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灭道

灭道

灭道

2020-10-15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主角叫叶靖的小说叫《灭道》,本小说的作者是原缺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少年叶靖,蒙冤灭族。苟延残喘于乱世,闻道紫烟即修行。爬到了梯子的顶端,叶靖才发现梯子架错了墙。大道永无涯,仙途是炼狱。争渡、争度,道的那方是仙路还是万劫不复?...

精彩节选

“轰隆!”

一声震天巨响伴随深褐色尘埃腾空而起,直插云霄。整个西北大地为之颤抖,无数碎石,从山顶倾泻而下,鸟语花香瞬间付之一炬。崩塌产生的震动波,瞬间覆盖整个黑金矿场。

正在睡午觉的矿监被震动波及,从藤椅上弹起,重重摔在地上。朦朦胧胧中,副长心急火燎的喊声在耳边响起。

“大人,不好了,天华宝盖又塌了!”

矿监不紧不慢爬起身,拍去身上的尘土,似乎早已经习惯,淡淡问了声:“这回死了多少人?”

站在门口,弯腰喘着粗气的副长,脸色难看至极:“上午派进去的一个营,没有一个逃出来!”

“哪个营?”

“东营。”

“很好。”

“好?!”

副长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不可置信的看着矿监:“大人,那可是一个矿营,足足一千人呐!”

“这黑金矿场,除了咱们和矿奴,还有别人?”矿监双臂平伸打了个哈欠,旁边两个眼疾手快的丫鬟立刻跑上来,谨小慎微的为执掌生杀大权的矿监整理衣冠。

“传我命令,立刻把西营调往天花宝盖,务必在明天日出之前,将坍塌的矿洞打通。”

“现在?”副长一愣:“大人,坍塌还没有停止,这个时候派人进去,无异于送死啊!”

矿监右手一挥,两个丫鬟立刻退开,一抹冷笑出现在嘴角:“那群贱奴的命值几个钱?与凌少爷的事相比,算得了什么!”

“凌少爷……”

副长擦了擦额头上瞬间渗出的冷汗,不敢再多言半句,小跑着向西营而去。

此时此刻,天华宝盖崩塌窜起的尘埃,已经在天空中弥漫开,以遮天蔽日之势,将整个黑金矿场笼罩在阴影之下。矿外驻扎的兵马,训练有素的在矿场外集结,铸成一道难以逾越的铜墙铁壁,将矿场和外面的世界隔开。

坍塌仍未停止,余波一浪接着一浪,以天华宝盖为中心,向外扩散。

和天华宝盖山只隔了几百米远的‘铁矿山’,对死亡的感受最清晰。

自打听到第一声轰鸣开始,由木桩简易支撑的矿洞,就开始摇曳不止,不断有大小不一的石头,从头顶上砸下来,等到掉落停止时,光是尸体就抬出去七八具。

矿洞是横向开凿的,一直延伸到距离天华宝盖不足百米远的位置。坍塌初期,甚至能听到从天华宝盖那边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那是被巨石活活挤成肉泥的矿工,在生命最后绝望而不甘的呐喊。

挖掘天华宝盖的一直都是外地调来的新人。可照这么个死法,用不了多久新人就会死绝,厄运还是会落到老鸟的头上。

就在西营的矿工人人自危的时候,一个清瘦的身影在矿工面前闪过。

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长时间身处幽暗的矿洞里,缺少日照,以至于他的皮肤呈现出一种近乎病态的惨白。

高负荷劳动加上缺少食物,十六七岁却长得像十三四岁一样,站直了身体,才勉强比矿车高一点。和其他矿工相比,这名少年显然受过特殊照顾,右脚踝上多了一根三指粗的漆黑铁链,铁链的末端还挂着一个铁西瓜。

少年推着矿车跑过时,铁球撞击在矿石上,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在这个时刻想不引起人注意都难。

“他妈的,到底是叶家的种,身上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要是他爹知道他给仇人这么卖命,非得气的从土里爬出来不可。”

名叫丁大力的矿工,**靠在矿车上,眼睛盯着仍旧微微颤抖的岩壁,使劲儿往轱辘上蹭了几下沾满矿渣的破草鞋。

对面的矿工,瞪了丁大力一眼:“姓丁的,怎么说话呢,那好歹也是叶将军的遗孤。没有叶将军,哪来的大夏国!”

“去他妈的大夏国,老子自打出生,没得过大夏国半点好处,倒是落了一身劳损病,逢阴天下雨,膝盖就疼到特姥姥家去了!”

丁大力瞥了一眼逐渐远去的消瘦背影,使劲儿吐了口浓痰:“全家三百口,都被人给宰了,连个屁都不敢放,整天就知道给杀父仇人当牛做马,也特么好意思说是叶家传人,我呸!”

“啪!”

丁大力刚呸完,一声脆响就响彻矿洞,紧接着便是丁大力杀猪般的惨嚎。

周围的矿工猛地一个激灵,根本顾不得查看那声脆响的来源,疯了似的抡起铁锤敲打矿石,卖力的样子,像是把石头当成了杀父仇人。

不知何时出现在丁大力身后的青衣男子,冷眼注视着丁大力,手中拇指粗的牛筋鞭一挥,就在丁大力后背上留下一条滋滋冒血的伤口。

丁大力死死咬紧牙关,不敢吭出半点声响,手脚麻利的推着矿车,往矿洞深处跑。

黑尽矿场人的等级是按衣服分的,一等青麻官服,二等麻纱囚衣,第三等是连纱衣都不配穿的贱奴。穿着青麻衣的监工,甭管是官位高低,都手握着生杀大权。至于矿工,小命儿还不如一锤一锤砸出来的石头值钱。

就在监工以一种极致的蔑视眼神,扫视着眼前的矿工时,一辆失控的矿车朝着监工冲了过去。

中年发福的监工,年轻时参过军,身手矫健,往旁边一侧身,轻松躲过了矿车。

一个六十多岁佝偻消瘦的老头,急匆匆的跑过来,赶忙跪下收拾散落一地的矿石。

“你个老不死的!这是想撞死你爷爷啊!”

监工手里的牛筋鞭,朝老头的脑袋狠狠抽了下去。黑尽矿场还从来没出造反的人物,有也不会是这么个老头。甭管有意无意,丢了脸面,威是要立的,鞭子是要抽的。一丈长拇指粗的鞭子,以前是用来训牛的,打在人身上,直接就是皮开肉绽。

一鞭子下去,老头就已经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了,只是微弱的**道:“大人,饶命呐。”

“老而不死是为贼!你这光吃饭不卖力气的老贼,今天爷爷就为矿场除了你这一害!”监工怒火难消,抡起鞭子,朝着老头身上便是一阵抽打。

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黑金矿场,人命尚且一文不值,道德,尊严,更是被包在草纸里,扔进污浊不堪的化粪池里,和粪便一起腐朽消亡。

狠狠抽了七八鞭子,见老头没了动静,监工正要歇口气,老头的手又抖了一下,监工心里刚刚熄灭的怒火又重燃了起来:“还敢装死!”

监工把鞭子举过头顶,轮了个圆,挥舞中鞭子不断发出‘呜呜呜’的声响,周围的稍有怜悯之心矿工,默默闭上了眼。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那老头必死无疑时,呜呜作响的牛筋鞭却在半空中戛然而止。刚睁开眼的几个矿工,惊讶的张达了嘴巴。

一只苍白纤细的手掌,竟然凌空将鞭子给抓在了手里。

一声闷响,皮开肉绽,鲜血从掌心迸发,由指尖流出,瞬间就染红了那只苍白的手掌。

半数矿工张大嘴愣愣的看着这一幕,监工的鞭子能抽出多大的力道,在场的矿工都如数家珍。

能够半空拦下牛筋鞭的力道,实在太过惊人。

“叶靖,敢管我的闲事,你是活腻歪了?”看清楚眼前的少年,监工楞了一下,手上用劲抽出鞭子,生生拽了两回,却怎么也抽不出,脖子上青筋都冒出来了。

名叫叶靖的少年,低头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老头,抓着鞭子的手格外用力了几分:“对一个老人下这么重的手,你还算个人吗?”

“去**!老子想打谁就打谁,想下多重得手就下多重得手!你算老几?”孙矿监伸手指着被叶靖紧紧抓在手里的鞭子低吼:“你给我放开!”

叶靖单手拽了一下鞭子,矿监一个踉跄,赶紧双手握住鞭子往回拽。刚一用力,感觉对面一空,叶靖放开了鞭子。矿监一**摔坐在地上。“孙矿监。我可是听你的话,放开了。”

“你找死!”

孙矿监翻身站起来,一脸的怒火,他在这黑金矿场当了这么多年差,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胆敢跟他叫板。

矿上的几个守兵,双手抱胸围在人群里,似笑非笑的看好戏。孙矿监越发觉得脸上挂不住,恼羞成怒冲过去,从守兵腰间拔出佩刀,转身就朝着叶靖的脖子砍了过去。

叶靖不躲不闪,平静的脸上没出现一点害怕的表情,反而是被拔了刀的守兵,赶紧一把抓住孙矿监的手腕,语气恼怒:“老孙,这个人不能死!”

孙矿监一愣,人命如草芥的黑金矿场,从未有人会替矿工求情,除了这个矿工是……孙矿监意识到了什么。面色悻悻的松开刀柄,“姓叶的,你不过是凌少爷养的一条狗罢了,我有的是办法让你!”

“你这条狗,比我当的称职。”叶靖不卑不亢的轻声回了一句。

孙监工老脸一红,眼睛瞪得像牛铃铛:“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你不敢。”叶靖不屑的笑了笑,他来这黑金矿场三年了,被打过、被骂过、被羞辱过,现在还是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凌若天让自己那么容易死,不过为了让自己像条狗一样苟延残喘。

当年叱咤大夏的将军之子,如今却匍匐在自己脚下,这是多大的荣耀!

一想到叶家三百口,一夜之间惨遭灭门,是由凌若天一手造成,叶靖心里就恨意难消。他只能夹着尾巴隐忍,给将来露出獠牙创造机会。

此时趴在地上的老头已经咽了气,身体的余温以惊人的速度消散。又有谁会知道老头姓刘?

这三年,如果不是刘老爹尽心尽力的照顾叶靖,兴许他早已绝望自尽了。

“我跟你说话呢,你聋了!”孙监工低喝一声,因为太过愤怒,握着鞭子得手都有些微微发抖。

“姓叶的,你最好搞清楚,你能活到现在,全仰仗凌少爷的慈悲!想活命,最好把尾巴夹起来做人,不然哪天你的身份泄露出去,片刻就会让你人头落地!”

叶家三百一十二口人,不问审,不备案,三天之内,被全部抄斩,唯独留下自己这个活口,在大夏国最阴暗的矿洞里,苟延残喘。这便是凌若天的慈悲,真是天大的笑话!

叶靖动作稍稍停顿,孙监工立马蹬鼻子上脸:“当年,叶家被满门抄斩,谁都知道是被诬陷的,可曾有人站出来,替叶家辩解一二?如今,凌少爷一跺脚,整个大夏国都颤三颤。哪天要是他把你玩够了,想要碾死你,也不过是碾死只蚂蚁罢了!”

在孙监工不遗余力的戳叶靖痛处时,他并没有发现,叶靖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

世人只知道凌若天诬陷叶家,不过是扫清障碍,掌天下之柄。可只有叶靖心里明明白白,凌若天挖空心思,无所不用其极,为的不过是一个名额罢了。

天下争斗,兵戎相见,江湖刀光剑影,何曾休?但这些看似炼狱般的杀戮,对于一些人来说,不过是儿戏罢了。大夏领土广阔,独占中原沃土,也只是九州的一个弹丸之地。凌若天的野心,远远不止于此,他想要的是一个修行者名额!

强力推荐
婚浅情深:薄少,领证吧
传闻晋城第一豪门薄氏的太子爷,养了一只性格乖张的金丝雀!薄太子宠着,惯着,纵容着,最后金丝雀母凭子贵上位成了薄太太!婚后,他宠她如初,当所有人以为他们的爱情渐入佳境时,他却冷漠抽身,她无奈远走他国!
更新时间:2019-09-26
阅读榜
  • 婚前婚后
    婚前婚后
    顾晓晓出生平凡,却不想有天,贵气袭人的莫氏集团总裁莫景阳向她求婚。没有盛大的婚礼,只是简单的公证了,于是顾晓晓便成了已婚人士,她的丈夫那栏添上了一个名字——莫景阳!新婚当夜,提出求婚的他居然没有出现在新房,随后,不冷不淡的婚姻生活又跳出一个丈夫的前女友……
  • 萝莉是吸血女王
    萝莉是吸血女王
    主角是泷岛纯白蕗菲的小说是《萝莉是吸血女王》,它的作者是小♡萝莉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少年心智,跑到别人宿舍看美女,美女还没看到就被一群人追赶。但是老天对他可真好,随便进了一个房间,就看到了美女出浴图。可眼前的萝莉居然是吸血鬼!史上最狗血的诅咒,不得不为了和平站出来!萝莉女王变身普通富家女,世界末日的倒计时,他们是否能成功?...
  • 银铃入梦
    银铃入梦
    小说主人公是凌安商璟煜的小说叫《银铃入梦》,是作者三妖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继承奶奶的祖业,我开了一家灵媒婚介所。一天,我接了一单生意,给一个死了帅哥配冥婚,本以为是笔好买卖,没想到却把自己搭了进去。男鬼帅气逼人,却也卑鄙无耻,鬼品恶劣,高矮胖瘦各种女鬼都看不上。最后他捏着我的下巴冷飕飕的说:“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你就要自己上了。”我坚决拒绝,可惜后来的事情再也由不得我了…...
  • 惟愿余生不相负
    惟愿余生不相负
    小说主人公是薄郁年宁婉的小说叫做《惟愿余生不相负》,本小说的作者是兰草青青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怀了他们的孩子,是她的珍宝,他却亲手把她送进医院打胎。在她急需钱的时候,最需要鼓励撑下去的时候,他把她送进了监狱。她说:“我们此生不要再相见。”他冷然,可他的心为什么会那样痛呢。...
  • 军神归来
    军神归来
    主角叫林天李梦的书名叫《军神归来》,它的作者是豆包好吃创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世界顶级雇佣军林天厌倦佣兵生活,返回都市,本来准备惬意的享受都市生活,谁料,麻烦接踵而至,一波接着一波,让原本安逸的生活彻底改变。...
  • 潜龙魅影
    潜龙魅影
    主角是柳逸尘林雨馨的小说叫《潜龙魅影》,是作者咖啡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从来都表现的吊儿郎当的男人。身上却隐藏着让所有人都为之战栗和惊恐的秘密。当一切被层层刨开之后。那些身边的人,如何看待他?是怪物?妖孽?还是一个任何时候都可以力挽狂澜的真男人!...
点击榜
  • 失婚者联盟
    失婚者联盟
    人生路上一直顺风顺水的万宝路撞见了自己老公和秘书的私情,在决定离婚时小三大着肚子,穿着她留在家里的衣服在她的面前炫耀。不打不相识,万宝路认识了混血男律师,正巧二人在同一天离了婚。离婚之后,前夫迅速变脸,混血男律师不小心卷入了万宝路和前夫的争端。两个受了情伤的人偶然相识,几经波折终于结为复仇者联盟,为了共同的理想——报复前任。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两个人相知相爱,终于明白——最好的爱情不是怜悯也不是将就。
  • 国术神医
    国术神医
    完整版小说《国术神医》是海派山人最新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唐昊蓝雨欣,书中主要讲述了:【星相卦术,窥破天机】【水墨工笔,引动国际】【中医针灸,悬壶济世】【形意太极,所向披靡】……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绝世高手,兴中医,立国术,废西学,奉旨泡妞。他让中医走向世界,他让功夫成为传奇。他就是近身狂医,一个立志要救治一国的狂妄男人。...
  • 可爱系大佬
    可爱系大佬
    《可爱系大佬》是作者甜甜圈最近创作的现情类型的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可爱系大佬》精彩节选:何景时第一次见阮绵,眼皮子一跳,觉得她真可爱。柔软可欺,软糯可爱,是个绵羊。可当他真的欺负了以后,猛地发现……靠,是大佬啊!可还能怎么办?心已沦陷,无处可逃。...
  • 弯弯的甜
    弯弯的甜
    独家完整版小说《弯弯的甜》是三月蜜糖倾心创作的一本现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非陈菲,内容主要讲述:她是所有人眼中别人家的孩子,学习成绩好,长得漂亮又文静。还乖巧听话,可是只有他知道,这一切乖巧听话都只是她装出来的。某一天他从楼上往下眺望的时候,正好看见小姑娘踮起脚尖,亲吻一个带着闪耀耳钉的男孩,主动而又从容。...
  • 青松媚朝辉
    青松媚朝辉
    甜宠新书《青松媚朝辉》是成唯识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修朝杜访松,内容主要讲述:十七岁以前,她的意中人是曾用生命护她周全的二师兄,为了嫁给她的盖世英雄,她用尽一切手段,纵使要在他原定的姻缘之中硬插一脚也在所不惜。直到她遇到秦修朝,一切都乱了套,云门石钥一步步将她推入这乱世的纷争之中,她却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远……他天之骄子,惊才绝艳,于乱世之中只手翻云覆雨。追寻云门石钥,让他与杜访松偶然交集,他冷眼旁观,看着她狡黠虚伪,自作聪明;还看着她一路翻天作地,自己给自己下套,哼哼,是不救她呢,还是不救她?就这么让她朝意中人身边奔去?可是居然心里有一丝不痛快?那就只好下手了……...
  • 盛世帝王妃
    盛世帝王妃
    她是南昭璇玑公主,以倾城之貌,惊世之才,名满天下;引来无数强国贵族公子争相追逐。她最终嫁给了不起眼的西楚皇室庶子萧若傲,四年间,她费尽心机,助其斗太子,收朝臣,建天机卫,最终成为西楚之帝,换来的却是南昭被灭,全城被屠,利刃加身的结局。而她,也终于知道萧若傲娶她的原因——得璇玑公主者,可得天下!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北周王爷,一次惊鸿一瞥,换来此生一往情深,却因寡言少语,喜怒不形于色的性子,而被拒亲。四年后,他知其有难,不顾生死,闯入西楚皇宫救她于危难之中,从此陪她踏上一条倾覆天下的复仇之路……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