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库 总裁豪门

婚浅情深:薄少,领证吧

婚浅情深:薄少,领证吧

婚浅情深:薄少,领证吧

更新时间:2019-09-26 11:24
他冷漠抽身,她无奈远走他国!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婚浅情深:薄少,领证吧小说图1
婚浅情深:薄少,领证吧小说图2

传闻晋城第一豪门薄氏的太子爷,养了一只性格乖张的金丝雀!薄太子宠着,惯着,纵容着,最后金丝雀母凭子贵上位成了薄太太!婚后,他宠她如初,当所有人以为他们的爱情渐入佳境时,他却冷漠抽身,她无奈远走他国!

精彩节选

晋城监狱

‘哗啦’刺耳的铁门声响后,一道瘦小的身影缓慢的从阴影中走出。

太阳光毒辣的嗮在砂石路上,路面,白色的热浪翻滚。女子踉跄着拖着厚重的行李箱,苍白的小脸上布满了病态。

三年,一千多个日夜,从开始的满怀希望,到如今的心如死灰!

深爱的男人背叛,犹如一把利剑刺穿她心,余下的只剩鲜血淋漓。

脑海中,那道温柔的缱闂迷离的声儿,一遍遍的循环:“清雅,我要结婚了,和浅夏!这里有二十万,就当是给你……替我坐牢的补偿。”

“我的好姐姐,你该不会还盼着出狱后,许亦博能娶你?我劝你死死心,你知道你当初替亦博顶罪是谁的手笔?是我,一切都是我筹划的,亦博撞了人,你替他去坐牢,多么完美的策略!哈哈哈……你永远斗不过我,苏清雅,你知道你像是什么吗?阴沟里的蛆虫,我要碾死你,就好比碾死一只蚂蚁……”

那猖狂的笑声犹在耳边,没思及此,苏清雅心中的恨便一点一点滋生增长。

最后如燎原之火般,在胸口灼烧,烧的她满目嗜血的通红!

阴戾冷寒气息潆绕在她身周,那双灵动的水眸再不见半点温善,余留下的只剩不顾一切的疯狂与仇恨!

她走的很慢,拖着笨重的箱子想要穿过马路去找暂时落脚地时,突然尖锐的引擎声轰鸣。

由远及近,不过是顷刻间的事儿,苏清雅只觉大脑一阵混沌,人便朝着马路一旁的臭水沟滚落而下。

“先生,碰……了人了。”司机惊恐的看着车窗外一地的破旧衣服,以及躺倒在臭水沟里不停抽搐的女人。

才上岗一个月就出了岔子,司机那张脸白成了纸,说话都结巴了起来。

“打电话叫救护车!”薄煜铭慵懒的收回正在翻看信息报表的手臂,将厚厚一踏文件搁置一边,幽暗深沉的眸光随之瞥向窗外。

……

耳边,是推车轮子摩擦地面声儿,各类监护器发出的‘滴滴’声儿。

手臂,刺骨的疼痛让昏迷中的她在惨叫声中清醒,睁开眼,苏清雅意识终于回转。

她被人撞了。

撞她的是一辆限量版的布加迪威龙。

她认得那辆车的车牌号,是上流社会的贵胄,薄氏财阀的世子爷,那个凭借一己之力便能搅动商政界风云的大人物。薄煜铭,一个神秘的传奇,钻石富豪榜上永远占据第一的神级人物,他缔造的神话数不胜数。

只是,谁能想到,命运使然,她刚出狱就被这么个大人物给撞进了医院。

苏清雅自嘲的笑出了声,手臂被撞断,下巴也磕骨折,她该狮子大开口要多少赔偿才合适呢?

“这位女士,我是薄总的律师,关于理赔问题,希望我们能好好谈谈。”

正主没有来,苏清雅一点也不意外,那么个滔天的大人物,又怎么会屈尊降贵去处理这么点小事。

她吐了口浊气,一脸淡然的开口:“一百万,少一毛这件事甭想了。”

律师显然是见惯了这种不要脸讹钱的事儿,他面不惊色的将一系列文件摆到了苏清雅的面前:“苏小姐,就算是走法律程序,你的赔偿最多只有十几万……”

“不好意思,我累了,想休息,赔偿的话,请你们薄先生自己来找我谈。毕竟把人撞了,也得有点诚意不是吗?”

说完,苏清雅不再理会站在床边的年轻律师,自顾自的窝进被子里,闭上眼。

直到身旁脚步声渐远,她才睁开了满是精光的水眸。

她如今需要一个靠山,需要一个足以击垮许亦博与苏浅夏那对狗男女的靠山……薄煜铭就很合适不是么?

在医院里住了五天,除了有人准时将药费汇进账户外,苏清雅没有等到想要见的人。

耐性逐渐的被消磨一空,从原先的好整以待到如今的满心彷徨,她烦闷的憋着一肚子脾气无处发泄时,正主适才高调现身。

“说吧,你想要什么?”

门前,身形欣长的男人逆光而立,一生墨色的西装笔挺,衬的腿长腰窄。眸光有刹那间的惊艳,落到他冷峻邪魅的俊容上时,苏清雅的呼吸一窒!

说实话,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那传神乎其神的男人,外界传的是他能力,手段。

而今日,她惊叹的是他那张足以俊魅到颠倒众生的脸。

果然,老天爷偏心,给了他与生俱来财富外,还造就了他英俊到让所有女人倾心的相貌。

“我想要什么?薄先生不是打听清楚了才来么?我说我想要钱,你给吗?”苏清雅脑子里乱乱的,无数计划辗转被推翻。

她该怎么才能吸引这个男人的注意,从而让他死心塌地的帮她?

“一百万?凭这点小伤?可笑!”男人唇角敛起一抹讽刺鄙夷的笑,款步走到苏清雅的面前,手掌勾起她肿胀如猪头的下巴:“见多了贪慕虚荣的,你倒是贪的别具一格!”

若是放在三年前,苏清雅绝对是受不住侮辱,可经历了三年的牢狱之灾,她早已被磨砺掉了韧性。

如今,不过是一具带着‘毁灭’心思的躯壳。

她傲然的仰起头,笑容带着悲凉与凄美:“薄先生既然这么有钱,何不花钱消灾,一百万而已不是嘛?”

薄煜铭蹙眉,似乎很诧异这女人多变性,她明明是贪得无厌得寸进尺。可他却在她那双阅历沧桑的瞳孔中看到了某些让人动容的东西。

扎的他心一刺!

“我不是慈善家。”

“薄先生的意思是,要物有所值?”苏清雅试探性的开口,见男人不说话,便大着胆子厚着脸皮:“我缺钱,你给我钱,我绝对能做到物超所值。”

这是苏清雅第一次腆着脸送上门去给人践踏。

可,这是她为今能想到最好的主意,只有留在薄煜铭身边,她才能有下一步的计划。

抬首,她觑视了一眼居高临下凝视她的男人,对上他那双冷冽的阴瘆的眸子,她紧张的手掌心冒冷汗……

“讹钱不成,改出来卖了?”男人满眼的轻嘲的讽刺,勾着的唇角划出一抹惊心弧度:“赔偿,我完全可以走法律程序。”

相关新闻
强力推荐
坠龙出山小说
我白昆,一名穷学生,被苦恋大半年的女友甩了之后,在天台上喝闷酒,却意外坠楼。而这一次坠楼,却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更新时间:2019-09-26 09:27
阅读榜
点击榜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 丁薇阅读小说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