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堂上燕雀

堂上燕雀

堂上燕雀

2020-09-25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主人公叫徐嫣然陆金枝的小说是《堂上燕雀》,它的作者是花非果所编写的浪漫青春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徐嫣然,渐渐模糊了初心,最终选择了随遇而安,他们一家人在小镇上筑了巢安了家。她也慢慢觉得,安定未必不是一种令人向往的生活。有多少人犹如燕雀一样,平淡如斯,母子大小,吃吃叫叫,聚居一起,快乐逍遥,以为那个筑巢的地方,最太平、最可靠,不料有一天,这家人灶上的烟囱坏了,火焰往上直冒,一会儿就烧着了屋梁,一场灾难已经无法避免,而燕雀们脸不变色,依然无忧无虑,认为房子着火,这与他们没有关系,因为它们的窝都是好好的。它们一点也没想到大祸快要临头。徐嫣然的未来,也随着一场“大火”,即将变得风雨飘摇,扑所迷离.........

精彩节选

“我们过去看看吧!”小雅说道。“陆老师,是你吗?”徐嫣然试探地问了一下。“哦,你们来啦!”陆老师答应着,并没有回头,她其实是看到贾晓雅和徐嫣然进了学校的。“您,这是......”当小雅和嫣然走近主教学楼背面的一角,看到陆老师前面的一堆还没有燃尽的东西时,她们内心充满了疑惑,不约而同的问陆老师这是在干什么。陆老师依然没有起身,她低声说道,更像是自言自语:“这年前年后,一下子都走了三个了,唉,都走得那么突然......”,说完,她继续蹲在那里做着她觉得应该做完的事......小雅和嫣然,此刻看到的是和往常不一样的陆老师,她的背影显得那么沧桑而落寞,她虔诚的在那堆焚烧殆尽的冥币前,半曲着膝盖,蹲在那里,嘴里呢喃有词,像是在祷告些什么。陆老师的的举动,一反常态,她这是在干什么呢?小雅和嫣然从没看到陆老师像今天这个样子,她做的是实在是太令人奇怪了,陆老师难道是精神上受了什么**,中了邪?还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但她们又不敢多问,满腹狐疑的看着陆老师双手合十,在那里自顾自地进行着她尚未完成的仪式。这栋主教学楼的背面朝北,平时杂草丛生,现在到了冬季,草都枯萎了,一片萧瑟。听说有一回,有几个调皮的学生跑到教学楼后面玩,在齐膝盖深的草丛里乱窜,惊动了藏在草丛里休息的一条大花蛇,吓得几个混小子惊嚷鬼叫,屁滚尿流的往前面跑,一边跑一边还大喊“救命呀,有毒蛇呀”,他们满操场的呼救,搞得其他一些喜欢凑热闹的学生,都跑到操场上学他们,在那里起哄闹着玩,其他老师都以为是孩子们的恶作剧,没理他们。平时力气大胆儿也大的体育老师,看不得他们闹,刘海峰说偏不信这个邪,他要看个究竟,几个流星大步跨出办公室,直奔操场,逮住其中一个叫的最欢的小个子,厉声吼道:“叫、叫、叫,再叫给你两巴掌,你大白天撞见鬼啦,没事都给我回教室看书写作业去!”“老师,不,不,不是的,我们,我们真的看见蛇了,一条超级大的绿花蛇!”“不,不是绿的,是灰白色的,映在草丛里,像是绿色!”“三角脑袋,三角眼”“还有,它发出斯斯斯的声音,好吓人!”“编,编,你们给我继续编,哪天不闹腾,你们就不舒服是不是,信不信,我赏你们每人一个锅贴饺子!”刘海峰老师说的锅贴饺子,那几个小家伙都知道,平时他们谁都不怕,就怕眼前这个又黑又壮的大高个刘海峰,刘海峰一只手就可以把他们提起来,然后抠住衣领,往墙上一贴,小子们被悬在半空里,双腿登腾但身体却动弹不得,又害怕刘老师突然一松手,掉在地上摔得**疼,他们把刘老师的这一招叫做锅贴饺子。“刘老师,我们说的是真的,不信,你可以自己去看!”“嗯,嗯,咯,真的,就在那边,那个墙墩后面的草丛里!”看他们满头大汗,神情紧张的样子,到不像是恶作剧,刘海峰索性就松了手,说了句:“走,带我去看看,瞧你们那怂样儿!”刘海峰走在前面,几个小家伙走在后面,两步一停,三步一挪,并不大愿意跟着去,估计他们还惊魂未定呢,哪里还想去再次冒险。但是,他们又不敢不跟着刘老师,一直走到教学楼后面,还距离杂草地两三米开外的位置,他们的脚就像被钉了钉子一样,怎么也不往前挪了。“刘老师,您,您自己去看!”刘海峰并不害怕,他在这学校呆了七八年了,还从未听说教学楼后面有蛇出没。以前教学楼后面并不是杂草丛生的,种过几排水杉,过去有好长一段时间,也是划分了清洁区每周都派学生打扫的,但这块空地在教学楼背面,既不向阳,也不敞亮,学校搞基础建设时,过去几任领导怎么考虑也不觉得有什么利用价值,就一直闲置着。学生打扫清洁,老师也不怎么监督,只要捡捡从教学楼上扔下来的垃圾纸屑什么的就行了,学生们也是做做样子,学校领导和老师们也睁只眼闭只眼,偶尔清理打扫一下总比不做要强,最起码看着干净卫生一些。后来,从金马乡下面一个小学调来了罗木尧,到金马中学任一把手校长,他爱人秦娇美也一起到了金马中学,秦老师的父亲去世的早,她哥嫂又不管老母亲,只好接到自己身边,在金马中学腾了两间单身宿舍出来,一间给老太太住,一间做饭当厨房用。秦家老太太一辈子在地里干活做惯了的人,到了金马中学也是闲不住,到处物色可以种庄稼的地儿。老太太找啊找,别的地方,像学校靠西边的一块生物园地,已经被几个在职的中年教师的老婆弄成菜园子了,就只有教学楼后面这块空地,因为不向阳,没人去弄。于是,罗校长的岳母,搬到学校职工单人宿舍住没多久,就开始马不停蹄的劳作,在教学楼后面开荒种地起来,种了各种应季的瓜果蔬菜,老太太一不爱打牌,二不爱闲聊,有的是大把的时间,都用来管理她的开荒地了,菜地里的菜自然长得很好了。其实罗校长要么吃食堂,要么在外面应酬,平时是不怎么跟秦家老太太一起吃饭的,而秦老师呢,虽然已到了半老徐娘的年纪,但还是很爱美的,为了保持身材,什么东西都只吃一点点,就连蔬菜也不例外,他们家老太太种的菜,一多半是吃不完的,老太太就满学校的送给一些老师。再有一些送不出去的,老太太就把菜给食堂的老丁,明里说送给食堂炒给学生们吃,但老丁是个聪明人,心里空得很,能装事儿,每次老太太给菜也都不拒绝,接过来称了斤两,再给记个账,等过一两个月了,就攒在一起按市场价给老太太一点菜钱,其实也不多,老丁亲自把钱送到老太太手里,还是当着一些老师的面给的,他说您老人家一大把年纪了,辛辛苦苦种的一点菜,哪能白要您的,再说,菜都做熟给学生吃了,理当记在学校的账上。老太太接了钱,直夸老丁人实诚,老师们也睁只眼闭只眼,似乎也说不出有什么不妥,算皆大欢喜吧。其实老丁不过是买了罗校长一个小小的人情罢了,自打老丁管理学校食堂外带**做早餐白案,老丁在部队的绝活手艺再次得到完美的展现,家庭收入也再次翻了一个番,这个是他的本事,自是不用说了,由于老丁管理到位,绝不侵占公家财物,也不搞小贪污,学校账面上的活动经费开支,罗校长再不用那么发愁了,还有逢年过节的时候,给老师们发点小小的年关福利,也没过去那么一筹莫展了。总之,一切似乎都是最好的安排。但好景不长,后来有几个住在学校的退休老教师的家属婆婆们,看到秦家老太太种的菜长势喜人,还可以卖钱,也跟着到教学楼后面来开辟战场,抢占地盘,一来二去,几家的老太太就为谁多抢了一尺来地,闹出了矛盾。吵得不可开交,就把罗校长给搬出来,让罗校长给评评理。罗校长可没工夫在那里跟她们扯那么多,一言不发,二话不说,隔天就叫后勤主任到外面请了一个做钟点活儿的老汉,大半天的功夫,就把那几块长势喜人的菜地全铲平了,成熟的没成熟的蔬菜,没留一株活口,老太太们眼睁睁的看着辛辛苦苦争抢来的且悉心开垦尽心改造好的良田美地,一下子就稀里哗啦的被捣腾的狼藉一片,却又都不敢再吱声。罗校长就放了一句话:学校教学重地,不是菜园子门,以后都要纳入基建项目管理地标的。顺带还用手指四处点了点,那里,这里,都是要重新规划校园建设的。就这样,校园规划建设迟迟未动工,但教学楼后面最后沦陷为杂草地了。时间长了,没人管理,草木飞长,潮湿阴森,有蛇虫蚂蚁等野物出没其间,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刘老师转进去来回走了个趟子,也没发现孩子们说的大花蛇的踪迹,也许是孩子们看花了眼自己吓自己吧,再或者是大花蛇被孩子们的尖叫狼嚎给吓的躲藏到别处去了吧。不过一传十、十传百,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学生轻易往教学楼后面转悠了,大家都害怕遇见传说中未知的大花蛇,或者还有蛇的一家甚至蛇的家族。小雅和嫣然两个女孩子,刚到金马中学的时候,就听人绘声绘色地讲过这个传说了,即使真假莫辨,但那草木丛生的阴暗之地,自然也是不敢靠近的。而陆老师,偏要在这荒凉凄清之地,在学校里焚烧冥币,祭拜亡灵,这不是令人发憷么?陆老师,到底是受了什么**。

“我们过去看看吧!”小雅说道。

“陆老师,是你吗?”徐嫣然试探地问了一下。

“哦,你们来啦!”

陆老师答应着,并没有回头,她其实是看到贾晓雅和徐嫣然进了学校的。

“您,这是......”当小雅和嫣然走近主教学楼背面的一角,看到陆老师前面的一堆还没有燃尽的东西时,她们内心充满了疑惑,不约而同的问陆老师这是在干什么。

陆老师依然没有起身,她低声说道,更像是自言自语:“这年前年后,一下子都走了三个了,唉,都走得那么突然......”,说完,她继续蹲在那里做着她觉得应该做完的事......

小雅和嫣然,此刻看到的是和往常不一样的陆老师,她的背影显得那么沧桑而落寞,她虔诚的在那堆焚烧殆尽的冥币前,半曲着膝盖,蹲在那里,嘴里呢喃有词,像是在祷告些什么。

陆老师的的举动,一反常态,她这是在干什么呢?小雅和嫣然从没看到陆老师像今天这个样子,她做的是实在是太令人奇怪了,陆老师难道是精神上受了什么**,中了邪?还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但她们又不敢多问,满腹狐疑的看着陆老师双手合十,在那里自顾自地进行着她尚未完成的仪式。

这栋主教学楼的背面朝北,平时杂草丛生,现在到了冬季,草都枯萎了,一片萧瑟。

听说有一回,有几个调皮的学生跑到教学楼后面玩,在齐膝盖深的草丛里乱窜,惊动了藏在草丛里休息的一条大花蛇,吓得几个混小子惊嚷鬼叫,屁滚尿流的往前面跑,一边跑一边还大喊“救命呀,有毒蛇呀”,他们满操场的呼救,搞得其他一些喜欢凑热闹的学生,都跑到操场上学他们,在那里起哄闹着玩,其他老师都以为是孩子们的恶作剧,没理他们。

平时力气大胆儿也大的体育老师,看不得他们闹,刘海峰说偏不信这个邪,他要看个究竟,几个流星大步跨出办公室,直奔操场,逮住其中一个叫的最欢的小个子,厉声吼道:

“叫、叫、叫,再叫给你两巴掌,你大白天撞见鬼啦,没事都给我回教室看书写作业去!”

“老师,不,不,不是的,我们,我们真的看见蛇了,一条超级大的绿花蛇!”

“不,不是绿的,是灰白色的,映在草丛里,像是绿色!”

“三角脑袋,三角眼”

“还有,它发出斯斯斯的声音,好吓人!”

“编,编,你们给我继续编,哪天不闹腾,你们就不舒服是不是,信不信,我赏你们每人一个锅贴饺子!”

刘海峰老师说的锅贴饺子,那几个小家伙都知道,平时他们谁都不怕,就怕眼前这个又黑又壮的大高个刘海峰,刘海峰一只手就可以把他们提起来,然后抠住衣领,往墙上一贴,小子们被悬在半空里,双腿登腾但身体却动弹不得,又害怕刘老师突然一松手,掉在地上摔得**疼,他们把刘老师的这一招叫做锅贴饺子。

“刘老师,我们说的是真的,不信,你可以自己去看!”

“嗯,嗯,咯,真的,就在那边,那个墙墩后面的草丛里!”

看他们满头大汗,神情紧张的样子,到不像是恶作剧,刘海峰索性就松了手,说了句:“走,带我去看看,瞧你们那怂样儿!”

刘海峰走在前面,几个小家伙走在后面,两步一停,三步一挪,并不大愿意跟着去,估计他们还惊魂未定呢,哪里还想去再次冒险。

但是,他们又不敢不跟着刘老师,一直走到教学楼后面,还距离杂草地两三米开外的位置,他们的脚就像被钉了钉子一样,怎么也不往前挪了。

“刘老师,您,您自己去看!”

刘海峰并不害怕,他在这学校呆了七八年了,还从未听说教学楼后面有蛇出没。

以前教学楼后面并不是杂草丛生的,种过几排水杉,过去有好长一段时间,也是划分了清洁区每周都派学生打扫的,但这块空地在教学楼背面,既不向阳,也不敞亮,学校搞基础建设时,过去几任领导怎么考虑也不觉得有什么利用价值,就一直闲置着。学生打扫清洁,老师也不怎么监督,只要捡捡从教学楼上扔下来的垃圾纸屑什么的就行了,学生们也是做做样子,学校领导和老师们也睁只眼闭只眼,偶尔清理打扫一下总比不做要强,最起码看着干净卫生一些。

后来,从金马乡下面一个小学调来了罗木尧,到金马中学任一把手校长,他爱人秦娇美也一起到了金马中学,秦老师的父亲去世的早,她哥嫂又不管老母亲,只好接到自己身边,在金马中学腾了两间单身宿舍出来,一间给老太太住,一间做饭当厨房用。

秦家老太太一辈子在地里干活做惯了的人,到了金马中学也是闲不住,到处物色可以种庄稼的地儿。

老太太找啊找,别的地方,像学校靠西边的一块生物园地,已经被几个在职的中年教师的老婆弄成菜园子了,就只有教学楼后面这块空地,因为不向阳,没人去弄。

于是,罗校长的岳母,搬到学校职工单人宿舍住没多久,就开始马不停蹄的劳作,在教学楼后面开荒种地起来,种了各种应季的瓜果蔬菜,老太太一不爱打牌,二不爱闲聊,有的是大把的时间,都用来管理她的开荒地了,菜地里的菜自然长得很好了。

其实罗校长要么吃食堂,要么在外面应酬,平时是不怎么跟秦家老太太一起吃饭的,而秦老师呢,虽然已到了半老徐娘的年纪,但还是很爱美的,为了保持身材,什么东西都只吃一点点,就连蔬菜也不例外,他们家老太太种的菜,一多半是吃不完的,老太太就满学校的送给一些老师。

再有一些送不出去的,老太太就把菜给食堂的老丁,明里说送给食堂炒给学生们吃,但老丁是个聪明人,心里空得很,能装事儿,每次老太太给菜也都不拒绝,接过来称了斤两,再给记个账,等过一两个月了,就攒在一起按市场价给老太太一点菜钱,其实也不多,老丁亲自把钱送到老太太手里,还是当着一些老师的面给的,他说您老人家一大把年纪了,辛辛苦苦种的一点菜,哪能白要您的,再说,菜都做熟给学生吃了,理当记在学校的账上。

老太太接了钱,直夸老丁人实诚,老师们也睁只眼闭只眼,似乎也说不出有什么不妥,算皆大欢喜吧。其实老丁不过是买了罗校长一个小小的人情罢了,自打老丁管理学校食堂外带**做早餐白案,老丁在部队的绝活手艺再次得到完美的展现,家庭收入也再次翻了一个番,这个是他的本事,自是不用说了,由于老丁管理到位,绝不侵占公家财物,也不搞小贪污,学校账面上的活动经费开支,罗校长再不用那么发愁了,还有逢年过节的时候,给老师们发点小小的年关福利,也没过去那么一筹莫展了。总之,一切似乎都是最好的安排。

但好景不长,后来有几个住在学校的退休老教师的家属婆婆们,看到秦家老太太种的菜长势喜人,还可以卖钱,也跟着到教学楼后面来开辟战场,抢占地盘,一来二去,几家的老太太就为谁多抢了一尺来地,闹出了矛盾。

吵得不可开交,就把罗校长给搬出来,让罗校长给评评理。罗校长可没工夫在那里跟她们扯那么多,一言不发,二话不说,隔天就叫后勤主任到外面请了一个做钟点活儿的老汉,大半天的功夫,就把那几块长势喜人的菜地全铲平了,成熟的没成熟的蔬菜,没留一株活口,老太太们眼睁睁的看着辛辛苦苦争抢来的且悉心开垦尽心改造好的良田美地,一下子就稀里哗啦的被捣腾的狼藉一片,却又都不敢再吱声。

罗校长就放了一句话:学校教学重地,不是菜园子门,以后都要纳入基建项目管理地标的。顺带还用手指四处点了点,那里,这里,都是要重新规划校园建设的。

就这样,校园规划建设迟迟未动工,但教学楼后面最后沦陷为杂草地了。

时间长了,没人管理,草木飞长,潮湿阴森,有蛇虫蚂蚁等野物出没其间,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刘老师转进去来回走了个趟子,也没发现孩子们说的大花蛇的踪迹,也许是孩子们看花了眼自己吓自己吧,再或者是大花蛇被孩子们的尖叫狼嚎给吓的躲藏到别处去了吧。

不过一传十、十传百,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学生轻易往教学楼后面转悠了,大家都害怕遇见传说中未知的大花蛇,或者还有蛇的一家甚至蛇的家族。

小雅和嫣然两个女孩子,刚到金马中学的时候,就听人绘声绘色地讲过这个传说了,即使真假莫辨,但那草木丛生的阴暗之地,自然也是不敢靠近的。

而陆老师,偏要在这荒凉凄清之地,在学校里焚烧冥币,祭拜亡灵,这不是令人发憷么?

陆老师,到底是受了什么**。

小说《堂上燕雀》第六章令人发憷的气氛试读结束。

强力推荐
婚浅情深:薄少,领证吧
传闻晋城第一豪门薄氏的太子爷,养了一只性格乖张的金丝雀!薄太子宠着,惯着,纵容着,最后金丝雀母凭子贵上位成了薄太太!婚后,他宠她如初,当所有人以为他们的爱情渐入佳境时,他却冷漠抽身,她无奈远走他国!
更新时间:2019-09-26
阅读榜
  • 婚前婚后
    婚前婚后
    顾晓晓出生平凡,却不想有天,贵气袭人的莫氏集团总裁莫景阳向她求婚。没有盛大的婚礼,只是简单的公证了,于是顾晓晓便成了已婚人士,她的丈夫那栏添上了一个名字——莫景阳!新婚当夜,提出求婚的他居然没有出现在新房,随后,不冷不淡的婚姻生活又跳出一个丈夫的前女友……
  • 萝莉是吸血女王
    萝莉是吸血女王
    主角是泷岛纯白蕗菲的小说是《萝莉是吸血女王》,它的作者是小♡萝莉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少年心智,跑到别人宿舍看美女,美女还没看到就被一群人追赶。但是老天对他可真好,随便进了一个房间,就看到了美女出浴图。可眼前的萝莉居然是吸血鬼!史上最狗血的诅咒,不得不为了和平站出来!萝莉女王变身普通富家女,世界末日的倒计时,他们是否能成功?...
  • 银铃入梦
    银铃入梦
    小说主人公是凌安商璟煜的小说叫《银铃入梦》,是作者三妖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继承奶奶的祖业,我开了一家灵媒婚介所。一天,我接了一单生意,给一个死了帅哥配冥婚,本以为是笔好买卖,没想到却把自己搭了进去。男鬼帅气逼人,却也卑鄙无耻,鬼品恶劣,高矮胖瘦各种女鬼都看不上。最后他捏着我的下巴冷飕飕的说:“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你就要自己上了。”我坚决拒绝,可惜后来的事情再也由不得我了…...
  • 惟愿余生不相负
    惟愿余生不相负
    小说主人公是薄郁年宁婉的小说叫做《惟愿余生不相负》,本小说的作者是兰草青青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怀了他们的孩子,是她的珍宝,他却亲手把她送进医院打胎。在她急需钱的时候,最需要鼓励撑下去的时候,他把她送进了监狱。她说:“我们此生不要再相见。”他冷然,可他的心为什么会那样痛呢。...
  • 军神归来
    军神归来
    主角叫林天李梦的书名叫《军神归来》,它的作者是豆包好吃创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世界顶级雇佣军林天厌倦佣兵生活,返回都市,本来准备惬意的享受都市生活,谁料,麻烦接踵而至,一波接着一波,让原本安逸的生活彻底改变。...
  • 潜龙魅影
    潜龙魅影
    主角是柳逸尘林雨馨的小说叫《潜龙魅影》,是作者咖啡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从来都表现的吊儿郎当的男人。身上却隐藏着让所有人都为之战栗和惊恐的秘密。当一切被层层刨开之后。那些身边的人,如何看待他?是怪物?妖孽?还是一个任何时候都可以力挽狂澜的真男人!...
点击榜
  • 失婚者联盟
    失婚者联盟
    人生路上一直顺风顺水的万宝路撞见了自己老公和秘书的私情,在决定离婚时小三大着肚子,穿着她留在家里的衣服在她的面前炫耀。不打不相识,万宝路认识了混血男律师,正巧二人在同一天离了婚。离婚之后,前夫迅速变脸,混血男律师不小心卷入了万宝路和前夫的争端。两个受了情伤的人偶然相识,几经波折终于结为复仇者联盟,为了共同的理想——报复前任。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两个人相知相爱,终于明白——最好的爱情不是怜悯也不是将就。
  • 国术神医
    国术神医
    完整版小说《国术神医》是海派山人最新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唐昊蓝雨欣,书中主要讲述了:【星相卦术,窥破天机】【水墨工笔,引动国际】【中医针灸,悬壶济世】【形意太极,所向披靡】……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绝世高手,兴中医,立国术,废西学,奉旨泡妞。他让中医走向世界,他让功夫成为传奇。他就是近身狂医,一个立志要救治一国的狂妄男人。...
  • 可爱系大佬
    可爱系大佬
    《可爱系大佬》是作者甜甜圈最近创作的现情类型的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可爱系大佬》精彩节选:何景时第一次见阮绵,眼皮子一跳,觉得她真可爱。柔软可欺,软糯可爱,是个绵羊。可当他真的欺负了以后,猛地发现……靠,是大佬啊!可还能怎么办?心已沦陷,无处可逃。...
  • 弯弯的甜
    弯弯的甜
    独家完整版小说《弯弯的甜》是三月蜜糖倾心创作的一本现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非陈菲,内容主要讲述:她是所有人眼中别人家的孩子,学习成绩好,长得漂亮又文静。还乖巧听话,可是只有他知道,这一切乖巧听话都只是她装出来的。某一天他从楼上往下眺望的时候,正好看见小姑娘踮起脚尖,亲吻一个带着闪耀耳钉的男孩,主动而又从容。...
  • 青松媚朝辉
    青松媚朝辉
    甜宠新书《青松媚朝辉》是成唯识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修朝杜访松,内容主要讲述:十七岁以前,她的意中人是曾用生命护她周全的二师兄,为了嫁给她的盖世英雄,她用尽一切手段,纵使要在他原定的姻缘之中硬插一脚也在所不惜。直到她遇到秦修朝,一切都乱了套,云门石钥一步步将她推入这乱世的纷争之中,她却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远……他天之骄子,惊才绝艳,于乱世之中只手翻云覆雨。追寻云门石钥,让他与杜访松偶然交集,他冷眼旁观,看着她狡黠虚伪,自作聪明;还看着她一路翻天作地,自己给自己下套,哼哼,是不救她呢,还是不救她?就这么让她朝意中人身边奔去?可是居然心里有一丝不痛快?那就只好下手了……...
  • 盛世帝王妃
    盛世帝王妃
    她是南昭璇玑公主,以倾城之貌,惊世之才,名满天下;引来无数强国贵族公子争相追逐。她最终嫁给了不起眼的西楚皇室庶子萧若傲,四年间,她费尽心机,助其斗太子,收朝臣,建天机卫,最终成为西楚之帝,换来的却是南昭被灭,全城被屠,利刃加身的结局。而她,也终于知道萧若傲娶她的原因——得璇玑公主者,可得天下!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北周王爷,一次惊鸿一瞥,换来此生一往情深,却因寡言少语,喜怒不形于色的性子,而被拒亲。四年后,他知其有难,不顾生死,闯入西楚皇宫救她于危难之中,从此陪她踏上一条倾覆天下的复仇之路……

Copyright © 2010-2029  丁薇阅读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08253号-5