘子遮住了一切光线,浓烈的酒气铺天盖地而来,让连日疲倦的许蝶安有一瞬间的晕眩。

她放下手中的行李箱,探索着按灭了门口的一盏小灯,虽然仍旧不够明亮,但是已经足够让许蝶安看清楚坐在侧躺在床上的莫灵的身影,她悠长而美丽的头发像是一块幕布一般铺了一床,可是却没有往日的亮泽,反而像是一堆干枯的稻草。

许蝶安绕过客厅走到床前,蹙着眉毛绕过每一个横卧在地上的酒瓶子。

“莫灵……”她出声唤道。

可是床上的人没有一点的反应,许蝶安叹息一声,借着一点微弱的光芒摸索到卫生间,放了冰凉的水弄湿了一块毛巾,拧干后搭在莫灵的头上。

受到额头冰凉触感的**,莫灵缓缓的醒转,她像是天上星辰一般的大眼睛颤动了几下,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跪蹲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半晌伸手揉了揉眼睛:“安安?”

她的声音像是撕裂的幕布一般沙哑而难听,许蝶安静静的看着她:“你吃饭了吗?”

莫灵没有化妆的漂亮眸子迅速的就变红了,大颗的泪水顺着眼角划落在洁白的床单上,落下一片湿湿的痕迹。

她伸手咬住自己的手指,呜呜咽咽的声音从喉咙压抑着传出来,许蝶安叹息一声,迅速的从地上站起来走进了厨房。

莫灵一个人在床上哭了很久,自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她一直都没有哭过,她知道这次的事情对自己来说是多么严重的打击,或许明天睁开眼睛,昨日还拥有的一切都将会失去,她以为自己不在乎,或者不后悔,但是在许蝶安到来之后,在许蝶安没有任何责备只是问了一句“吃饭了吗?”之后,她才知道自己的心情,原来是这么难过委屈的。

她抽噎着从床上坐起来,微微拉开了窗帘,外面已经是接近黄昏了,巴黎像是一座不夜城,明亮的灯光照耀着每一个角落,她吸了吸鼻子,闻到了食物的香气迅速的传遍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她迅速的撑着虚弱的身子走到卫生间。

巨大的玻璃镜前倒映出满头乱发,脸色虚白嘴唇发青的自己,她开了水龙头,迅速的清理了自己。

当莫灵再度出现在许蝶安面前的时候虽然还是很没有精神,但是整个人都干净利索了很多。

许蝶安将刚刚出锅的水饺推到莫灵面前,柔声道:“快吃吧,你一定空腹喝了很多酒,这样对你的胃不好,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莫灵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的拿起筷子,她小口小口的咬着饺子,在热气的的笼罩下,她的眼圈还是红的。

许蝶安在她吃东西的时候冷静的开口道:“这次的事件不像是以前的八卦绯闻那样好处理,你动手打了人,而且还是你自己的歌迷,我可以说,一直以来你塑造的良好健康的艺人形象已经完全不复存在了,国内还没有得到新闻,但是这件事情根本就控制不住。”

她说着站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矿泉水复又坐到莫灵对面:“我不知道这件事情能否安全度过,但是,我希望不管出现什么样的结局,我们都接受它,解决它。”

她话音刚落,莫灵就“啪”的一声将手中的筷子拍在了桌子上,神色悲伤而绝望:“你可以接受,我不能,没有了我你还可以有第二个第三个新人,可是我呢,我什么都没了,你让我怎么和你一样坦然接受?”

许蝶安不动声色的看着满眼怨毒的女子,一语中的:“可是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招惹出来的,你怨不得我。”

莫灵像是被什么捂住了嘴巴一般迅速的没有了任何的声音,他垂着头静静的坐在那里,平时挺直的腰背都佝偻了几分。

许蝶安蹙眉看了她很久,终于伸出手握住她垂在桌子上的手,她的手还是温热的,手心是潮湿的,不像许蝶安的手,常年都是冰冷的。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你解决这次的危机,不管我以后还要带多少个新人,你都是唯一的莫灵。”

莫灵缓缓的抬头看了她一眼,泪水大颗大颗的落下来:“公司已经放弃我了是不是?”

许蝶安将杯子中的水一饮而尽:“公司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位艺人,但是”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对面失魂落魄的莫灵,语气严肃至极:“莫灵,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和陆息余分手。”

莫灵听到“陆息余”三个字,像是被什么打中了天灵盖一般,浑身一个机灵:“你说过不干涉我的感情。”

许蝶安冷笑一声:“我现在真的后悔我曾经说过这样不负责任的话,这是我给你的劝告,我真希望你能听进去,如果你还有一丝残存的理智,就应该明白这次的事件并不简单,与陆息余绝对脱不了干系。”

“不可能”莫灵像是打了鸡血一般,蹭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像是一只斗鸡一般瞪大了眼睛看着许蝶安:“息余是我男朋友,就算他是何音的人,我也相信他,我相信我们的爱情,他不会……不会背叛我。”

“背叛?”许蝶安缓缓收起自己的双手,嘲讽的看着莫灵:“所以你才会输给苏和……”

她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厨房,莫灵一个人怒火冲天的站在厨房,面前的碗里面还剩下一些汤水,莫灵怔怔的看着面前的碗,这是她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吃这么多东西,还是在晚上,以前为了保持体形,linda总是控制她的饮食,而许蝶安作为她的经纪人,却从来都不担心这个问题,她总是告诉她:“注意身体。”

莫灵听见客厅中许蝶安正在和谁通电话,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静,她正在帮她解决问题,莫灵如一条在烈日暴晒下的蚯蚓一般,颓然的坐在椅子上,她其实知道,许蝶安是不会骗她的,她所有的猜测都是合情合理的,她满心欢喜的来到巴黎参加活动,可是在机场却遭到“粉丝”围堵,正常的粉丝怎么会恶意中伤偶像,这明明就是事先安排好了的。

陆息余是莫灵交往了一年的男朋友,是何音签约了两年的新星,他阳光帅气,干净温暖,是所有青春期女孩都喜欢的那一类男孩子,陆息余刚刚出道之时也是莫灵事业正如日中天之时,可以说陆息余是莫灵一手带红的。

陆息余刚进公司那会,总是穿着简朴干净的牛仔裤,每一次出现都是跟在何音身后,见了莫灵,总是恭敬的打招呼叫一声“师姐”。

莫灵喜欢这个称呼,她对这个谦卑的男孩子有致命的好感,像她这样呼风唤雨习以为常的人,遇见陆息余这样性格的男孩子,就会一头陷进去不可自白。

陆息余是借助着和莫灵的多次合作渐渐红起来的,许蝶安是什么样的女人,她早就知道莫灵和陆息余的关系,她劝过莫灵很多次,可是莫灵都尽力争取着许蝶安对陆息余的好感,她甚至不止一次的提出要许蝶安把陆息余给签过来,然后她每一次兴致勃勃的提出来,许蝶安都用一种嘲讽而冷酷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她是个傻子。

她静静的坐了很久,然后进了客厅,许蝶安正在她的笔记本上快速的点击查阅着什么,她站在电脑五步远的距离,清楚的看见上面铺天盖地的新闻,全部都是有关于自己动手打人,LET时装展换人的消息,许蝶安修长纤细的手指正在键盘上敲击着什么,脊背笔直,冷静而残酷。

莫灵掏出了裤兜里面的手机,干净的屏幕上面什么提示都没有,距离事情发生已经将近二十个小时了,陆息余没有发来一条信息,也没有一个电话。

她握着手机靠在墙上站了很久,她觉得自己真是懦弱,竟然一个电话都不敢打。

许蝶安的手机不停的有电话接起来,她的语气不急不忙,却有条不紊的安排着所有的事情,她看着那个女人的样子,前所未有的自卑铺天盖地而来,她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无能,如果离开了许蝶安,她将什么都不是。

她正在出神,许蝶安已经挂掉了电话,然后迅速的打开了客厅巨大的电视,手指灵动的按动了几下,然后将遥控器放在茶几上。

电视上正在进行LET服装发布会的活动直播,来自世界各地的模特和影视明星优雅的走过红毯,无线电中男女主持优雅的声音从液晶屏中传出来。

一直到“susan”的名字传出来,莫灵看见从加长林肯上下来的苏和穿着一身淡金色的礼服长裙优雅的走下来,她清秀的脸,美丽的礼服,高贵的盘起来的发髻,这些都没让莫灵感到愤怒,一直到看到将手递给苏和的男人,他穿着专门设计的白色西装,纤尘不染的皮鞋,特殊系法的领带,阳光帅气的脸庞,以及那双总是脉脉含情的眼睛,此时正凝视着苏和,苏和一身耀眼的金黄色礼服荡漾在他眼中,仿佛蒙上了一层金子一般。

没错,站在苏和身边,陪着苏和走地毯的男人,就是陆息余。

莫灵像是一瞬间被挑断了全身的筋骨,软软的靠着墙角滑了下去,眼看就要坐倒在地上,一只瘦弱娇小的手一把拉住了她,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

莫灵茫然的抬起了头,双眼无神的看着拽着自己的人。

许蝶安一双眼像是刚从冰窖挖出来一般透着寒气和嘲讽。

但是更冷的却是她的语气:“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情,那么真是让我看了一场笑话,莫灵,我希望你能明白,这就是娱乐圈,你作为一个进圈子快五年的人,被两个后起的小明星玩成这个样子,除了我的责任之外,还有就是你活该。”

莫灵面色惨白的摇着头,口中喃喃自语:“不可能……”

许蝶安恨恨的将她往电视前面一推:“那你就好好的给我看清楚……”

她说完,拎着包就走出了房子,在关上门之前,她回眸冷冷的看着莫灵:“你给我好好呆在这,哪都不要去,linda会过来照顾你,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需要一些时间来处理。”

强力推荐
婚浅情深:薄少,领证吧
传闻晋城第一豪门薄氏的太子爷,养了一只性格乖张的金丝雀!薄太子宠着,惯着,纵容着,最后金丝雀母凭子贵上位成了薄太太!婚后,他宠她如初,当所有人以为他们的爱情渐入佳境时,他却冷漠抽身,她无奈远走他国!
更新时间:2019-09-26
阅读榜
  • 婚前婚后
    婚前婚后
    顾晓晓出生平凡,却不想有天,贵气袭人的莫氏集团总裁莫景阳向她求婚。没有盛大的婚礼,只是简单的公证了,于是顾晓晓便成了已婚人士,她的丈夫那栏添上了一个名字——莫景阳!新婚当夜,提出求婚的他居然没有出现在新房,随后,不冷不淡的婚姻生活又跳出一个丈夫的前女友……
  • 萝莉是吸血女王
    萝莉是吸血女王
    主角是泷岛纯白蕗菲的小说是《萝莉是吸血女王》,它的作者是小♡萝莉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少年心智,跑到别人宿舍看美女,美女还没看到就被一群人追赶。但是老天对他可真好,随便进了一个房间,就看到了美女出浴图。可眼前的萝莉居然是吸血鬼!史上最狗血的诅咒,不得不为了和平站出来!萝莉女王变身普通富家女,世界末日的倒计时,他们是否能成功?...
  • 银铃入梦
    银铃入梦
    小说主人公是凌安商璟煜的小说叫《银铃入梦》,是作者三妖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继承奶奶的祖业,我开了一家灵媒婚介所。一天,我接了一单生意,给一个死了帅哥配冥婚,本以为是笔好买卖,没想到却把自己搭了进去。男鬼帅气逼人,却也卑鄙无耻,鬼品恶劣,高矮胖瘦各种女鬼都看不上。最后他捏着我的下巴冷飕飕的说:“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你就要自己上了。”我坚决拒绝,可惜后来的事情再也由不得我了…...
  • 惟愿余生不相负
    惟愿余生不相负
    小说主人公是薄郁年宁婉的小说叫做《惟愿余生不相负》,本小说的作者是兰草青青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怀了他们的孩子,是她的珍宝,他却亲手把她送进医院打胎。在她急需钱的时候,最需要鼓励撑下去的时候,他把她送进了监狱。她说:“我们此生不要再相见。”他冷然,可他的心为什么会那样痛呢。...
  • 军神归来
    军神归来
    主角叫林天李梦的书名叫《军神归来》,它的作者是豆包好吃创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世界顶级雇佣军林天厌倦佣兵生活,返回都市,本来准备惬意的享受都市生活,谁料,麻烦接踵而至,一波接着一波,让原本安逸的生活彻底改变。...
  • 潜龙魅影
    潜龙魅影
    主角是柳逸尘林雨馨的小说叫《潜龙魅影》,是作者咖啡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从来都表现的吊儿郎当的男人。身上却隐藏着让所有人都为之战栗和惊恐的秘密。当一切被层层刨开之后。那些身边的人,如何看待他?是怪物?妖孽?还是一个任何时候都可以力挽狂澜的真男人!...
点击榜
  • 失婚者联盟
    失婚者联盟
    人生路上一直顺风顺水的万宝路撞见了自己老公和秘书的私情,在决定离婚时小三大着肚子,穿着她留在家里的衣服在她的面前炫耀。不打不相识,万宝路认识了混血男律师,正巧二人在同一天离了婚。离婚之后,前夫迅速变脸,混血男律师不小心卷入了万宝路和前夫的争端。两个受了情伤的人偶然相识,几经波折终于结为复仇者联盟,为了共同的理想——报复前任。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两个人相知相爱,终于明白——最好的爱情不是怜悯也不是将就。
  • 国术神医
    国术神医
    完整版小说《国术神医》是海派山人最新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唐昊蓝雨欣,书中主要讲述了:【星相卦术,窥破天机】【水墨工笔,引动国际】【中医针灸,悬壶济世】【形意太极,所向披靡】……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绝世高手,兴中医,立国术,废西学,奉旨泡妞。他让中医走向世界,他让功夫成为传奇。他就是近身狂医,一个立志要救治一国的狂妄男人。...
  • 可爱系大佬
    可爱系大佬
    《可爱系大佬》是作者甜甜圈最近创作的现情类型的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可爱系大佬》精彩节选:何景时第一次见阮绵,眼皮子一跳,觉得她真可爱。柔软可欺,软糯可爱,是个绵羊。可当他真的欺负了以后,猛地发现……靠,是大佬啊!可还能怎么办?心已沦陷,无处可逃。...
  • 弯弯的甜
    弯弯的甜
    独家完整版小说《弯弯的甜》是三月蜜糖倾心创作的一本现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非陈菲,内容主要讲述:她是所有人眼中别人家的孩子,学习成绩好,长得漂亮又文静。还乖巧听话,可是只有他知道,这一切乖巧听话都只是她装出来的。某一天他从楼上往下眺望的时候,正好看见小姑娘踮起脚尖,亲吻一个带着闪耀耳钉的男孩,主动而又从容。...
  • 青松媚朝辉
    青松媚朝辉
    甜宠新书《青松媚朝辉》是成唯识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修朝杜访松,内容主要讲述:十七岁以前,她的意中人是曾用生命护她周全的二师兄,为了嫁给她的盖世英雄,她用尽一切手段,纵使要在他原定的姻缘之中硬插一脚也在所不惜。直到她遇到秦修朝,一切都乱了套,云门石钥一步步将她推入这乱世的纷争之中,她却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远……他天之骄子,惊才绝艳,于乱世之中只手翻云覆雨。追寻云门石钥,让他与杜访松偶然交集,他冷眼旁观,看着她狡黠虚伪,自作聪明;还看着她一路翻天作地,自己给自己下套,哼哼,是不救她呢,还是不救她?就这么让她朝意中人身边奔去?可是居然心里有一丝不痛快?那就只好下手了……...
  • 盛世帝王妃
    盛世帝王妃
    她是南昭璇玑公主,以倾城之貌,惊世之才,名满天下;引来无数强国贵族公子争相追逐。她最终嫁给了不起眼的西楚皇室庶子萧若傲,四年间,她费尽心机,助其斗太子,收朝臣,建天机卫,最终成为西楚之帝,换来的却是南昭被灭,全城被屠,利刃加身的结局。而她,也终于知道萧若傲娶她的原因——得璇玑公主者,可得天下!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北周王爷,一次惊鸿一瞥,换来此生一往情深,却因寡言少语,喜怒不形于色的性子,而被拒亲。四年后,他知其有难,不顾生死,闯入西楚皇宫救她于危难之中,从此陪她踏上一条倾覆天下的复仇之路……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